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德国上歌剧课(6):鲁尔区的《阿伊达》

音乐之友2020-07-13 16:41:29

6月22日,“在德国上歌剧课”进入第六场观摩,在北威州的鲁尔区城市杜伊斯堡观赏威尔第的歌剧《阿伊达》。杜伊斯堡位于鲁尔和与莱茵河交汇处,是欧洲内陆最大的内河港口城市,虽然它是鲁尔工业区最重要的城市之一,但却有着悠久的历史,是一座古罗马时代的古城,他的歌剧原建筑也是古色古香,于昨天刚刚去过的亚琛歌剧院风格颇为近似。杜伊斯堡歌剧院与杜赛尔多夫的莱茵国家歌剧院联合运营,资源共享,所以杜伊斯堡歌剧院的水准等同于莱茵国家歌剧院的水准。“在德国上歌剧课”之所以选中杜伊斯堡歌剧院的《阿伊达》,一方面是对这个非常有特色的城市产生兴趣,更主要的是,作为鲁尔工业区去工业化改造最成功的城市之一,它的艺术前卫性举世皆知,特别是由菲利普·西梅尔曼执导的《阿伊达》自2014/15演出季公演之后,欧洲歌剧界评价甚高。


 


“在德国上歌剧课”有意躲过了瓦格纳,因为去年的两场瓦格纳是在维也纳国家歌剧院和巴伐利亚国家歌剧院呈现的,所以,还是希望保持一个最高的演唱和制作水准,正因为此,前天莱茵国家歌剧院的《飘泊的荷兰人》和后天的杜伊斯堡歌剧院的《女武神》都选择性忽略了,令很多乐友抱憾不已。


但是,“在德国上歌剧课”却选中了威尔第的两部晚期作品,而且是连续两晚,今天晚上是《阿伊达》,明天晚上将是科隆歌剧院的《法尔斯塔夫》。



最伟大的意大利歌剧作曲家朱赛佩·威尔第1813年出生于意大利北部布塞托附近的一个小酒馆经营者家庭。他1824年开始学习音乐,然后他去投考米兰音乐学院,虽遭拒绝但并不灰心,继续自学。随后留在米兰向斯卡拉歌剧院的音乐家学习音乐。


1842年,威尔第创作了他的第二部歌剧《纳布科》,获得异常成功,一跃而成意大利歌剧的重要作曲家。当时意大利正处于摆脱奥地利统治的革命浪潮之中,他以自己的歌剧作品《伦巴底人》(1848)、《厄尔南尼》(1844)、《阿尔济拉》(1846)、《列尼亚诺战役》(1849)以及一些革命歌曲鼓舞人民起来斗争,因之获得“意大利革命的音乐大师”之称。



威尔第一生共写了26部歌剧,7首合唱作品。处女作是《奥贝尔托》,此后他又写了《一日国王》,这是他第一部喜剧,但不成功,直到1842年创作出第一部不朽之作《纳布科》。 


1872年,威尔第已经59岁,他的最著名作品之一《阿伊达》问世。对于这部歌剧的创作目的,坊间有不少传言。实际上这部歌剧并不是为开罗歌剧院的开幕式,也不是为苏伊士运河开航而作的。而是因为埃及考古学家马里埃特的一个简短提纲。


在《阿伊达》这部四幕歌剧里,威尔第把大歌剧的英雄特点、音响的戏剧性结构、生动的人物刻画与丰富的旋律、和声及乐队的色彩有机地结合起来。乐队保持几乎不间断的交响性发展,音乐戏剧发展不间断,其豪华的场面具有法国大歌剧的特点。这部歌剧戏剧性与抒情性都很突出,音乐旋律优美动听,充满异国情调和色彩。



《阿伊达》的故事发生在古埃及,当时埃及和邻国埃塞俄比亚正处于连年征战之中。战败的埃塞俄比亚公主阿伊达被俘虏到埃及,成为了埃及公主的女奴。阿伊达(女主)和埃及公主同时爱上埃及一位骁勇善战的大将军拉达梅斯(男主),而拉达梅斯深爱的却是阿伊达这位敌国公主,一段交织国仇家恨的三角恋就此展开。阿伊达与拉达梅斯两人被迫在爱情和国家之间作出抉择。最终,拉达梅斯放弃了他用生命换来的地位、荣誉、财富,和阿伊达选择了一同赴死。




第一幕,大祭司和年轻的埃及军官拉达梅斯来到神殿里,并告知拉达梅斯:神明们已经指定一位年轻军官率领埃及大军出征讨伐。拉达梅斯则在心中希望他可以带军出征,胜利归来后,他就可以把荣耀献给心爱的阿伊达。(咏叹调:圣洁的阿伊达)


法老当众宣布:神明已经指定由拉达梅斯担任此次出征的统帅,全体高唱出征之歌,向入侵的埃塞俄比亚军队宣战。待众人离去后,阿伊达心里痛苦万分,阿伊达陷入两难状况,因为她不论祈求神明保佑任何一方,结果都只会为自己带来痛苦。她甚至甘愿一死,了却一切痛苦。(咏叹调:胜利归来!)




第二幕 第一景在埃及公主寝宫


公主阿姆涅丽丝舒服地躺在长椅上,等待拉达梅斯率领埃及大军出征凯旋,她看见阿伊达慢慢走来,只留下她和阿伊达单独对话。阿姆涅丽丝试探阿伊达, 是否为了祖国(埃塞俄比亚)的败仗而忧心忡忡?但在言谈中,阿姆涅丽丝看透了阿伊达挂心的是一桩爱情;阿姆涅丽丝捏造谎言,说是拉达梅斯已经战死在沙场上。阿伊达至此终于表露实情,她的确深爱着拉达梅斯。



第二景在提伯城门广场。


埃及大军胜利归来。法老和公主在祭司们和军士的簇拥下,也来到广场前,迎接出征凯旋的军队。(凯旋场景)


拉达梅斯将战利品——包括埃塞俄比亚俘虏在内——献给埃及法老,阿伊达发现自己的父亲也在俘虏群中。阿摩纳斯洛要阿伊达不要声张他的真实身份,只说埃塞俄比亚国王已经为国捐躯;法老为了答谢拉达梅斯为国尽力尽忠,将阿姆涅丽丝许配给这位统帅大将军。阿姆涅丽丝闻言得意洋洋,而阿伊达在一旁见状却只有失望和伤心。



第三幕在尼罗河畔神殿前,月光下出奇的宁静。埃及公主阿姆涅丽丝要在她和拉达梅斯的婚礼举行之前,向众神祈求赐予宠爱和祝福。众人进入神殿后,阿伊达也悄悄来到神殿前,等待拉达梅斯前来相会。阿伊达担心拉达梅斯约她来此是要向她告别,果真如此的话,她将选择尼罗河底作为终身之所,到时将永不得再见让她思念的故乡(咏叹调:我的祖国)。


此时,阿摩纳斯洛也悄然来到此地,他要阿伊达从拉达梅斯口中套出埃及大军进攻埃塞俄比亚的秘密通道;在父亲的亲情逼迫与爱情挣扎之下,阿伊达只好勉强答应。



第四幕第一景在神殿大厅内,泄露军机的拉达梅斯此时已被收押,静候审判。阿姆涅丽丝想要相助搭救,却被拒绝,因为此时拉达梅斯的心、甚至连名誉和性命都早已交给阿伊达,如今他只想一死,也算是对心爱的阿伊达所做的牺牲奉献。


从神殿地牢里传来祭司们质问拉达梅斯的声音,但拉达梅斯不做抗辩,只等待最后宣判的来临。最后则由大祭司宣布神明的旨意将拉达梅斯处以活埋的极刑。


第二景在神殿的地牢。本来可以逃走的阿伊达,选择了与被判叛国罪的拉达梅斯一起接受死亡,在甜蜜的二重唱里,命运之神虽然取走了这对恋人的生命,却给后人留下了一段旷世绝恋。


这时两国战事并未结束,阿伊达的父亲已死,作为埃塞俄比亚未来的女王,阿伊达除了爱情以外还有很多选择,可以选择人民,重整国事,抑或为父报仇,为拉达梅斯报仇。这是每个人的选择,除了爱情,还有很多事情可以做,此为后话。


美国乐评人古尔丁曾说过:“如果把音乐史上最伟大的歌剧作曲家消减到只剩两位,那么就是威尔第和瓦格纳,而在威尔第的歌剧中,为首的就是《阿伊达》。”确实如此,因为这是威尔第歌剧里最像瓦格纳的一部。



现在,《阿伊达》在世界上许多景点做景观式演出,已经不局限于剧院内部了。能够在一间规模不大的地方歌剧院观赏制作风格独特的《阿伊达》,将注意力完全锁定歌唱和导演理念,这也是“在德国上歌剧课”的一番苦心所聚。


出生于马达加斯加的加拿大女高音雅尼克-穆雷尔·诺拉十本唱歌剧最大的亮点,她的《阿伊达》已经是当今国际歌剧舞台最有价值的期待,无论是戏剧性还是抒情性,她都是几十年难遇的“阿伊达”。饰演拉达梅斯的来自撒马尔罕的男高音纳伊米丁·马福利亚诺夫(Najmiddin Mavlyanov)无疑是近年歌剧男高音领域的一个重大发现,他出道于俄罗斯,扬名于欧洲,不仅扮相俊美,而且嗓音质地纯正,被称为意大利歌剧的“重大发现”。罗马尼亚女中音拉莫娜·扎哈莉亚(Ramona Zaharia)曾经是奥地利罗马采石场歌剧最负盛名的“卡门”,笔者曾经现场观看过她的演唱,光彩照人,魅力四射,她是许多欧洲歌剧院女中音角色的成功饰演者,而最重要的“配角”无疑是《阿伊达》中的“阿姆涅丽丝”。



6月22日,德国北威州鲁尔区杜伊斯堡歌剧院,威尔第歌剧《阿伊达》。


音乐指导:David Crescenzi

舞台制作:Philipp Himmelmann

舞台设计:Johannes Leiacker

服装设计:Gesine Völlm

灯光设计:Manfred Voss

合唱指导:Gerhard Michalski

戏剧指导:Hella Bartnig

排练指导:Volker Böhm

合唱团:莱恩德意志歌剧院合唱团

乐团:杜伊斯堡爱乐乐团


埃及法老——Lukasz Konieczny

阿姆涅丽丝——Oleksandr Pushniak

阿伊达——Yannick-Muriel Noah

拉达梅斯——Najmiddin Mavlyanov

朗费斯——Sami Luttinen

阿摩纳斯落——Oleksandr Pushniak

传令官——Peter Aisher

女祭司——Monika Rydz



点击下列关键词阅读更多精彩文章


音乐家:

舒曼 | 帕瓦罗蒂 | 玛丽拉·乔纳斯 | 比奇夫人 | 朱践耳 | 卡拉斯 | 伯恩斯坦 | 玛利亚·皮尔斯 | 海菲茨 |西贝柳斯 | 小泽征尔 | 王羽佳 | 舒伯特 | 陈萨 | 朱亦兵 | 肖邦 | 傅聪 | 巴赫 | 国王歌手 | 波格莱里奇 |卡拉扬 | 梅纽因 | 杜普蕾 | 柴科夫斯基 | 谭盾 | 黄自 | 陈其钢 | 瓦格纳 | 马勒 | 海顿 许斐平 霍洛维茨 郎朗


其他:

 | 小提琴 | 音乐电影 | 大俗曲 | 电影音乐 | 芭蕾舞(一) | 芭蕾舞(二) | 木心 | 卡农 | 赋格 | 平安夜 | 欢乐颂 | 纪录片 | 余华 | 霍金




时空穿越的雅集,与艺术大师共度

与霍洛维茨缠绕一生的“梦幻曲”


八月,我们去音乐圣地过轻奢狂欢节


Copyright © 松原古典音乐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