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赫玛尼诺夫《第三钢琴协奏曲》中的艺术创新丨协奏曲赏析系列

古典音樂2018-11-12 09:22:33

新朋友阅读本文前,请您先点击箭头上面的蓝色字体“古典音樂”,再点关 注这样您就可以继续免费收到更好的文章了,每天都有分享,完全是免费订阅,请放心关注。

霍洛维茨演奏拉赫玛尼诺夫《第三钢琴协奏曲》





浅谈拉赫玛尼诺夫《第三钢琴协奏曲》中的艺术创新

拉赫玛尼诺夫是19世纪末至20世纪上半叶俄罗斯音乐界杰出的代表人物之一。《第三钢琴协奏曲》更是技巧性与艺术性完美结合的典范。在这部作品中,钢琴技巧的运用得到更大程度的发挥,交响发展具有更大的规模,音乐则更深刻、更戏剧性。它展示了作曲家音乐风格的成熟,是最能集中体现作曲家音乐创作风格的作品之一。他在浪漫主义的基础上进行了大胆的创新,其中主要的表现手段――旋律、和声、曲式、钢琴音乐织体的运用及独奏与乐队的关系等无不体现了他的这一创作风格。 


20世纪上半叶是传统音乐向现代音乐转变的拓荒期,各种新的作曲技法如雨后春笋般出现。代表作曲家有法国的德彪西、拉威尔,匈牙利的巴托克,维也纳的勋伯格。就是在俄罗斯国内,新的作曲技法也以不同的形式出现在斯克里亚宾、斯特拉文斯基、普罗科菲耶夫等人的音乐中。而拉赫玛尼诺夫却基本保持了19世纪的浪漫主义艺术观,没有追随新的潮流。这在当时那个主义迭出、流派分呈的年代似乎是不合时宜的。然而继承并不意味着消极地遵循。拉赫玛尼诺夫不是浪漫主义的复古者,而是革新者。他在浪漫主义的基础上进行了大胆的创新。《第三钢琴协奏曲》中主要的表现手段――旋律、和声、曲式、钢琴音乐织体的运用及独奏与乐队的关系等无不体现了他的这一创作风格。 

阿格里奇演奏拉赫玛尼诺夫《第三钢琴协奏曲》



《第三钢琴协奏曲》是拉赫玛尼诺夫1907年开始着手写作的作品,直到1909年才完成。1906――1908年他住在德国的德累斯顿,潜心埋头作曲。1908年拉赫玛尼诺夫回到俄国,第二年赴美国旅行演出。这首协奏曲就是在这段时间内完成的。作者自己也说,这首乐曲是“特别为美国而作的”,《第三钢琴协奏曲》可以说是作者在20世纪最初十年中创作的极至。这首作品在风格上和第二协奏曲基本相同,但有些新的特征:戏剧性更强、织体更加复杂、技巧性的段落更多。最为重要的是,作品中呈现出强烈的艺术创新: 

魏森伯格演奏拉赫玛尼诺夫《第三钢琴协奏曲》



一、优美如歌的旋律 

拉赫玛尼诺夫情感丰富,特别注重旋律的创作,优美如歌的旋律是继承了19世纪浪漫派的传统。这里要提到对他产生重大影响的两位浪漫派作曲家。首先要说的是柴科夫斯基。他是俄罗斯最伟大的旋律大师,旋律的抒情性是他音乐作品两大特征之一。拉赫玛尼诺夫不但保留了他旋律优美抒情、气息宽广的总体风格,而且,具体写作技法(如狭窄的音域、级进为主的音乐进行、模进的发展手法等)也与柴科夫斯基有直接的继承关系。拉赫玛尼诺夫喜爱的另一位浪漫派作曲家是肖邦。他曾经明确地表明了自己对肖邦的态度:“肖邦!我从19岁就感觉到他的伟大,并且欣赏他一直到今天……他始终是伟人中最伟大的一个。”众所周知,肖邦也是擅长旋律创作的作曲家之一。另外,拉赫玛尼诺夫的旋律倾向扩展和长时间的发展,这方面近似瓦格纳的“悠长的”旋律。而返回同一中心音的静音环绕型动机、下降长过上升的特殊的旋律线、迭奏与模进相互渗透的发展手法则是他旋律的个性特点。 



二、丰富多彩的和声语言 

和声是随着音乐创作的实践而发生、随时代风格的变化而演进的,它既是历史的产物,也是个性的产物,是最能体现音乐风格的要素之一。20世纪作曲技法的变革主要是和声领域的巨变。通过对拉赫玛尼诺夫《第三钢琴协奏曲》和声的分析,可以看出拉赫玛尼诺夫仍然以传统的功能性和声为基础,以三度叠置和弦为基本的和声材料,坚持调性写法。但是,与前期浪漫乐派的和声技法相比,他的和声己有很明显的差别。他对和声色彩性的追求明显是受了瓦格纳的影响。而他扩大和丰富和声色彩的手法却具有其自身鲜明的个性。比如运用关系调渗透和弦。拉赫玛尼诺夫继承晚期浪漫主义传统,继续发展了半音化和声,并且将变音体系的运用与色彩性和声结合起来,形成了自己独特的“色彩性变音体系”用法。最有代表性的是声部包含有连续二度进行(包括变化半音进行)的变音体系和声。拉赫玛尼诺夫还挑选了极少数的现代和声技法融入自己的作品。比如音程、和弦的平行进行、持续性和声等。 


三、灵活多变的曲式结构 

拉赫玛尼诺夫的《第三钢琴协奏曲》采用协奏曲的传统结构形式,前后两个乐章用的是奏鸣曲式,第二乐章复三部曲式。奏鸣曲式不用双呈示部,独奏乐器一开始就出现,呈示部的主题由“合奏”和“独奏”交替演奏等都是浪漫乐派协奏曲典型的写法。这部作品第二乐章与第三乐章不间断演奏是受了门德尔松的影响。从整体上看拉赫玛尼诺夫在《第三钢琴协奏曲》的曲式结构上并没有什么创新。但在结构内部的处理上却有一些发展与变化。比如第一乐章的华彩段,不再单纯是为了技巧的炫耀,而已经成为曲式的重要组成部分,兼有“展开”与“再现”两种功能。还有,第三乐章再现部不在主调再现,主部主题和副部主题都比呈示部中低一个调。这种调性结构与材料结构的异步性体现了拉赫玛尼诺夫对传统奏鸣曲式的突破。 


四、复杂的钢琴织体 

拉赫玛尼诺夫在《第三钢琴协奏曲》中采用了连续的双音、浓密的复调织体、轻快机敏的断音、大量宏伟的和弦等复杂的钢琴织体,使得这部钢琴作品的技巧非常艰深,要求演奏者具有精湛的技术。这让人想到另一位浪漫派作曲家李斯特。作为一名优秀的钢琴演奏家,李斯特的钢琴作品也是以高难度的技巧著称的。拉赫玛尼诺夫在音乐高潮的和弦宣叙调(指在同一高峰上两三个或整串反复的和弦或和弦组)是他比较有代表性的织体写法。 


五、独奏与乐队的关系 

拉赫玛尼诺夫的《第三钢琴协奏曲》平衡了独奏与乐队之间的竞奏和融合,不但发扬了浪漫派协奏曲的炫技性特点,充分展示了钢琴技巧,而且乐队的写作也很成功。这部作品里,钢琴与乐队的关系不仅仅是“对抗”,更多的是“协作”。因此可以说,拉赫玛尼诺夫的《第三钢琴协奏曲》在处理独奏和乐队的关系方面,既具有浪漫主义的纯正特性,也有20世纪的发展趋势。 

综上所述,拉赫玛尼诺夫基本上继承了19世纪西欧浪漫乐派的传统,并在此基础上不断地创新。他的音乐的民族性是浪漫乐派作曲家共同的特征。浪漫乐派就其本质来说,无论旋律音调、表现方式,均受民间音乐的影响,并深深植根于各自民族音乐传统的基础之上,强调民族特征。例如,舒伯特将“分节歌”这一民间歌曲的形式作为自己艺术歌曲的基本“骨架”;韦伯的歌剧《自由射手》采用浓郁的民间气质的音乐素材和德语说白的“歌唱剧”的传统样式;肖邦的玛祖卡、波罗奈兹贯穿其一生的创作生涯;勃拉姆斯的2叨多首独唱艺术歌曲,绝大部分属于民歌性质的抒情歌曲,至于抒情性与戏剧性也是浪漫派作曲家们追求的音乐特性。除了拉赫玛尼诺夫,将音乐的抒情性与戏剧性完美结合的浪漫派音乐家还有柴科夫斯基和威尔第。由此看来,拉赫玛尼诺夫的“抒情性与戏剧性相结合”及“鲜明的俄罗斯民族特色”都是浪漫主义风格的体现。 

拉赫玛尼诺夫作为20世纪音乐史上地位特殊、风格突出的作曲家、钢琴家和指挥家,其影响力渗透至今。他决不像某些评论家所形容的那样单调乏味、墨守成规,而是在他的创作构思上具有独特、细腻的技巧。在与其同时代的作曲家们不断以全新的创作掀起近现代音乐浪潮时,拉赫玛尼诺夫自始至终秉承浪漫主义创作风格,坚持在有限的传统技法中寻求无限的变化。可以说他就是在继承和发展中显现了自己的个性。他的音乐作品具有浓厚的精神底蕴和感人的恒久魅力,至今仍受到全世界人民的尊重和喜爱。 

Copyright © 松原古典音乐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