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德国上歌剧课(1):黑森林里的“猎人传说”

音乐之友2019-04-14 11:23:43

从去年五月到今年六月初,雪枫老师在维也纳和慕尼黑,为“音乐之友”的小伙伴们先后开讲六堂歌剧课,并且和一百余位乐友在维也纳国家歌剧院和巴伐利亚国家歌剧院以及萨尔茨堡莫扎特之家剧院共同欣赏了瓦格纳的《齐格弗里德》、《唐豪瑟》,德彪西的《佩利亚与梅丽桑德》,德沃夏克的《水仙女》,亨德尔的《阿廖丹特》,圣-桑的《叁孙与达丽拉》与雅纳切克的《死屋手记》。

可以看出,这些歌剧并非常规的经典,甚至与流行或通俗无缘。雪枫老师的良苦用心是,希望通过这些虽然不是脍炙人口但却能够对欣赏歌剧的人产生强烈精神与感官冲击的歌剧,引导大家改变对西方歌剧的既定思维,在最短的时间里触及歌剧诞生四百年来的发展边界,从而达到开阔歌剧认知视野的目的。





从今年6月14日开始,“音乐之友”旗下的“歌剧邦”将为14位尊享乐友在德国开始比较系统的“歌剧课”,在紧凑的10天里,通过七大歌剧院七部歌剧的观赏,集中梳理歌剧史上最经典的六种风格及其阶段性成就,帮助大家轻松进入歌剧世界,享受最高级的歌剧表演,完成一次终身难忘的歌剧主题之旅。



“在德国上歌剧课”的第一课,将是6月14日在斯图加特州立歌剧院观摩德国作曲家威伯的歌剧《魔弹射手》。这部歌剧首先属于从法国的“喜歌剧”(opéras comiques)演变而来的“浪漫歌剧”(Romantische Oper)体裁,是一种带有对白的德语歌剧。威伯将奇幻的境界与现实的人物放在一起,通过色彩缤纷的和声、配器和主导动机的运用,使整部歌剧的音乐充满魔幻气氛和大自然的神秘气息。在对民间音乐素材的处理和传统德语歌唱剧的改造方面,威伯不仅继承了莫扎特的《魔笛》所创造出的语言和音乐世界,更是从精神上延续了贝多芬的拯救主义和英雄主义思想,标志着欧洲歌剧发展史上一个崭新时期的开始。所以,《魔弹射手》不仅是德国乃至欧洲浪漫主义歌剧的奠基之作,威伯也被誉为是浪漫主义歌剧真正的创始人。音乐史上甚至还这样评价他:“威伯来到这个世界,就是为了写《魔弹射手》这部歌剧。”


《魔弹射手》之于德国歌剧的意义,除了浪漫主义,还有民族主义。歌剧自十六世纪末诞生于意大利以来,逐渐发展成为一种国际性艺术。在英国的亨德尔用意大利的传统形式来写歌剧,在法国,作为意大利人的吕利开启法国巴洛克歌剧先声,在奥地利,格鲁克则先是意大利风格,后来又转为法国风格,至于维也纳的莫扎特更是把当时所有歌剧风格融会贯通,既有纯正的意大利歌剧,又有正歌剧和喜歌剧,当然也创作了带有德语歌唱剧风格的《魔笛》和《后宫诱逃》。威伯的歌剧创作却是要有意识地改变这种歌剧国际化的现象,他首先把歌剧变为一种民族的艺术形式,以德国自己的民间故事为题材,将森林、村庄、猎人等具有德国传统风格特征的画面呈现在舞台上。音乐也以德国民间音乐风格为主导,采用德语对白,不用宣叙调。器乐方面也更注重管弦乐色彩的丰富和生动的表现力,如圆号总是与森林相联系,长笛的低音区伴随着邪恶的萨穆埃尔等,特别是“狼谷”的场景,初次显示了音乐在塑造恐怖、魔幻、浪漫气氛时的表现力。值得指出的是,所谓的“主导动机”被用于歌剧之中,也是从威伯的歌剧开始的,在威伯的另一部歌剧《欧丽安特》中,一些有典型效果的音乐短句,代表了剧中主要人物形象或特定的戏剧场景,只要它一出现就 能唤起观众对这个人物、主题或场景的联想。它或着反复出现,或着变形出现,始终贯穿于整部歌剧之中。



下面我来简单地介绍一下德国浪漫派作曲家威伯(Carl Maria von Weber),他1786年11月18日生于德国北部小城奥伊廷,1826年6月5日卒于英国伦敦。威伯是莫扎特妻子康斯坦茨的堂弟,出身于音乐家庭,还向海顿的弟弟米歇尔·海顿学过作曲。说起我们这次在斯图加特州立歌剧院看《魔弹射手》,就必须提一笔威伯在他21岁的时候,还曾经在斯图加特工作,担任符腾堡公爵的秘书三年。后来他去了布拉格歌剧院,所以《魔弹射手》的故事背景兼有德国黑森林和波西米亚森林的特征。威伯从1817年起定居在德累斯顿,担任萨克森宫廷乐长,在这里和一位女歌唱家结婚,在这里成为瓦格纳继父的好朋友,从而影响了童年瓦格纳的人生志向。威伯毫无疑问是音乐的天才,不仅天生一双大手弹起钢琴得心应手,而且创作能力超群,包括交响曲、协奏曲、管弦乐、钢琴曲以及合唱、弥撒、歌剧等都有涉猎,佳作不断。威伯以病弱之躯在短促的一生中为世人贡献了十部歌剧,其中最著名的是《魔弹射手》、《奥伯龙》和《欧丽安特》。


歌剧《魔弹射手》由剧作家约翰·弗里德利希·金德根据德国文学家约翰·奥古斯特·阿贝尔编著的《德国鬼故事集》改编,威伯作曲耗费三年,1821年在柏林皇家大剧院首演,此后一年多时间里,该剧共上演了五十余场,可谓巨大成功。然而到了今天,这部杰出的浪漫歌剧却上演率大大下降,只有歌剧的序曲,依然是交响音乐会上的保留曲目。 

 


我们先来欣赏这首非常杰出并且典型的序曲,它虽然沿袭了莫扎特、贝多芬歌剧序曲的风格,概括了歌剧的基本内容,但是它丰富而形象鲜明的管弦乐色彩却是远远超过伟大的先辈,可以说,威伯的歌剧序曲,真正提供了一种写作模式,对后来的序曲包括“音乐会序曲”的影响相当深远。



威伯有意识地运用主题、调性、和声、织体、音色等多方面的对比手法,使《魔弹射手》序曲先声夺人地洋溢着浓烈的浪漫主义色彩,并将逻辑严密的奏鸣曲式结构与歌剧的剧情紧密结合,预示了戏剧的冲突和结局。慢板的引子首先暗示出两个世界,一个是在弦乐朴素、柔和的和声衬托下,四支圆号奏出的C 大调优美的民间风味旋律,描绘出幽静、深邃的森林景色;一个是管弦乐器在低音区奏出的震音、减七和弦不协和的和声、定音鼓的切分节奏与单簧管、大提琴塑造的阴暗不祥的动机,象征剧中萨穆埃尔的黑暗势力。呈示部的第一主题来自第一幕马克斯冲动而绝望的咏叹调“是什么阴暗的力量把我缠住?”连接部用第二幕“狼谷”中炼造的第七颗魔弹,就是最后射向阿嘉特灵魂化身的那只白鸽的魔弹的音乐材料,那么接下来的第二主题和结束部便是纯洁真情的阿嘉特形象了。第二主题来自第二幕阿嘉特虔诚的祈祷,结束部用的是同一段音乐的后半部分,即阿嘉特的深情倾诉:“我的心潮汹涌澎湃”,先是单簧管与弦乐,然后其他木管乐器加入。展开部篇幅简练,基本是马克斯动机的展开,他已经屈服于黑势力,而阿嘉特的动机比较微弱。再现部做了一些特殊的变化,萨穆埃尔的动机代替阿嘉特动机出现,似乎提醒听众最后一幕开始的时候,善恶仍不分明。但是,一段沉寂之后,乐队突然爆发出C大调进行曲风格的阿嘉特主题,气势磅礴的音乐把全曲推向高潮,阿嘉特所代表的正义和光明最终获得胜利。



听过序曲之后,我们来了解一下《魔弹射手》的剧情。护林人马克斯和林务官之女阿嘉特相爱,但是他必须在射击比赛中获胜才能升任林务官并且和阿嘉特成婚。他的对手是已经将自己的灵魂出卖给魔鬼的护林员卡斯帕尔,他最恶毒的计划是,为了让自己免受惩罚,他选中马克斯成为他的替身。马克斯在第一天的比赛中不幸败北,他受卡斯帕尔的蛊惑,决定去狼谷向魔鬼索取魔弹。第一幕的第一景便是在森林中的酒馆前,村民们正在为刚刚在射击比赛中获胜的基里安庆祝,不幸落败的马克斯一脸沮丧,卡斯帕尔怂恿马克斯当天晚上和他一起到狼谷向魔鬼萨穆埃尔求取魔弹。其实,此时的魔鬼萨穆埃尔已经徘徊在马克斯的身旁,马克斯似乎也感觉到了有一股阴森的气氛在环绕着他,他唱起咏叹调:“我无法忍受失败的痛苦”这一场里还有卡斯帕尔的“祝酒歌”。


《我无法忍受失败的痛苦》



第二景在阿嘉特的家中,阿嘉特和表妹安馨正在墙上钉挂一幅老祖先的画像,不料画像掉了下来砸伤阿嘉特,安馨为她包扎伤口的时候,唱起快乐的歌曲来安慰心情快的表姐:“忧愁有何用?不如跳支舞,让自己快活快活!”。阿嘉特不快乐是因为她爱的马克斯一直没来见她,她担心马克斯可能出了什么事。安馨还是一派天真地逗着表姐说:“有一位英俊的少年郎上门来,眼神炯炯、风度翩翩,你们两一见钟情,凑成一对儿结婚去!”



阿嘉特独自走到阳台,望着天上繁星,唱出心中的祷告,祈求上苍保佑她能够顺利地与马克斯在一起,她唱道:微风轻吹,将我的祷告吹入天厅。马克斯终于来了,但他却表示要马上离开,说要前往狼谷将先前击中的一头雄鹿给搬回来。阿嘉特与安馨吓得劝马克斯赶紧打消念头,因为传说中的狼谷鬼魅出没,尤其是深夜前去更加危险。马克斯仍执意要去,因为他自己知道,如果错过月蚀时分,他就无法取得魔弹,如果无法赢得第二天的射击比赛,他就会失去阿嘉特。



第二幕是在狼谷,一个月全蚀的深夜。卡斯帕尔首先上场呼唤着魔鬼萨穆埃尔的名字,并且告知他已经找到了替死鬼。卡斯帕尔请求萨穆埃尔给马克斯七颗魔弹,但是萨穆埃尔只答应六颗魔弹是可以自己支配的,第七颗魔弹的意志操纵仍属于萨穆埃尔,它可能是被愚弄的,可能是为一个牺牲品准备的,它不是报应在马克斯的身上,就是报应在卡斯帕尔身上。马克斯来了,途中他的母亲的亡魂还显灵要他赶快回家,但是马克斯一想起第二天的射击比赛和阿嘉特,还是毅然决然闯入狼谷。他和卡斯帕尔开始铸造魔弹。每一颗魔弹完成时,四周就会产生不同的变化,忽而一阵狂风暴雨、雷电交加,忽而出现魔鬼军团的鬼魂行进,最后在卡斯帕尔已经精疲力竭的情况下,第七颗魔弹造成了,与此同时,魔鬼萨穆埃尔取走了马克斯的灵魂。


《无人向你发出警告》



第三幕第一景又回到阿嘉特的房间,阿嘉特已经换上新娘礼服,她相信马克斯一定会在射击比赛中获胜,但是她仍然有些闷闷不乐,因为头天晚上她做了一个恶梦,梦见自己化身一只小白鸽,结果被马克斯举枪射中。这真是一个不祥之兆,阿嘉特祈求上苍赐予平安,她唱起咏叹调“即使云层密布,阳光依旧灿烂”。安馨看见表姐阿嘉特愁容满面,便告诉她有一位伯母也曾经做过一个恶梦,梦见被一只大野兽追赶,惊醒之后,才发现是心爱的小狗趴在身上。她安慰着阿嘉特唱起一首咏叹调“新娘的脸上不需要忧伤的眼神。”此时一群村姑们来了,她们是阿嘉特婚礼上的伴娘,她们以花冠为主题,唱了一首民谣风格浓郁的歌曲“伴娘之歌”。这个时候发生了一件怪事,阿嘉特从盒子里正要拿出花冠的那一刹那,她发出了一阵惊叫:因为盒子里装的不是婚礼用的花冠,而是丧礼用的银白色花冠!不过阿嘉特却很镇定地又拿出几朵白色的玫瑰,她说这是从前一位隐士送给她的,可以帮助她逃过一场劫难。


《伴娘之歌》



第二景在森林里的狩猎场,《魔弹射手》这部歌剧里最脍炙人口的的“猎人合唱”拉开了射击比赛的序幕,歌词大意是“有谁像猎人这样自由自在又欢乐,有谁像我们这样幸福生活。号角破长空,我们持枪纵马齐动作, 穿山过小河,无边森林出没。任那豺狼虎豹多残猛凶恶,任它飞奔躲闪也休想逃脱。深山除巨害,林中猎财富,月落迎晨晖,高歌一曲动山河。”比赛中,马克斯已经射出六颗魔弹,主持比赛的波西米亚王子欧托卡,让马克斯朝远方飞着的一只白鸽射出第七颗魔弹,正在马克斯举枪瞄准之际,阿嘉特跑来大声呼叫马克斯不要开枪,但说时迟那时快,马克斯已经瞄准好目标,扣下了板机,而子弹却直接射向阿嘉特,它掠过阿嘉特头顶上的白色玫瑰花冠,击中了身后的卡斯帕尔,阿嘉特也应声而倒。所有人都认为马克斯杀死了自己的新娘!但是很快,阿嘉特苏醒过来,身上毫发无伤。被马克斯射出的最后一颗魔弹击中的卡斯帕尔,临死前还在不断地诅咒魔鬼萨穆埃尔的捉弄。马克斯如实告诉大家,自己为了赢得比赛,冒着生命危险与魔鬼做了交易,换取乐魔弹。波西米亚王子欧托卡愤怒地表示要将马克斯驱逐出境,却被突然现身的那位隐士拦住了,他为马克斯说情,虽然他确实犯了错,却是为了爱情才出此下策,他一直是一个正直青年,不如将惩罚改为放逐一年,一年后若是马克斯真心悔改,再与阿嘉特成婚不迟。众人信服隐士的明智判断,并感谢上苍恩赐,一起唱道“天主明查,好叫我们不至被恶魔蒙蔽”。因为男一号马克斯的怯懦和不择手段所带来的噩运,却由于女一号阿嘉特纯洁鉴定的爱情,再加上善良隐士的帮助而得以解脱。这种超自然的神怪力量与人类的善良和爱之间的纠葛,实际上就是德国浪漫主义歌剧最迷恋的题材。可以看出,《魔弹射手》的主题是非常典型的善良与爱情战胜邪恶,光明战胜黑暗。它后来在瓦格纳的歌剧中更加趋于成熟完善,呈现出在世界歌剧之林中与意大利歌剧、法国歌剧三足鼎立的局面。


《猎人合唱》



斯图加特州立歌剧院的《魔弹射手》制作堪称当今德国歌剧舞台的超级经典,导演阿希姆·弗雷耶年逾八旬,是德国最著名的戏剧导演之一,并身兼舞台美术设计和画家身份于一身。他是当今布莱希特戏剧理念的旗手级人物,今年导演制作的瓦格纳歌剧无论是在美国还是欧洲,都引起巨大轰动,赞美者不吝言词,批评者严厉诛心。但是他的最具德国风格的《魔弹射手》制作却是一边倒的叫好叫座,可谓斯图加特州立剧院的镇院之宝。



演出阵容:

指挥:蒂姆·汉德舒赫

(Conductor: Timo Handschuh)

导演、舞台、服装:阿希姆·弗雷耶

(Director, stage and costumes: Achim Freyer)

合唱指导:约翰内斯·内赫特

(Chorus: Johannes Knecht)

戏剧编导:克劳斯-彼得·凯尔

(Dramaturgy: Klaus-Peter Kehr)



本场演出的阵容俱为德国主流歌剧院的实力派音乐家担纲,指挥是西南德室内乐团的音乐总监蒂姆·汉德舒赫,他尤其擅长德国浪漫主义音乐的诠释,在威伯、门德尔松和舒曼音乐的解读方面造诣深厚。


6月14日晚7时整,斯图加特州立歌剧院,“在德国上歌剧课”将现场观摩卡尔·玛利亚·冯·威伯的德国浪漫主义歌剧《魔弹射手》。敬请期待后续报道。



点击下列关键词阅读更多精彩文章


音乐家:

舒曼 | 帕瓦罗蒂 | 玛丽拉·乔纳斯 | 比奇夫人 | 朱践耳 | 卡拉斯 | 伯恩斯坦 | 玛利亚·皮尔斯 | 海菲茨 |西贝柳斯 | 小泽征尔 | 王羽佳 | 舒伯特 | 陈萨 | 朱亦兵 | 肖邦 | 傅聪 | 巴赫 | 国王歌手 | 波格莱里奇 |卡拉扬 | 梅纽因 | 杜普蕾 | 柴科夫斯基 | 谭盾 | 黄自 | 陈其钢 | 瓦格纳 | 马勒 | 海顿 许斐平 霍洛维茨


其他:

 | 小提琴 | 音乐电影 | 大俗曲 | 电影音乐 | 芭蕾舞(一) | 芭蕾舞(二) | 木心 | 卡农 | 赋格 | 平安夜 | 欢乐颂 | 纪录片 | 余华 | 霍金




谁将在世界杯上演唱?

与霍洛维茨缠绕一生的梦幻曲


八月,我们去音乐圣地过轻奢狂欢节


Copyright © 松原古典音乐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