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勒《复活》——无法抗拒的声音

古典音乐大师2020-01-13 11:11:22

戳上面的蓝字关注我们哦!





本文大概

2000

读完共需

13

分钟




马勒自己对这曲的评价是:

“此曲所发出的声音,彷佛都来自另一个世界,我认为没有任何人能抗拒这种声音。”

这首曲子创作跨度长达七年,原因又与我经常提到的彪罗有关,

马勒完成第一二乐章后请教彪罗时,彪罗的回复是:

“如果你这首曲子也算音乐,那只能说我不懂音乐”。


有时候我们不得不说音乐前辈对后辈的过分苛刻,可能扼杀了很多灵感和作品。

前有柴可夫斯基和鲁宾斯坦的恩怨,后有勃拉姆斯在作为贝多芬音乐奖的评委时对马勒朋友汉斯罗特的苛刻导致其变成疯子。

有天赋的音乐家都敏感而脆弱。

马勒在彪罗的话后停止了该曲的继续创作,直到彪罗死后参加完他的葬礼他才再次拿起笔完成这首曲子。

1897年2月17日马勒给指挥大师赛得勒(Dr. Authur Seidl)的信说明了缘由:

“这首曲子的灵感,是典型的艺术创作的本质,长久以来,我一直想把合唱曲放入终乐章中,但是我害怕这样做会让人误会我公然在模仿贝多芬的合唱交响曲,这一点一直让我犹豫不决,可是彪罗死了,我去参加他的葬礼,我坐在那里想起死去的彪罗,我的心情与我创作此曲的精神不谋而合,那时突然响起管风琴的声音,而合唱团唱出克洛普斯托克的合唱曲:复活,此刻我彷佛遭受雷击一样,突然间在我眼前清晰地显现复活与天堂的景象,每一位创造性的艺术家都在等待这雷击的神奇片刻,那是一种神圣的受孕境界。”


该曲的前三章由马勒自己在1895年3月4日指挥柏林爱乐乐团首演(维基百科的说法,百科百科的介绍是由理查德.施特劳斯指挥首演,台湾的说法是3月4日的首演在施特劳斯协助下由马勒自己指挥)。


谈到马勒第二不得不提的另一个人就是吉尔伯特·卡普兰(Gilbert Edmund Kaplan),他借马勒第二一举成名。

他原是美国企业家,拥有自己的杂志,在听到马勒第二后,在他40岁的时候,把自己的企业卖了,专攻马勒第二,因为他认为别人的指挥没有传达出马勒的本意。

马勒第二是卡普兰四十年来年的业余指挥生涯中唯一一部交响乐全曲,他与维也纳爱乐乐团合作的马勒第二版本,是迄今为止“全球最畅销的马勒唱片”。

值得一提的是他的指挥经常获得褒贬两极化的评价,他还建立了卡普兰基金会,致力于马勒研究及宣传。

上海爱乐乐团本来于2015年10月23日在上海交响乐团音乐厅举行由卡普兰指挥的《 卡普兰与马勒 新版马勒第二交响曲(复活)亚洲首演》,因卡普兰生病延期至2016年2月26日,

遗憾的是卡普兰在2016年1月1日去世,后来音乐会由爱乐乐团艺术总监汤沐海指挥。


该曲不得不提的另一个背景是马勒经历的亲人的死亡,

马勒母亲在1858-1879年就生了十四个孩子,马勒是幸存的长子,存活的只有六个,还有一个弟弟在成年后自杀,

马勒父母在马勒29岁那年先后去世,马勒大女儿在她5岁的时候夭折,

这一经历注定了马勒对生与死的想法和敏感度高于常人。

2016年马勒第二交响曲的手稿最终以450万英镑成交,是当时音乐手稿拍卖价格的新纪录。


乐曲分析:

第一乐章:C小调,庄严的快板(送葬进行曲)
1887年马勒的知交哲学家李皮纳(Siegfried Lipiner)翻译伟大的波兰诗人米基威克兹(Adam
Mickiewicz)的作品「送葬进行曲」成德文,马勒读后非常感动,1909年12月他写信给弟子华尔特时,还引用此书的一句话:「你不是他们的父亲,你是他们的沙皇!」1896年3月26日马勒写信给马斯柴克(May
Marschalk)说:「我把第一乐章称为送葬进行曲,目的是为了纪念第一交响曲的主角,想把他送到天国去。」总之马勒在第一乐章即安排送葬进行曲,其用意是要让听众进入死亡的沉思:「我们站在深爱的人的棺木旁,他的生命、挣扎、热情和渴望,历历在目,什么是生?什么是死?我们的存在又如何?这只是一个令人困惑的梦?生与死也有意义吗?我们必须回答这些问题,假如我们还在世 
第二乐章:中庸的行板(朴实与甜美人生的回忆)
1903年3月25日马勒写信给指挥家布兹(1851-1920)教授说:「此乐章是所有乐章中最孤立的一个乐章,因其主题或气氛的内容皆不若其他四个乐章有着相当关联,但他也并非以对立的姿态安排在第一乐章之后,而是纯粹为了矛顿作用而布局的,因此第一乐章与第二乐章间至少得休息五分钟使观众更能聚精会神倾心聆听。 
第三乐章诙谐曲(冲动混乱的人生)取材自「少年魔号」(帕多瓦的圣安东尼向鱼儿说教)
马勒根据其歌曲集「少年魔号」中「帕多瓦的圣安东尼向鱼儿传教」一曲的旋律写成此乐章,虽未使用其歌词,但原诗讽刺戏谑的精神仍存在于此三段式的诙谐曲中。
马勒曾描述此乐章时说:「世界与生命成为杂乱的幻影,厌恶所有的存在与握紧拳头,当您意犹未尽似地从第二乐章中梦中醒来,再度不得不回到错误复杂的人生时,你们常常会感到人生在不停地流动着,不时有莫明的恐惧向你袭来。那就像是你们从外面黑暗的地方,站在听不到音乐声的距离眺望时,看到明亮的舞会中舞者们摇动般。人生不知不觉地出现在你们眼前这就像你们经常被恶梦中惊醒过来一样。」此乐章是在表达冲动与混乱的人生。因此让人类希望回到那上帝的理想国度。
第四乐章「太初之光」(Urlicht)极为庄严但简洁地
此乐章为马勒交响曲中人声的首勿次运用,歌词取材自「少年魔号」中的歌曲「太初知光」,马勒透过女低音平静深沉的独唱声,传达欲脱离人世痛苦的渴望,以`及必获上帝与天堂解救的信念,为终乐章的高潮预做准备。



END



来自知乎专栏:

每晚一首古典音乐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戳下方

阅读原文

进入专栏






Copyright © 松原古典音乐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