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 | 中美贸易战对化工影响解读:机遇与挑战并存,进口替代迎国产化良机

氟硅材料2018-11-04 14:11:42

事件始末

始自于3月22日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总统备忘录,依据“301调查”结果,将对从中国进口的商品大规模征收关税,涉及规模达500亿美元;4月2日,我国表示将对128项美国产品征收关税,以应对“232”调查后钢铝产品征税的计划;4月4日,美国政府发布了加征关税的商品清单,将对我输美的1333项500亿美元的商品加征25%的关税;4月4日,为捍卫中方自身合法权益,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决定对原产于美国的大豆、汽车、化工品等14类106项商品加征25%的关税;4月6日,美国白宫声明称,特朗普表示已下令美国贸易代表考虑对中国进口商品加征更多关税,涉及金额1000亿美元;中美贸易战进入白热化僵持阶段。

关税清单不意味开征关税;美方将反馈期间延长至60日,对应今年5月22日。

中美贸易战清单中化工产品:

1)美国对中国拟征税化工清单:占比不高,主要包括部分维生素、部分轮胎及橡胶制品;其余很少直接涉及化工产品,多为间接涉及,例如对汽车、半导体、电池等征税,会影响部分上游产品。

2)中国对美国拟征税化工清单:中国公布的关税清单则40%是化工产品,包括C3产业链-丙烷、丙烯腈、丙烯酸聚合物;塑料及聚酯产品:聚乙烯(PE),聚碳酸酯(PC)、聚氯乙烯(PVC)、PA66、环氧树脂、聚醚;粘合剂;有机硅;润滑剂;活性剂;贵金属催化剂;部分杀虫剂等。

3)其他:中国调整部分产品反倾销税率,包括乙二醇和二甘醇的单丁醚。

中美贸易战对化工产品利空、利好分析

表1:中美贸易战对化工的利好、利空分析

投资分析

1)宏观来讲,一方面,经过改革开放40年来发展,中美两国逐渐形成了比较明确的分工,中国的能源对于美国的依赖度增加,主要体现在原油、天然气、液化石油气的进口量逐年增加;同时中国形成了比较完善的前端产业链,美国对中国基础化工原料的依赖性也逐年增加,进口来料之后加工成毛利更高的精细化工和终端品脾销售;两者缺一不可,合则两利,分则两害;另一方面,中国化学原料及化学制品制造业2017年总营收折合1.3万亿美元,其中化学工业及相关工业的产品出口金额占比为8.7%,出口美国金额占出口总额的12.2%,化工中出口美国金额占比较小,真正贸易战的话对化工的影响要小于其他行业

2)化工行业整体而言,中美贸易战对化工既是挑战也是机遇,虽然部分产品受制于原材料成本上升或者出口下降,但是将进一步促进行业供给侧改革,加速落后产能出清,利好行业龙头;同时加快国内进口替代,在新材料领域更是有望极速国产化进程和行业转型升级;从保障能源安全角度而言,近年来中国原油进口依赖度不断提升,2017年高达68.4%,而美国借助页岩气革命从原油进口国开始变成出口国,2017年我国从美国进口原油占总进口的比例达到2%,逐渐成为中国原油进口的重要来源之一,贸易战开打假若对美国进口原油征收关税将加剧中国原油进口紧张感。本次中国对美国拟征税化工清单中包含C3核心原材料丙烷,短期对国内需要进口C3原材料的加工企业利空(更多转向中东等地区进口原材料,势必会抬升丙烷等原材料价格),原材料价格上涨势必会提升烯烃产品价格,利好国内煤化工(煤制烯烃、乙二醇、PVC等)。

3)中国若征关税,直接利好相关进口替代产品(详情见表2):总体来看,中国若对美相关化工产品征税,将直接导致进口产品价格上涨,直接利好国内同等产品,特别是存在较大进口替代空间产品。其中美国进口量占比较大的产品包括:乙二醇丁醚、卤化丁基橡胶、二氯乙烷、PA66、PC、POM、EVA、非离子表面活性剂、PE、丙烯腈等;直接利好的相关上市公司包括:鲁西化工(PC、PA6、EDC)、新安股份/合盛硅业(有机硅)、神马股份(PA66)、中国石油和中国石化(PE、PP、PS等)、浙江交科/万华化学(PC)、奥克股份(非离子表面活性剂);同时成本和价格均上升的相关标的包括:佛塑科技(BOPET、BOPP)、康普顿/龙蟠科技(润滑剂)。

4)中美贸易战导致农产品价格上涨,间接利好农化板块:中国是美国最主要的农产品进口国,中国拟征税清单中大豆赫然在列,中美贸易战若爆发,农产品价格有可能上升,从而间接利好农化板块,农药原药公司由于同时受到汇兑影响,利弊影响难以量化;制剂公司有望受益,主要是沙隆达A;同时农产品价格上涨,化肥板块也将受益,主要包括金正大、新洋丰、史丹利

5)部分产品受制于短期原料成本上升或出口下降,但长期有望加速行业改革和布局:美国对中国征税名单中,涵盖了维生素和橡胶、轮胎行业,同时中国征税名单中包含了部分原材料,如丙烷(以丙烷为原料的相关炼化产业可能短期成本上升),我们认为短期相关标的可能受损,但是长期来看,有望加速行业改革和布局,提高相关标的抗风险能力。以轮胎行业为例,长期受制于双反,龙头企业纷纷加速国外布局,反而化挑战为机遇,因此长期来看,不必过于悲观。

表2:中国拟对美征税化工产品对美国进口情况及相关公司分析

表3:中国对美加征关税化工商品清单

表4:美国拟对中加征关税相关化工商品清单

表5:中国出口至美国主要化工产品列表

附录:

美国化工产业结构演进:从“去工业化”到“再工业化”

从贸易战角度来看,中美化工行业在产业结构上互为补充。上游方面,中国从美国进口原油、天然气、液化石油气的数量在逐年增加,中国能源对于美国的依赖度在增加,同时美国也需要中国这一庞大的出口市场。中游方面,中国竞争力提升,在很多产品的生产环节竞争力已经超过美国。另外,未来1-2年美国将会有大量的乙烯投产,届时会有大量的聚乙烯需要出口,目标的主要市场之一就是中国。下游方面,美国有大量的精细化工产品输出中国。在此,我们对美国化工行业产业结构的演进过程进行了梳理,以求从宏观层面更好的对贸易战格局进行理解。

一、“去工业化”大背景之下,近年来美国化工行业固定资产投资处于低位

化工行业在美国制造业体系之中占据显著地位。美国化工产业历史悠久、地位重要、拥有大量顶级跨国公司、国际化程度较高,美国的工业化是乘着化工产业革命的东风发展起来的,从1899年到1939年间产值增长6倍,是发展最快的行业。根据BEA数据,2016年,化工产业的增加值占制造业总增加值的18%,超过了计算机、汽车制造等行业,居各行业之首。化工是国民经济的基础性产业,化工的影响渗透到国民经济的各个方面,根据美国化学理事会数据,化工相关商业活动支撑了近25%的美国GDP,超过96%的制造业产品直接或间接使用化工企业产品。

近几十年,美国制造业在经历“去工业化”趋势。强大的制造业曾被认为是美国的骄傲和象征,然而在过去的几十年中,美国的产业结构发生了非常显著的变化,制造业增加值在经济中的比重从1977年峰值的22%,下降到2016年的12%,这种现象被称为“去工业化”。发生这种现象的原因是多方面的,比如:1)伴随经济发展,美国在发生由“重工业”向“轻工业”转变的产业结构升级,信息、电子等附加值更高的高科技产业快速发展,服务业占比快速提升;2)重工业造成巨大环境污染,伴随监管力度趋严和环保成本增加,相关产业向境外发生转移;3)人力成本提升,导致制造业中一部分劳动密集型行业向亚洲等劳动力价格更低廉的区域转移。

美国化工行业固定资产高速投资集中在1970年代之前,近年来则处于低位。从美国化工行业固定资产投资增速情况来看,20世纪50、60年代增速较快,在70年代之后,一共出现了三次投资高速增长时期,分别是:1)73-77年出现一次高峰,时值越战结束,经济恢复阶段;2)87-90年出现一次高峰,时值里根政府时期,改变滞涨局面,经济稳步增长;3)07年左右一次高峰,时值全球经济局面较好,美国页岩革命开始。

图1:美国化工行业固定资产投资增速

图 2:美国化工行业固定资产投资增速

近十余年,中国化工行业固定资产投资增速远超美国。通过对中国、美国、德国三个国家近十余年的化工行业固定资产投资情况进行对比可以看出,在2005至2014年的十年中,中国化工行业固定资产投资平均增速达到25.12%,显著高于美国的6.51%、德国的1.79%。这一阶段,中国大规模新建化工装置,大量新增产能投放,市场占有率提升,行业技术水平稳步提升,而美国在一些技术壁垒不高的基础化学品领域的市场份额则在逐渐降低。通过观察TDI、MDI全球产能的变化数据可以看出,在中国产能数据突飞猛进的同时,美国的相关产能数据基本上没有变化,保持平稳趋势。

图 3:中、美、德化工行业固定资产投资增速

图 4:全球TDI产能变化(单位:万吨)

图 5:全球MDI产能变化(单位:万吨)

二、专用化学品、石化资源是美国的优势领域

美国是现代化学工业重要发源地。化学工业的建立起源于19世纪80年代,美国和德国并称为两大化学工业的起源地。依赖于运输、通信等行业的逐渐成熟,促使轮船、电报、蒸汽火车以及电缆等领域的核心技术获得快速发展,导致美国国内外大量商品需求和服务领域的拓展,一批化学品生产商受益于市场和技术发展,进入发展高峰期。

20世纪初,无机化工得到大规模工业化。20世纪初,美国化工产业将在海水中提取溴化物和氯化物电解技术商业化,之后卤化物生产工业逐渐成熟,四氯化碳、氯化镁、氯化钙等产品得到大规模商业化,无机化工得到快速发展并逐渐完善。

20世纪60-70年代,石化产品及新型材料快速发展。化工行业大发展时期是在20世纪60-70年代,行业很多细分领域在这一阶段形成。合成氨和石油化工快速发展,高分子化工崭露头角,精细化工逐渐兴起。化工行业中企业之间的竞争也更加激烈,逐渐增加研发投入,在降低成本的目标之下,一些传统的基础化工产品生产装置日趋大型化;同时由于新技术的发展,推动了精细化工、超纯物质、新型结构材料和功能材料的发展。包含乙烯、苯乙烯、PVC、离子交换树脂、聚苯乙烯等产品完成工业化。

20世纪80年代之后,迅速进行海外投资布局。在经历了20世纪60年代的快速发展之后,美国一批大型化学品公司标瞄准海外市场,开始在海外进行大规模的直接投资和合资。以陶氏化学为例,在这一时期分别在日本、瑞士等国家设立多家子公司,海外销售额从1957年的8%增长至1974年的47%。

追求“高附加值”,向专业化学品转型。20世纪80-90年代,由于化学工业的快速发展,基础石化产品的市场逐渐饱和,盈利空间大大缩小,美国化工行业的很多公司遇到增长瓶颈。为寻求更高的盈利能力,很多公司开始谋求转型,具体做法就是出售大量低附加值的日用聚合物类,和基础石油化学产品相关资产,同时在专用化学品领域进行并购,快速占领专业化学品市场。

图 6:北美化学品市场份额

图 7:2016年美国出口化学品情况

综上所述,美国作为现代化学工业的重要发源地,其化工产业结构经历了从无机化工,到石化产品、有机新型材料等有机产品,再到剥离基础石化产品,专注专用化学品的发展历程。时至今日,美国化工产业的优势主要集中在高附加值的专用化学品领域,另外伴随近年来页岩革命,其在石化等上游产品的成本优势也日渐明显;但是在尿素、甲醇、氯碱、轮胎等初级产品,以及三苯三烯、部分工程塑料等利润不高的中游产品领域,其市场份额是逐渐降低的。从BCG公布的数据来看,2015年北美地区化学品总市场份额约为9610亿美元,其中精细化学品所占份额最大为35%;包括大宗石化产品、有机中间体、无机大宗化学品、肥料等在内的大宗化学品所占份额约为32%,位居第二;剩余市场份额主要被聚合物、无机专用化学品等占据。同时根据美国化学品出口情况来看,2016年美国化学品总出口金额为1738亿美元,占美国货物总出口金额的14%,其中药品、大宗石化商品和中间体、塑料树脂分别以30%、19%、16%的份额占据前三位。

图 8:北美化学品市场情况

三、借助页岩革命“再工业化”卷土重来

从奥巴马政府开始,美国迅速推动一系列旨在推动制造业发展的政策,强烈呼吁“重建美国制造业”、“让制造业支撑起美国的未来”。在最近发生的页岩革命的刺激之下,美国化工行业成为最受益的制造业领域之一。页岩革命的兴起,一方面为美国的部分基础石化产品提供了更为便宜的原料;另一方面化工产业属于能源密集型产业,低成本页岩气的开采,将促进其能源成本的下降。根据EIA数据,化工产业平均每年消耗约1.7亿立方英尺天然气,占其能源消耗的33%。页岩革命正在带来美国化工产业直接成本的下降,有可能在其本土获得足够的成本优势,并促使海外投资回流美国。

根据IHS发布的相关报告,美国新一轮以页岩气为原料的化工扩能正在推进,至2024年将新增超过1亿吨/年化工产能。由于美国市场对新增化学品的消纳能力有限,这些新增产能将以出口消化为主,产品种类涵盖乙烯、丙烯、甲醇、合成氨、以及塑料肥料等。

表 6:17-18年美国新增烯烃产能

来源:中信建投化工

微信名:氟硅材料

微信ID:FSi_Materials

❶ 点击历史信息,查看更多内容
❷ 复制网址在浏览器打开
www.sif.org.cn
❸ 长按右侧二维码,关注我们

Copyright © 松原古典音乐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