文末有惊喜 | 什么是法国范儿的芭蕾喜剧?

中国作家网2018-12-05 09:18:34

2018国家大剧院国际戏剧季即将上演的《德·浦尔叟雅克先生》,它是莫里哀、吕利两位天才绝好的合作成果,正是法国歌剧诞生前夜的代表。几百年之后,法国当代的顶尖艺术家们在近几十年对古典戏剧和音乐研究的基础上,复活了莫里哀和吕利创作的所谓芭蕾喜剧(Comédie-ballet),并将整部制作搬到了国家大剧院的戏剧场,三百多年前的剧本、乐谱,在当代戏剧导演、喜剧演员、音乐家、乐队的演绎下,将带来怎样惊艳的观赏体验?

小编悄悄告诉你三大看点:

世界著名戏剧导演彼得·布鲁克一手创建的巴黎北方剧团对于空间的运用、对极简戏剧手段的尝试;

莫里哀喜剧中令人捧腹大笑的桥段、古典的机智妙思;

以及这部剧本身的史料价值和无比珍贵的音乐价值(也是我最期待的~)。

这样罕见的作品,错过这次,一辈子或许都很难现场观赏一次!


莫里哀、吕利都是十七世纪艺术的巅峰人物。他们的一生都和宫廷紧密相连。吕利凭一己之力,创立了法国歌剧。让我们简单了解一下1669年创作并首演的《德·浦尔叟雅克先生》在音乐史上的坐标。

 

莫里哀(左)吕利(右) 


1607年在意大利曼图阿,蒙特威尔第的《奥菲欧》首演,第一部成熟的歌剧诞生。 同一年,法国国王路易十三还是一个六岁的孩子,第一次在凡尔赛狩猎。不过38年后,1645年法国就上演了第一部“引进”版意大利歌剧——意大利作曲家弗朗切斯科·萨科拉蒂(Francesco Sacrati)的La finta pazza。路易十三时期,丞相大人、红衣主教马扎林也是出生在意大利。这样一位对意大利文化推崇备至的当权派,自然倾心于意大利艺术,包括如日中天的歌剧。于是巴黎的宫廷里有了弗朗切斯科·萨科拉蒂的歌剧,有了后来弗朗切斯科·卡瓦利(Francesco Cavalli)的《爱人阿喀琉斯》(Ercole amante)……而与此同时,法国本土的音乐也有了长足的发展,宫廷中流行的宫廷恋歌、假面舞会都发展到了很高的水平。宫廷恋歌虽然受意大利的影响很深,但基本已经走出了自己的路。


这个时候已经是1640年前后。距离法国的歌剧的诞生,只剩下一步之遥。莫里哀已经是成熟的戏剧家。如同后来德国歌剧在诞生前夜,出现了“话剧加唱”的繁荣时期,1661年莫里哀和吕利合作的所谓芭蕾喜剧(Les Fâcheux)也是类似的作品。整部作品是戏剧主导,莫里哀主导着表演、戏剧冲突,吕利配合着掌控音乐、芭蕾,形成当时十分流行的演出。大获成功的黄金组合,1665-1670年间,多达七部这样的作品问世,1669年问世的《德·浦尔叟雅克先生》和1670年问世的《贵人迷》是代表作。《德·浦尔叟雅克先生》在国王路易十四的香波城堡▽首演后,大获成功,在巴黎连着上演47场,领一时风潮。

吕利和莫里哀最成功的合作就是1670年的《贵人迷》(Le Bourgeois gentilhomme)这部喜剧可以说是一个折中之作,莫里哀主导的戏剧路线和吕利试图尝试的歌剧路线在这里交汇,前面一大半以戏剧为主,最后的尾声吕利完全制造出了歌剧的境界,也正是在最后的尾声里,两人的思路完全不同,最终导致艺术上的决裂。

△ 2015年,巴黎北方剧团曾带来《贵人迷》为首届国家大剧院国际戏剧季开幕 (王小京 摄)


吕利找到了菲利普·基诺,创造出了法国风味的歌剧——歌唱悲剧(Tragédie lyrique)。 Tragédie lyrique又名Tragédie en musique,清楚无误地表明了其最准确的含义,就是“用音乐来表现的悲剧”——这也是起先吕利将其命名时的本意,首先是建立在古希腊悲剧基础之上的所谓悲剧,其次是其表现形式——用音乐、歌唱等手段,和“抒情”实在是风马牛不相及;此外吕利本人希望用一种全新的形式来和意大利的歌剧划清界限。1673年菲利浦·基诺(Philippe Quinault)写剧本,吕利作曲的《卡德缪斯与赫尔米奥涅》(Cadmus et Hermione)今天被公认为第一部法国歌剧。1674年,太阳王路易十四的大理石宫殿中庭,上演了吕利的歌剧《阿尔切斯特》(Alceste)。如今这里每天游人如织。

德·浦尔叟雅克被药剂师和医生追赶△



19世纪出版的莫里哀全集中的插图 德·浦尔叟雅克被药剂师和医生追赶△



《德·浦尔叟雅克先生》初版的封面△


《德·浦尔叟雅克先生》有着独特的魅力。现代戏剧导演制作的版本,对古典巴洛克芭蕾作了相应的淡化处理,某种程度上反而产生了独特的艺术效果,令我们更加专注地欣赏音乐的奇妙之处。在完整的歌剧诞生之前的前夜,吕利是如何发展乐思,如何思考戏剧与音乐的关系的。我们可以听到织体清晰、音色柔和的乐队,听到具有宫廷恋歌风格的演唱,可以在戏剧推进过程中体会到音乐的力量。


吕利直接继承了佛罗伦萨作曲家们的精髓。仅仅在不到十年之后,他根植于古希腊悲剧基础之上,发扬高乃依、拉辛等伟大的戏剧家奠定的法国悲剧传统,赋予法语歌唱性。吕利是强烈反对当时意大利流行的歌剧的——到了17世纪的下半叶,意大利歌剧已经充满了技巧的炫耀,而背离其初衷越来越远。离开故土佛罗伦萨远赴法国宫廷的吕利是不屑于和他们站在一起的,于是回归传统的同时,创立自己的流派,是宫廷的要求,也是自己内心的责任。

在欣赏《德·浦尔叟雅克先生》这部独特的作品里的音乐时,要格外留心它的乐队。幸运至极,他们的音乐团队和掌舵人是著名的繁盛艺术乐团以及他们的精神领袖威廉姆·克里斯蒂▽

法兰西艺术院院士、法国文化全球大使


复兴巴洛克音乐的第一代巨擎们纷纷陨落,克里斯蒂毫无疑问是当今乐坛的翘楚,对歌剧的热爱和舞台艺术的激情,驱使乐团每年都固定参与几部巴洛克歌剧的制作和演出,近年来成绩越来越显赫,每年他们的王牌制作都是现象级的文化盛事,欧洲乃至世界顶级艺术机构趋之若鹜。如今年他们的王牌制作就是亨德尔《阿里欧丹特》(Ariodante),笔者3月在音乐之都维也纳期间,曾有幸在维也纳国家歌剧院现场欣赏这部亨德尔的歌剧,正是克里斯蒂亲自指挥繁盛艺术乐团在乐池里演出。《德·浦尔叟雅克先生》虽然还不是歌剧,仅仅是芭蕾喜剧,乐队规模较小,但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构成乐队的重要通奏低音乐器,就是羽管键琴。意大利、弗兰德斯和法国的羽管键琴还有一些细微的不同,其中双层键盘的羽管键琴是法式的特征,有机械构造能使得在下一层键盘上演奏时,上一层键盘连带也按下,制造出更加丰富、纤细的泛音。这种传奇乐器本来要从法国运来,但后来联系乐器制造商,国内有一家文化公司收藏有一架这样的双层键盘羽管键琴,慷慨赞助借给剧院使用。

 

(演出中羽管键琴由北京诺鑫韵音乐文化有限公司提供)


吕利本人对Theorbe(即一种大型法式琉特琴)的偏爱使得这种乐器在歌剧中起到举足轻重的地位。据历史记载,一整排Theorbe琴所发出的低音轰鸣如惊雷滚滚,齐奏效果非常骇人。《德·浦尔叟雅克先生》的乐队并不会出现这么大规模的Theorbe琴,但仔细聆听Theorbe琴的独特音色和即兴演奏装饰音,仍能在现场体验到无穷的奥妙。Theorbe琴、低音维奥尔琴、管风琴和羽管键琴共同构成了通奏低音的主体,有时候大管也会凑热闹,一起演奏通奏低音,加上弦乐组的合奏和木管乐器的丰富音色,基本上构成了伴奏的乐队。


2018国家大剧院国际戏剧季

著名导演作品邀请展:

 巴黎北方剧团演出莫里哀喜剧作品


《德·浦尔叟雅克先生》



原著:莫里哀

作曲:吕利

舞台导演:克莱蒙·赫尔维厄-莱热

音乐总监:威廉姆·克里斯蒂

剧本翻译:陈思

布景:奥莱莉·玛艾斯特

服装:卡罗琳娜·德·维瓦兹

灯光:贝尔特朗·库德尔克

音响:让-吕克·里斯道尔

编舞:布吕诺·布舍

妆发:大卫·卡尔瓦洛·努讷

音乐助理:保罗·赞祖

舞台助理:克莱蒙斯·布埃、奥莱莉·玛艾斯特

以及:艾尔文·阿罗,克莱蒙斯·布埃,塞利勒·寇斯坦佐

   克莱尔·德博诺,斯特法那·法扣,马缇约·勒克罗阿特

   朱丽叶特·莱热,吉勒·普利瓦,吉约姆·拉瓦尔

   丹尼尔·山·贝德罗,阿兰·特雷图

演奏乐团:法国繁盛艺术古乐团

导演/羽管键琴演奏:保罗·赞祖

制作:法国巴黎北方剧团

合作:卢森堡城市剧院,繁盛艺术古乐团,卡昂剧院,凡尔赛宫剧院

   瓦隆堡国家剧院,贡比涅皇家剧院,小小农田公司,巴黎北方剧团合作伙伴


本演出在2018“中法文化之春”活动框架下进行,得到了法国驻华大使馆的大力支持。
演出中羽管键琴由北京诺鑫韵音乐文化有限公司提供。


福利时间到

为回馈中国作家网粉丝,我们准备了6月18日的6张《德·浦尔叟雅克先生》演出票,免费赠送

请关注“中国作家网”微信,将此条分享至朋友圈并截图发至微信后台。发送顺序为1、5、15的朋友,即可分别获得2张赠票

感谢关注中国作家网,更多福利等着您!

点击“阅读原文”查看“2018年国家大剧院国际戏剧季”精彩专题


转自 / 国家大剧院微信公众号


Copyright © 松原古典音乐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