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勒House和小女孩的梦

稷家地产2019-01-10 14:53:18


十年,

用爱相伴,用心守护。

每一栋老洋房,

我们都做最诚挚的倾述者。


“稷产”

您贴身的房屋顾问



从前,马勒House是进不去的。



太平洋战争的时候,这栋豪宅被日本人占了;战争结束,它成了国民党“中统”和“三青团”所在地;1949年以后,用作了上海的政府机关。

一旦穿过那堵灿烂的墙,所有的魔咒便都在刹时间灰飞烟灭了。那根本是痴人说梦吧。梦的源起,在上个世纪的三十年代。

在上海滩发了横财的英国人爱里克?马勒要给自己造一座豪宅。偏偏某一天,他最小的小女儿做了一个梦,梦到一栋童话里的美丽房子,小姑娘还心心念念地画了出来,老爸于是一掷千金,请来了声名显赫的华盖建造事务所,要为爱女圆这个梦。


这是关于马勒公寓的一个传说,梦话一样地传奇。


犹太人马勒的房子现在还在上海的闹市中心,陕西南路延安中路口,好几十年前,这里是法国人的租界,但房子却是挪威哥特式的,长相当真和北欧人安徒生故事中的彩色城堡一样。

房子一共有三层楼,但是由六栋大小不同的楼,相互连接成一个占地五千余平方米、建筑面积近三千平方米、错落有致的群体,所以显得十分铺张。迷宫一样的结构复杂有趣,细部装饰也纷繁而精致,像这样顶级华丽的房子在最最声色迷离的上海滩,也并不多见。

马勒的小女儿毕竟不是天才,是构想不出这等浩大工程的。大上海三十年代的豪宅,有哪一栋不和暴发有关?马勒的房子,其实是他自己的搏命的梦。

马勒19l9年孤身一人来到上海这个“冒险家的乐园”,以一匹马作资本打进“跑马总会”,在跑马厅赛马中屡屡获胜,成了当时显赫的富豪。他真正的事业高峰期,做的是和船有关的生意,那才是他真正的梦开始的地方。1928年,马勒在复兴岛建立了英商机械造船厂,在当时,这就是上海最大的私营航运企业之一。后来,马勒又在浦东创办马勒机器有限公司(沪东造船厂的前身)。

所以,在建造这栋房子时,马勒对船依旧念念不忘,他要把他的马勒House变成陆上之舟。



整栋房子到处是船的符号。



楼梯,拐弯抹角,忽上忽下,四通八达。越往上走越陡直,就像船上的跳板一样。即使是在同一层楼面的房间,有的也必须通过楼梯才能贯通。

主楼有东西两翼,一翼通向“前舱”,一翼通向“后舱”。不少窗户设计成圆形,像船上的舷窗。在三层有一间房间,里面设计了一个椭圆形的围栏,完全是仿的机房。

即便是最细微处的栏杆或者柱头上的雕刻,也总是船舵、船锚、沙船队、海草、海浪、海上日出、海上作业等等。甚至连脚下的拼花地板,拼出的也是海草、海带的纹路。



不晓得是船还是房。



如今,修葺一新的老房子被改建成旅馆了。大堂副理,在此地被唤作总管家;每一个入住的客人,都有专属的随从。其实,三代都未必能造就一个贵族;今天的马勒House,想让你当贵族的贵族。

这样贵一定是“富贵”的“贵”。房子的本身已足够令人眼花缭乱了,但新贵们还要更浓烈,楼上楼下的家具不是红就是金,屋顶嵌上了层峦叠嶂一般的水晶吊灯……房门是隐约可见的毛玻璃,但要隔上厚厚的纱帘——门里门外,就好像庭院深深,咫尺天涯。在最贵的4000元一晚的房间里,睡在一张挂满纱的香艳大床上,不知道什么人能做一个千秋春梦呢?

马勒House到底是谁的梦呢?唉,管它呢?不管是女儿的,还是当父亲的,反正现在是一个卖得很好的梦。


往期精彩回顾


毗邻徐家汇公园的天然氧吧电梯老公寓,单价10.5万,欢迎品鉴

淮海中路上自带花园的沿街售后公房,单价才11万多,性价比妥妥的!

兴国宾馆旁,这套精装公寓房单价竟然不到11万。


Copyright © 松原古典音乐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