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勒|起风了,唯有努力生存

止语且行2020-07-31 07:10:48

马勒

传承是延续薪火



●●●

今年的冬天特别寒冷。时间已是午夜,窗外下起了雨夹雪。虽然身在屋内,在寂静的夜晚,心灵仿佛被置于凌冽湿黑的野外,格外的冷落孤清。好久没听马勒了,这几天,《第二交响曲》的数声乐句,几个动机,常常不期而至,时隐时显,在头脑萦回。今晚就听马勒吧。我从CD柜中,找出了他的《第二交响曲》。

马勒的《第二交响曲》是我最喜爱的交响乐曲之一。当年,也是一个雨夜,我在离家千里的江船上,伴着涛声,用随身听听刚买来的马勒第二的卡带。之前,听过他的《第一交响曲》,印象深刻,有过惊喜和感动。马勒的《第二交响曲》被称为“复活”,因为其中采用了德国诗人克洛普斯托克的诗《复活》。马勒的交响曲我已收齐,包括他未完成的“第十”。而我尤钟情的就是他的“第二”。至今仍记得当时初听马二的感受,当第一乐章结束时,早已被震动感染的我,已不知身在何处,而第四乐章女低音天使般降临时,我的泪水夺眶而出。我喜爱马勒,在他的音乐中,总能使我们想到自己。马勒的一些音乐,似为我们现代人而写。他曾被称为“未来的同时代人”。听马勒,往往就是一次情感体验。那次聆听经历,弥久难忘。 

首乐章,那熟悉的开始乐音轰鸣而起,短促、低沉,充满不安的情绪。第一主题仿佛一个巨大的问句:“生存的目的何在?苦痛的原因何在?”。该乐章题为“葬礼”,音乐中不时弥漫着一种不安的不详的气氛,是一种绝望的愤懑,一种沉痛的伤感和狂暴的追问。而随后,柔和的第二主题意外而至,仿佛讲述生活中尚存的温馨,第一主题在它的感染下,竟也变得感情充沛,富于圣咏的意味。这就是马勒的音乐,既有呻吟,又有抒情;既有绝望,又有期待。我们的人生何尝不是这样?曾经被法国诗人瓦雷里的《海滨墓园》深深打动而心醉神迷,我以为马勒的音乐和瓦雷里的诗歌,异曲同工。《海滨墓园》通篇充满了对人生、命运和死亡的体悟和思考,最后达到了一种豁然开朗的精神境界。肃穆低缓的葬礼进行曲过后,一个怪诞的下行音乐动机结束了第一乐章。 

第二乐章开始了。民歌和舞曲的旋律,田园诗般的风格。马勒解释为:“一线明媚的阳光,天高云淡”。是回忆和幻想。圆号和小提琴一起鸣响,弦乐和木管交替吟唱。乐曲明朗,主题轻快。禁不住使人想起淳朴美好然而短暂的少年时光,尽管天空阴暗而心里充满期待的阳光,不识愁的滋味。 

一记鼓声,敲响了第三乐章。流水般的小提琴齐奏出主题,各种乐器交替加入,充满了动感,纷乱而又富于歌唱。仿佛人生百态,世间沧桑。马勒这样解释该乐章:“当你从怀念的白日梦中醒来而必须回到浑浑噩噩的现实生活中时,那无穷无尽的运动,无休无止的日常活动,没有意义的喧嚣奔忙,可能会使你感到不寒而栗,仿佛你在注视着灯火通明的舞厅中旋风般起舞的人群——而且是在外面的黑暗中看着他们,离开那么远,因此听不到那里的音乐。这时,人生似乎是没有意义的,只是一个可怖的鬼魅世界,对它,你将发出一声憎恶的喊声而退避三舍!”。马勒的交响曲,总是不时出现一些幽默滑稽、粗鲁、充满嘲讽的乐段,对世事发出冷笑。这一点也和肖斯塔科维奇相似:深沉悲叹之余,来一点戏谑和讥诮。听这一乐章,使我想起《红楼梦》开篇的“好了歌”注辞:“陋室空堂,当年笏满床;衰草斜阳,曾为歌舞场......”。 

女低音纯净、宽广的歌声柔曼而起:“啊,红艳艳的玫瑰含苞待放,人类多么贫困,人类多么悲伤,我多么希望走向天堂。......我从上帝那儿来,我回上帝那儿去,亲爱的主将赐我一丝微光,他将照亮我的路,永恒的幸福日久天长。”这是第四乐章,充满了期待和渴望。歌声像一缕阳光,把黑暗中的心灵照亮。乐章很短,但非常动人。标题“原光”,指示:“极庄严,而简朴”。当年,我就是在那个黑暗的雨夜,忽然听到这天籁的歌咏,止不住泪水涌流。 

辉煌的第五乐章开始了。第一段的标题是:“在荒野中呼喊的人”。长号轰鸣,音响强烈。第一主题印象深刻。随后是一段乐队的沉吟,圆号奏出第二主题,风格庄严。木管奏出新的主题,低沉、平静。末日的号角在远处响起,轻轻的弦乐震颤中,孤独的长号奏出“复活”的主题动机,随后掀起了一个宏伟庄严的高潮。第三段的标题是“伟大的呼声”:在象征夜莺的长短笛的鸣叫过后,“复活”的合唱缓慢低沉地开始,伴随着女高音和女低音的吟唱,歌声徐缓深情,朴实动人。这是克洛普斯托克的圣诗《复活颂》。当年马勒在构思二交的末乐章时,苦于找不到合唱的歌词,在参加指挥家冯·彪罗的葬礼时,听到了合唱团唱出的《复活颂》,像被电击一样灵感乍现,就将《复活颂》用在了这里。歌中唱到:“我这一把尘土,经过短暂的休息后复活。神召唤了你,他将给你不朽的生命,像种子一样你将被播下又开花结果......”,“请相信,我的心灵,你的追求不会成为泡影。凡是你所渴望的,归你所有,凡是你所爱和所奋斗的,归你所有。请相信,你的生命并非白白度过,或生存或痛苦,无不有因......”。在这里,第一乐章的问题似乎有了答案,那就是生命精神的复活和永恒。最后的合唱带来全曲的高潮,尤为动人:“展开我已为自己展开的翅膀,我将高高飞翔,心中感情激荡,把世人难见的光明寻觅。我将死去,为的是求得复活。你将复苏,我的心灵,复活只在朝夕。你的奋斗的英雄搏动,将把你带到上帝身边!”最后,乐队全奏,管乐齐鸣。在崇高的音乐声中,结束了全曲。 

马勒的《第二交响曲》,宏大,壮丽,发人深思,感人泪下。我想,喜欢听音乐的人,听到这里,绝不会无动于衷的。在这个寒冷的冬天,寒冷的午夜,我又一次被马勒感动,有他的音乐陪伴,似乎使我开始对这个世界充满感激:尽管有那么多的不如意,那么多的艰辛困苦,世界和人生还是有一些美好崇高的东西的。当年爱因斯坦曾感叹:“死亡就是意味着再也听不到莫扎特了!”是的,生命值得留念,因为音乐,因为艺术,因为人类精神......当马勒《第二交响曲》的最后乐音在我耳边结束时,我又想起了瓦雷里在《海滨墓园》里的诗句:“多好的酬劳啊,经过了一番深思,终得以放眼远眺神明的宁静





止语

相信吧,一切都不会是徒劳———

你的诞生,你的生命,你的苦难。



Copyright © 松原古典音乐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