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勒:我靠指挥过活,但我活着是为了作曲

青年音乐手册2019-10-13 11:07:39

来源/古典音樂

汉普森演唱马勒《旅行者之歌》

 1、当我心爱的女孩嫁作他人


1860年7月7日,马勒在今天捷克境内的波西米亚小镇卡利什特(Kalist)呱呱坠地。马勒所在的犹太人家庭生活在各民族的最底层。马勒出生在一个犹太小资产阶级家庭,可是这并没有给马勒的童年带来多少幸福的回忆,在他幼小的心灵里把长大后成为“殉道者”作为自己的理想。马勒童年遇到的种种不幸的经历,对他以后的生活和创作产生了极大的影响。然而这种恶梦般的童年经历却激发了马勒天才音乐家的潜质,著名的钢琴教授朱利伍斯•爱普斯坦(Julius Epstein)断定:“小古斯塔夫是天生的音乐家,……我是不会看走眼的”。少年马勒到世界顶级的维也纳音乐学院学习并和一批知名的音乐大师成为校友,在这里赢得了“另一个舒伯特”的称号。 



1880年,马勒在奥地利的哈尔(Bad Hall)开始了他的指挥学徒生涯,所以只能在夏天休假的时候才能静心作曲,由此他也迎来了“夏日作曲家”的美称。然而,马勒在这个并不愉快的工作中积累了很多经验,自己的指挥组织能力也在不断的提高,能够从指挥工作中汲取营养来补充到他的创作中去,此后,马勒辗转于莱巴哈、奥尔米茨、卡塞尔、布拉格、莱比锡,布达佩斯皇家歌剧院。汉堡歌剧院维也纳皇家宫廷歌剧院等地担任指最后在纽约结束了他作为音乐指挥的职业生涯。 



“我靠指挥过活,但我活着是为了作曲。”这种渴望创作的激情一直伴随马勒的一生,“他崭新的音乐语言――配器的变异效果、奇异色彩、特殊组合,大小调之间不息的互动、调性的含糊隐晦、不和谐音的运用和保留等等――使他成为新一代前卫音乐家的偶像。”《旅行者之歌》是马勒的第一部声乐套曲,完成于1884年。这部声乐套曲是第一交响曲创作的基础,同时奠定了歌曲交响化形式的基础,由此马勒将德奥浪漫主义艺术歌曲推向了一个新的高峰。正是《旅行者之歌》这部声乐套曲真实的反映了马勒四处漂泊的心境和失恋痛苦的心灵体验。 



  • 声乐套曲《旅行者之歌》是由四首歌曲组成。 

第一首《心上人婚嫁去》这首作品采用了三段体的结构,第一部分表现的是主人公失恋后感受到的失落、孤独与苦闷。A段调性经历了d小调、B大调、c小调到g小调的变化。B段记谱的调号使用了三个降号,从E大调发展到B大调最后在F大调的属和弦上开放终止。再现段去掉了呈示段中的器乐的连接,音乐更为连贯,整体结构规模变小。最后的人声部分,落于g小调的导音,而故意不使用主音,有特殊的艺术效果。声乐旋律方面,音乐主题的写作与情绪的发展密切相关。开始的主题音调带有懊恼的情绪,建立在d自然小调上,以属音为中心勾勒出一个主音上小三和弦的框架,像民歌一样简练纯朴。第二句将主题句中的四度音程紧缩成三度音程,和声也转变为下属色彩,增加了忧郁的情绪。到第三乐句时出现六度大跳音程,随后连续级进下行,使音乐坠入悲伤的气氛当中。至18小节时候调性转向降B大调,剪裁了二度下行的音调发展,情绪进一步低落。26小节的旋律仍旧采用二度下行的悲伤的音调,但调性变化为c小调,带有半音进行的音调恰当地传达了“伤心不尽”(um mein en Schatz)的歌词内容。A段最后的乐句材料是第三句的变化,但在g小调上出现,下属调性的忧郁色彩传达了爱情逝去的悲痛凄凉。 

B段的旋律在E大调上,新调对置出现。旋律音调呈锯齿状线条,围绕着属音做辅助音的运动。除了本段最后的乐句外几乎没有跳进音程的出现,旋律妩媚流畅,表现了主人公对自然美景的陶醉。 

再现段旋律没有大的变化,但结束时声乐旋律停留在了g小调的导音上,人为地取消了主音的出现,其音乐对应的歌词是“难入梦乡”(An mein leide),没有终止感的旋律刻画了歌词的内容,意味深长,艺术效果十分强烈。这首作品的钢琴伴奏部分的写作同旋律一样纯朴、简洁,有几个特点十分鲜明。 

马勒《旅行者之歌》2、清晨我越过原野



  • 第二首《今晨我漫步田野》是这部声乐套曲的第二首歌曲,采用了变化分节歌的结构,共四个部分。由于用变奏手法处理的同一民间曲调,作品还带有变奏曲式的特点。 

这首作品的声乐旋律以自然音阶为基础,带有民歌的特点。开头主属音的四度跳进则表现了“走向原野”的愉快心情。音乐采用了变化分节歌的结构,声乐旋律发展的主要手段是调性的变化。将前面自豪、欢快的情绪转换,表现了主人公对幸福是否真的来临的怀疑与恐慌。 

整首作品都采用了带旋律的伴奏方式,实质上可以理解为钢琴旋律与人声旋律的同度或八度结合,形成复合音色,这是马勒“歌曲交响乐化”的一个体现。 

马勒《旅行者之歌》3、我有一把锋利的刀



  • 第三首《宝剑像火在燃烧》这首作品采用通谱歌的形式完成,曲式上可以看作是没有再现的二段体结构。


声乐旋律的主题由两个对比的材料组成。第一乐句的前一段旋律主要表现了激动、愤怒的心情,而后一段旋律作品核心的音调,表达出痛苦、深受折磨的情绪。作品中还常常使用半音化程度极高的旋律,暗喻挣扎呻吟的半音下行形象地传达了歌词关于“白天黑夜没止息,没尽头”的折磨。 



  • 第四首《蔚蓝的双眼》是整部套曲中的最后一首作品,采用无再现的三段体曲式,是多段落的抒情歌曲。

作品首尾调性的变化是马勒作品的一大特色,这首作品首尾调性为半音关系调,最后在F大调上结束,暗示了梦境的内容,表达了祈愿以及内心对美好的渴望。这首歌曲采用了套曲第一首歌曲主题材料片段,使其在整个套曲中具有较强的再现意味。旋律大调使用降六级和降七级音,带有一点小调式的色彩,较为适合表现忧伤的情绪。歌曲第三段开始歌词内容与舒伯特艺术歌曲《菩提树》相似,马勒在旋律上虽然没有直接引用舒伯特的材料,但相似的旋律风格暗示出了舒伯特艺术歌曲《菩提树》的意境,飘零、思乡,没有归宿的落寞。 



马勒在创作上的成就主要是在艺术歌曲与交响曲方面,马勒被人们习惯的称呼为“歌曲、交响曲作曲家”, 然而这两种体裁在马勒的音乐创作中紧密相连、互相依存,并创造性的形成了自己独特的风格。马勒打破了以舒伯特为代表的艺术歌曲创作形式,开创了由管弦乐伴奏艺术歌曲的先河,马勒还经常将他写的歌曲作为创作大型交响乐的依据和素材,他把创作的歌曲比喻为发展交响曲的“种子”,马勒的《第一交响曲》就像“蕴含在种子里的花”根据《旅行者之歌》发展而来的。 

马勒集浪漫主义音乐之大成,给现代音乐以启发。马勒具有独特的人格,这种独特人格养成来自于他的博爱、信仰、对自然的崇敬、对文学和哲学的理解,同时还有悲观、怀疑以及对命运和死亡的思考。马勒在人格上的独特也造就了他在音乐上的独特,复杂的和声语言、独特的音色运用、多变的色彩、交响化的歌曲形式将浪漫主义音乐推向了新的高度,变异的配器效果、奇异的色彩、特殊的组合、大小调之间不息的互动、调性的含糊隐晦、不和谐音的运用和保留等等,使他又为现代音乐树立了航标。这位横跨十九和二十世纪的音乐家将生命融进了音乐,启迪着我们对过去的研究和对未来的探索,让我们更多地走进马勒的音乐世界,倾听他来自心灵深处的声音。 



Copyright © 松原古典音乐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