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勒,大地之歌

无钟的仲夏2020-02-13 08:44:03

       有一种糟糕的意识在我的脑海里一直蔓延,我寻根朔源,皱眉深思,一直深入到阴沉多雨的城市角落,却又始终没办法分清楚真实和虚幻的区别。

       我昏昏沉沉地活着,直到昨天,随手翻开一本破旧不堪的散文集,才突然想起那个意识里的事物是什么。


       那个下午,我坐着出租车去医院,脑子里被混淆在一起的生与死搅得混乱不堪,窗外的雨点一直拍打着车窗,加上前座司机那儿飘来的香烟味,我几乎已经半睡半醒了。


       这时,电台里的一首塔涅耶夫的赋格终了,我正为自己的理性被那过于明显的德奥风格撞击而困惑的时候,电台里传来深厚如上帝低语的铜管让我打了一个激灵,接下来就是经典至极的德语男高音,当我听到第一个音的时候,我才终于意识到自己正在何处。


       我正在大地之歌包裹着的丰田汽车内部,正在马勒名义上的第九部交响史诗的汪洋里,正在思想巨人的精神内核之中颤抖不已,宛如风中蒲公英的花瓣。

       手上的散文集的作者正不厌其烦地推荐着瓦尔特的维也纳爱乐版本,我却无心阅读,因为内心早已默认了克伦佩勒和伯恩斯坦,只得草草翻阅。脑子里想着自己继续在左右摇晃的出租车的带领下穿过这座天空阴沉的城市的每一个角落。


      头疼让我不得不走下车走进医院,但马勒让我意识到我不过是在消极抵抗而已。


Copyright © 松原古典音乐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