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崇荣:《圣经》的启发性

唐崇荣2019-06-07 00:53:49

《圣经》是上帝的话语,因为这是一本最有启发道德和文化思想的书,从来没有一本书,给人类的文化产生更大的刺激;从来没有一本书,成为众文学家最深的启发;从来没有一本书,成为道德启发的最伟大的源头;从来没有一本书,成为世界法律最重要的根据。华盛顿国会大厦的会议厅里面,有许许多多世界最大法律专家的头像雕刻在其上,你知道最重要的是谁吗?是汉谟拉比(Hammurabi)?不是;是卢梭(Rousseau, Jean-Jacques)?不是;是孟德斯鸠(Montesquieu)?不是;摆在总统与国会议长演讲台的最正上方的是摩西,为什么呢?因为摩西的律法是全世界最重要的法律根据;摩西的律法是全世界最重要的道德基础。没有一本书比这本书更启发人类智慧的文化。在美国国会大厦图书馆的墙壁上,雕刻了《圣经》《弥迦书》第六章第八节的记载:「世人哪,耶和华已指示你何为善, 他向你所要的是什么呢?只要你行公义,好怜悯,存谦卑的心,与你的上帝同行。」现在美国国会图书馆藏书已经超过六千万本,是人类历史中最大的一个图书馆,但在众多的学问、众多浩瀚无际的知识中间,最重要的一句话是从《圣经》来的。


如果你把《圣经》对音乐家的影响当作一个题目来研究,穷你一生也研究不完,从巴勒斯替那(Palestrina, GPda)、杜飞(Dufay, Guillaume)、巴哈( Bach, JS)、韩德尔(Handel, GF)、莫扎特(Mozart, WA)、贝多芬(Beethoven, Ludwig van)、孟德尔颂(Mendelssohn, Felix),一直到史塔温斯基(Stravinsky, Igor)的《圣诗交响曲》(Symphony of Psalms),伯恩斯坦(Bernstein)的《耶利米亚交响曲》(Jeremiah Symphony);此外,拉赫曼尼诺夫(Rachmaninoff, SV),还有马勒(Mahler , Gustav)的《复活》(Resurrection Symphony)等等,都从《圣经》领受了启发。

文艺复兴时代伟大的图画家如米开朗基罗(Michelangelo)、柯勒乔(Correggio)、达芬奇(Da Vinci)、拉斐尔(Raphael)、帕拉弟奥(Palladio, Andrea),所受的灵感也是从《圣经》来的。


同样的,文学、建筑、绘画、诗歌、哲学等等,都从这本《圣经》得到了许许多多的灵感,这本《圣经》是无穷无尽的启发的源头。


中国文化缺乏的就是对这本《圣经》的尊重,忽略了从这宝库中的挖掘;我们的大学里面缺乏的就是神学的部门;我们中国的哲学家对西方的批判逃脱不了「认为西方的文化没有办法丢掉上帝这个包袱」,所以,当中国人以为自己持守了孔子的思想两千五百年,根深蒂固的认为自己是正宗的龙的传人、正宗的孔子之道的传递者时,竟然不堪一击被马克思思想赤化了,直到证明马克思思想其实已误导了整个中国文化,这个最大的经济哲学家影响中国的结果是使中国整个经济频临破产。那些曾经对马克思产生错误憧憬、产生错误理想、产生错误的梦的人,如梦初醒后,开始思想:为什么基督教带来的是民主?为什么基督教带来的是公义?为什么基督教带来的是西方的进步?到底真正的价值源头在哪里?


上帝的话高过人的哲学和思想,中华民族需要回到《圣经》来,盼望每一个信徒清楚明白我们在做什么,清楚觉悟我们的《圣经》有何等大的价值在里面。愿主振奋我们,让我们肯定我们信仰的价值,继续殷勤为主而活,传主的真道。


相关链接

唐崇荣:《圣经》的统一性

唐崇荣:《圣经》的纯洁性

唐崇荣:《圣经》的准确性

唐崇荣:《圣经》的完全性

唐崇荣:《圣经》的永恒性

唐崇荣:《圣经》的普世性

Copyright © 松原古典音乐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