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夕专辑/ 艺术家画笔下的情人们

香蕉美术2021-08-07 10:33:05


达利作品中的女主角只有一个,那就是他的妻子加拉。在达利每一个时期的作品中,无论是油画还是雕塑,加拉的身影几乎都会出现。在达利后期的作品中,他的签名甚至由原来的“Dali”转变成了“Dali Gala”。达利说:“画着加拉,我就会接近崇高。”正因如此,加拉总是以圣母的形象出现在达利的画作中。


达利曾经画过两个版本的《利加特港的圣母》,利加特港是达利的故乡,也是他与加拉早年私奔之所,达利对这里有着特殊的感情。画面背景中充满了达利当时对生物学和原子物理学的迷恋,小基督一手拿十字架,而另一手托起原子核。同时,这张作品完成之时正是达利皈依天主教之年,神圣慈爱的圣母形象即由加拉来扮演,闪耀着慈善的光辉。



《哭泣的女人》创作于1937年,正值弗朗哥勾结法西斯势力在西班牙发起内战,而毕加索的两位情人多拉·马尔和玛丽·泰莱斯也在他的画室发起了家庭内战,多拉·马尔经常不能自抑地大哭,这大概也是这幅肖像的起因。画面上是一张看上去杂乱无章的面孔,眼睛、鼻子、嘴唇完全错位摆放,面部轮廓结构也全被扭曲、切割得支离破碎。


这是毕加索最具实验性的肖像作品之一,即便呈献给观众的是完全变形的面孔,还是能让人感受到画中人歇斯底里的悲恸,她仿佛是因为无法控制的情绪而面部痉挛,粗硬的黑色线条和令人焦躁的纯色加强了画面的张力,红、绿、紫、黄、黑、白,几种颜色以最不和谐的色调搭配在一起,让观者在这心碎的女人面前也手足无措起来。



《扮作花神的沙斯姬亚》是伦勃朗1634年创作的,画中的主人公便是伦勃朗深爱的第一任妻子——沙斯姬亚。这是画家28岁婚后创作的油画作品,彼时新婚燕尔的伦勃朗正意气风发,沉浸在欢乐之中,他在这幅油画中将新婚妻子描绘成古罗马的花神,也是暗示多生子女的女神——弗洛拉。


一般认为,她左手的姿势表示两人想有孩子的愿望。画中的沙斯姬亚身着贴身的金色长袍,头戴娇艳的鲜花,环绕鲜花的是一团柔和的光晕,长袍上用金银线绣着美丽的花瓣,点缀着闪闪发光的宝石。伦勃朗凭借沙斯姬亚家族的关系,得以跻身于上流社会,并获得了重要的订单,这是他人生的巅峰时期,从画面中不难看出他以妻子为荣并得意地炫耀着取得的成就。仿佛要把妻子的生命永远留存在画布上,让人永远记得她的年轻美貌。



关于弗娜芮纳是拉斐尔情人的传闻,大概在文艺复兴时期就已经发端,到了19世纪愈发盛行起来,成为公众谈论的热门话题。1814年,新古典主义大师安格尔曾绘制了一幅想象的双人像,名为《拉斐尔和弗娜芮纳》,安排这名黑眼睛的女子坐在拉斐尔的腿上,俨然将拉斐尔的绘画演变成了一个通俗的流行图像。最有趣的是,毕加索也对这个流言颇感兴趣,他甚至还画了一系列拉斐尔与弗娜芮纳被教皇或者拉斐尔的竞争对手米开朗基罗捉奸的场景。


文艺复兴时期,圣经题材画作中的世俗情怀已经昭然可见,这一张《椅中的圣母》,拉斐尔精细地描绘了圣母的装束,她所戴头巾、绣织着民间图案的带穗披肩,以及红色上衣、蓝色斗篷等,都与当时意大利民间妇女形象相符。而圣母的面容,据传更是按照拉斐尔恋人的面容来刻画的。


这个假设可以从拉斐尔另一张名为《弗娜芮纳(Fornarina)》的肖像获得支持,两张画作中的女子,长相几无差别,可以被认为就是同一个人。这个叫作弗娜芮纳的姑娘,原名玛格丽特·鲁提,拥有一头浓密的秀发,一双摄人魂魄的乌黑眼珠,端庄又不失娇羞的面容,正符合新柏拉图主义盛行的文艺复兴时期从现实中寻找永恒美的追求。



罗丹有一个美丽的学生与助手卡米尔·克洛岱尔。她从19岁就进入罗丹的工作室,成了他生活中的一个重要内容。他们之间的爱情与烦恼深深地折磨着艺术家与克洛岱尔本人。克洛岱尔也是一位卓有成就的女雕刻家。罗丹与她相爱期间,创作了以“永恒”为主题的一系列雕塑作品,《永恒的春天》与《永恒的偶像》就是其中两件代表作。这些作品也是罗丹与克洛岱尔爱情生活的反映。


据罗丹的助手德博瓦回忆:罗丹让裸体模特儿躺在躺椅上进行雕塑。一次,他走近卡米尔·克洛岱尔的裸体跟前,跪下并以虔诚的姿态吻着她的腹部。《永恒的偶像》这件作品尽管不是表现他与克洛岱尔的情爱生活,但是艺术家一定从自身的体验中受到了启迪,表达了他崇拜女性美的象征性激情。



莫奈的第一个妻子叫卡米耶,他们是相濡以沫,伉俪情深。卡米耶不仅是莫奈的肌骨,更是他的脊梁。他们在巴黎相识,莫奈比卡米耶大7岁。少女卡米耶如出水芙蓉,也是窈窕淑女、人间精灵,浑身散发着让莫奈着魔的光彩。他们很快就堕入爱河,一种光依偎着另一种光。


1866年,莫奈潜心作画,激情挥洒,仅用几天工夫就创作出了《绿衣女人》。卡米耶做了莫奈的模特儿,她只有19岁,带给他最初的光亮、自信、声誉和幸运。该画在官方沙龙顺利展出,居然卖到了800法郎,有人还将其等同于大画家马奈的肖像画。



马奈画《草地上的午餐》,里头那位被拿破仑三世认为伤风败俗的裸女,脑袋是按自己那位兼有娼优身份的情人维多利娜·默朗画的,身子却是按马奈的老婆苏珊·伦霍夫画的。


  

表现主义的代表人物之一柯克西卡最为人称道的作品便是画有他与爱人阿尔玛·马勒的《风中新娘》。柯克西卡用近乎神经质的粗线条表现出外界环境的狂风乱卷,朦胧的月色照着远处的蓝色群山和峡谷,而一对恋人就在这狂风中相拥而眠,他们的激情弥漫在空中,而内心中涌动的爱意似乎筑成一道壁垒,挡住了那狂暴的西风。然而仔细观察画面中的两个人物,“新娘”安静熟睡,“新郎”却双目圆睁,仿佛预感着不幸就要降临。在扭曲的线条和狂躁的色彩中,似乎可以预见到这一对恋人最终分道扬镳的结局。这张画创作时间很长,与找到的一份最初底稿相比,终稿画面的气质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相爱的三年时间里柯克西卡与阿尔玛的感情起落都表现在作品中。


  

据外媒报道,2014年2月13日,弗兰西斯·培根为其一生挚爱的同性恋人乔治·戴尔(George Dyer)所创作的画作《乔治·戴尔肖像》将在伦敦佳士得上进行上拍,估价3000万英镑。


据悉,弗兰西斯·培根和《乔治·戴尔肖像》中的主人公乔治·戴尔有过一段十分虐心的恋情。这件作品曾于1971年在巴黎举行的弗兰西斯·培根举行的展览中出现,而乔治·戴尔就在此次展览开幕之前自杀。


同性爱人乔治·戴尔和培根的关系是培根职业生涯中最浓墨重彩的一笔。1963年,54岁的培根搬进伦敦南肯辛顿一处二层楼房,在这里迎来了他创造力最旺盛的时期。也是在这里,他结识了乔治·戴尔,一个英俊健美的小偷,此后一段时期,他成了艺术家最钟爱的模特。


佳士得欧洲区战后及当代艺术部主管弗朗西斯·奥切德(Francis Outred)指出这件作品是弗兰西斯·培根恋情中最具争议情人画作之一。这件作品是培根对其一生挚爱的戴尔极为罕见和发自内心的描绘,也是培根创作巅峰的一幅代表作。在他的肖像作品中,一个人的脸总是有点模糊的,好像培根在那张脸上不断地涂抹、挖洞、打太极、揉面团,想一顿揉搓过后,可以把灵魂挤出来。当人们看他的肖像画时,眼睛似乎可以望得更深,穿过画面达到自己的内心。



Copyright © 松原古典音乐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