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谁拯救了拉赫玛尼诺夫

CCTV音乐2020-07-23 07:44:38


致心理医生的一封信

——拉赫玛尼诺夫



亲爱的达尔医生——


听说,你的诊疗室越来越出名,

你知道我有多高兴么?

如果没有您的帮助

我不知何时能够摆脱抑郁症

回想我的过去,哎~


1880年那时 

我刚7岁

因为自小热爱音乐,通过家人的介绍

我来到

圣彼得堡音乐学院进行学习

我很珍惜这次机会,

你知道吗?

都怪我那爱赌博的父亲,

我虽贵族家庭出生,

却成功地让我过上了难民一样的生活

多亏母亲

拖关系,才为我争取到在校的奖学金,

让我的求学生涯继续下去。


1883年冬天

一场厄运降临在我的家庭


与我朝夕相伴的妹妹因病去世。

听妈妈说,妹妹跟我和哥哥得了同样的病。

让我不明白的是,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爸爸的不知所踪,妹妹又离世,

原本好好的家庭怎么就过成了

地狱模式

不知不觉我对整个生活充满了怨念,后来常常逃学,学着父亲逃避一切。


1885年的夏天

也许家人觉得我需要换个环境


通过表兄的帮助,

我来到了莫斯科音乐学院。


在这里生活和学业都有了好转,

更惊喜的是

我还遇到了“爱豆”——柴科夫斯基。


     他还来听过我的钢琴音乐会呢~

你不知道,当时我有多紧张。

心里一直祈祷着别搞砸...别搞砸...

总之,在这里我度过了愉快的时光


到了1892年

18岁的我从大学毕业后,经过短暂的实习,

我去了附近的交响乐团作指挥,

虽有钢琴作曲两个专业的毕业证,

但我还是渴望能够多学点东西。

毕竟有个乐队陪你练手

你知道,边工作边学习的机会有多难得么?

真希望有朝一日我的作品能够被演出。


1897年的春天

我的作品终于登上了大舞台,让我没想到的是,这竟是人生灰暗的开始......


我的《第一交响曲》在圣彼得堡首演,结果却演砸了。


这都怪,格拉祖诺夫!


作为指挥,他完全不上心,不但排练草率,而且在演出后台我还闻出他身上有酒味。


这还没完,民族乐派“强力五人团”的那几位大佬,还带头喷我,我才24岁啊,哪见这种组团带节奏的啊。


没错 !就是下面这几位


更绝的是,其中有个叫居伊的家伙,他刻薄至极,他说:


假如地狱里有音乐学院的话,那么拉赫玛尼诺夫则能因他在《第一交响曲》里播下这么多不和谐的种子而获头奖。”



他什么意思?在他眼里

学院派就在鄙视链的下游呗?


我实在受不了,他们无节制的喷我,就躲在家中喝酒度日怀疑人生ing~


1899年2月

身边的朋友都看不下去了,要介绍个大人物鼓励鼓励我,于是我见到了


列夫·托尔斯泰


 我原以为这位文学大师必有高见,可以给我一些人生指导,没想到他一上来就跟成功学家一样怼我,


“你应该工作。你觉得我现在对我自己满意吗?不!你快工作! 我每天都在工作!”

 

额。。。。。你知道,当时我想死的心都有了,然后立马回家接着......


直到1900年


遇到了您,古尼拉·达尔医生


当时姑姑让我去见您的时候,说跟你聊天有助于睡眠,起初我还不乐意呢。

坦白讲,靠喝酒,我依然可以睡的很好。

但,碍于亲戚的面子,我还是去了。


谁知你改变了我的人生。


您让我躺着沙发上慢慢入睡,在我耳畔不断重复着

“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你会继续创作,工作也变的顺利”


我知道这是在心理暗示,但是我就愿意听,你跟那些着急让我解酒的人不一样


你说,


“酗酒是因为遭到了挫折,那些评论者所着说的那些刻薄过分的话,让我自责,其实,适当的饮酒可以缓解这份痛苦,而且你也不是很喜欢喝酒”

 

你知道么?当听到这些话时,我有多感激你么?


在我眼里,你才是最了解我的人,你除有高超的医术外,还是一位极具音乐天赋的大提琴演奏家。你就是我的

zhi

yin


你知道的,作曲专业最苦的莫过于,

迈不过三大神坑!


排演的乐队不好找!

乐队指挥风格搂不住!

评论家的嘴不受控制!


在您的帮助下,我学着控制那些能够控制的事情,尽量把自己能力范围之内的事情做好,不再像以前那样认为自己无所不能,也许这就是所谓的成熟吧!


咱们的治疗只有短短的4个月,但神奇般激发我创作的热情。


在这里我有个【小小的请求】。我打算写完一首钢琴协奏曲,但只写到了第一乐章,就迫不及待献给您,


demo,希望您能喜欢。


你永远的朋友

谢尔盖·瓦西里耶维奇·拉赫玛尼诺夫

1900年8月5日



负责人:舒强

主编:周敏

责编:张雪莹

编辑:孟泉希


更多精彩敬请关注央视音乐APP官方微信公众平台更新内容

?



Copyright © 松原古典音乐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