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学课上教《三体》是种什么样的体验?

不存在2020-02-13 16:33:01

 NON-EXIST DAILY

编者按:今天教师节,我们采访了4位在中学课上讲科幻的老师,他们将《三体》融入课程,带学生体验未来的太空战争、把握科幻历史发展的进程、从大量阅读中梳理脉络、穿上Tardis裙子讲时间旅行……

原来应试和升学的压力之外,中学课堂还可以这样。


“《三体》在《科幻世界》连载时我就开始看了”,景山学校的王智超老师几年前刚参加工作时,开设了一门军事地理课,引入《三体》来讲未来太空战争专题。

在北大附中教着4个班生物课的魏然老师,曾出现在《不存在日报》历史上第一篇文章中。那个举着《科幻世界》93年1月刊的身影就是他。“我现在开着科幻文学概论和科幻影视概论课,都会涉及《三体》。”▲ 魏然老师

“考试时穿‘审判日’裙子,评讲卷子那天穿悲惨世界……” 这位穿主题服装走上讲台的,是我们的老朋友晏晏,她是武汉第四十九中学的语文老师,最爱《神秘博士》,讲时间旅行时会穿Tardis裙子。

▲ 穿着Tardis裙上课的晏晏老师

张媛老师在朝阳外国语学校从教17年,最近五六年都在尝试将整本书的阅读融入课堂。“我们给学生的,是初中三年读1000万字的计划,《三体》安排在初二那个寒假。” 

Q:老师,您是怎么教科幻的?

 王智超

《三体》中,人类为防御三体文明入侵,进行了太空战争理论研究。低、中、高技术层次,对应不同的作战半径、速度,我就是从这里切入,串联起从太阳到柯伊伯带的天文知识。《三体》涉及的技术,已实现的和完全是理论的曲率驱动,都会讲。

课程覆盖一年,还有很多其他专题,比如各个技术平台上的作战策略。引入过《魔戒》《权力的游戏》,我是地理老师,会从作品中的地图入手,去分析战争与地缘的关系。

▲ 《权力的游戏》地图

魏然

我很少特意讲《三体》,而是有一个刘慈欣专题。我会去分析大刘短篇上的积累对长篇创作的影响,试图还原他建构世界的过程。其实《三体》中的很多概念都在之前的短篇中有雏形。比如《朝闻道》中的真空衰变就和《三体》里的降维描述很像,用词也像,直接提出了“我们就像大海中的鱼”。这样呈现出来的就是一部自然发生的作品,虽然有很多天才的创意,但也不能跳出文学创作的一般规律。

我的课程是介绍科幻发展的历程,西方作品还是最主要的。讲完后同学们再看东方作品,就能注意到东方向西方学习或独立发展的部分,包括《三体》也有很多西方作品中的元素。

张媛

我是把整本书阅读拆分成阶段性任务布置作业,再挤出语文的课时来做集中的分享,学生们会创作微电影脚本、歌曲、海报、书评等。我最初接触《三体》,是在北京阅读季的会议上,我得知它是学生群体阅读期待值最高的一部作品,就去看了。我发现本书的故事架构、逻辑自洽性、人物塑造、丰富的想像都适合和学生分享。艰深的科技部分,我会和两个科幻迷学生交流,他们都是我17年前带的学生,一个研究天体物理学,一个研究人体冷冻,他们会和我一起开发《三体》的教学价值,他们还来学校跟学弟学妹做交流分享。

晏晏

学校喜欢《三体》和刘慈欣的学生老师非常多,第一个讲《三体》的不是我,是一个计算机老师在讲二进制时,用上了人列计算机的内容。物理老师会经常探讨三体里的内容设定,文科老师则更专注于一二部,因为里面的人文关怀更重吧。比如会在课堂上探讨,如果世界末日来了会怎样?第三部其实已经有点看不懂了,经常会有文科老师拿着《三体3》向物理老师请教。

Q:学生们都什么反应?


晏晏

学生会受到感染,有人穿了带着钢铁侠反应堆发光体的T恤来上课,当然跟老师达成了共识“上课不能亮,下课再亮。”还表示,这是为了学习雷锋,发光发热。

许多艺术生的学生也会对搭配和美学感兴趣,艺术生并非差生,他们更多的是思维活跃,不喜欢传统的教学方式。

但外表只是初步的,这种打扮这能引导他们进行更深层次的探讨和学习。一个好老师不是看她有多少条小裙子,而是看她的知识储备和教学水平。

其实现在的00后们,是深受漫改电影、科幻奇幻作品的文化所影响,所以这么教起来也没有多大的障碍。这种自由灵活,不是死板的照本宣科的教学方式,其实对学生有着很积极的影响,可以引发他们的兴趣。

而科幻其实离课本并不远。魏晋时期对于生命、时间的探讨,就和科幻中常见的思考很像。比如有时候,时间的概念并不是线性的,而可以说是一个圆。

张媛

可能初一刚开始在课堂上做整本书阅读的时候,学生们会不太适应。后来一本本书读下来,加上成果产出,就会不断积累成就感。读到《三体》时,他们已经很喜欢整本书阅读了。他们能设计出精彩的脚本,海报也很有讲究。还有学生从《三体》开始,再去读很多科幻作品,写作也受益。教学中,喜欢《三体》的,还是男孩子多一些,可能因为科技、科幻、战争的元素吧。我们又共读了《海底两万里》,感觉科幻题材的作品能大大激发男同学学语文的热情。

▲ 《海底两万里》。来源:MikeMahle

魏然

同学们接触科幻,可能因为封面不错、听说流行而看,没有相对理性的指导。上过这个课以后,会有系统的认识。大部分同学会完成一篇短篇科幻小说,曾经有同学写了5万字的小说,我一打开word看到一百页,噢天。

同学们都比较喜欢硬科幻,选课的女生也多一些,这可能也和我偏重文学方面的解析有关。第一堂课会让大家读《一日囚》,这一篇是很经典的模式,从日常生活切入渐渐到空灵的状态。我会明确地告知,如果不喜欢这篇就可以退课了。一般不会有多少人退,选课的同学大部分本来就是科幻迷。

王智超

学生们都挺开心的,但后续的影响我不是很确定。有个学生毕业后参与一个公益项目,回来找我录了一段讲《三体》的视频,会传播到教学条件相对落后的地方去,这算是一个具体的对学生有影响的例子吧。

Q:见过大刘吗?

晏晏

15-16年的时候,和未来局合作,在学校里搞了大刘的读书会,现场与刘慈欣连线,来了很多学生和物理老师,教室全坐满,外面也都是围观的人。

魏然

《三体》获得雨果奖前,我就在讲科幻课程了,那时候和大刘有过简短的交流。后来《三体》突然火了,大刘从一位朴素的作者上升到天皇级别,这样的机会就少了。

王智超

曾经在某一年的华语星云奖上,远远地见过一次。十月初学校会有科学节,每年主题不同,也许是机器人,也许是其他。我们邱校长也研读科幻对《三体》非常熟悉,如果能有机会请到大刘就好了。

张媛

在“星云奖”颁奖典礼上远远地见过大刘老师,很喜欢他发言时的理性。很希望大刘老师能看到我们学生的成果,希望得到大刘老师的鼓励。

▲ “听说大家都想见我”

我们请张媛老师发来了一份学生作业,包括《三体》微电影脚本、歌曲、结构分析等,准备转交给大刘。

采访的最后,我们问起老师们后续的打算。

魏然老师还有很多筹备中的课程,有科幻相关,也有天文学、日系偶像文化与经济,每一门课都对应他的一个爱好。他拥有多个学位,心理、经济、法学、文学……目前还有其他学位在读。为什么要同时做这么多事呢?“就是趁有机会就赶紧弄一些,以后没机会了可以不后悔。”

我们也问他有没有想把科幻课程和其他科目结合起来讲,他说曾经尝试过,但自己更想做专注科幻的课程。“我想尽量以大学的文学类课的模式来开这门课,看看在不必兼顾高中学科知识,不考虑升学应试的情况下,能够将中学的科幻文学课程最远推进到什么程度。

对科幻没有特别偏好的张媛老师,也有引入更多科幻文本的计划。“我正在读吴岩老师的《科幻文学论纲》等书,也打算系统阅读吴岩老师推荐的科幻文学作品,力争能带着新一拨的学生完成更有意思的科幻文学阅读专题。”

晏晏老师在做一个新项目,给初中部的阅读和课本里加入一些中短篇幻想小说,引发大家的兴趣。“教学是我的爱好,幻想也是我的爱好,很高兴可以把这二者结合起来。”

将科幻引入课堂的老师远不止这4位,今年5月,景山学校举行了面向未来的科学幻想教育论坛、对科幻充满热情的王智超老师参与工作忙乎了一整天,却因为和科幻作家们近距离接触感受非常幸福,恨不得能再来一次。那次活动后,景山学校的周群老师建了一个群,把对科幻教育感兴趣的老师、作家聚在一起,现在已经接近三百人了。

也许是科幻迷长大成为了老师,于是想给学生分享那些曾带给自己感动和震撼的故事;也许是纯粹想要探索新的教学形式……老师们将科幻带入课堂的原因各不相同,相同的是他们对教育的热情和包容。这让我们羡慕起他们的学生来。回想自己的中学时代,是在难得的计算机课上打开猫骨匣,被柳公子笔下的世界深深吸引,激动地在作文里提到他的作品,收获的是老师困惑中打下的问号;也是游荡在图书馆被书海淹没,既兴奋又毫无方向,总是呆到日落离开,却始终没有建立自己读书的脉络;课本里有唯一的科幻作品《喂——出来》,但那是老师从来不讲的篇目……

▲ 来源:geeksngamers.tumblr.com

晏晏老师在讲《飞向太空的长城》那一课时,不可能穿宇航服,就带上星际迷航推进器的项链,念出那句经典台词“宇宙,最后的边界。这是企业号星舰的航程。她将继续去探索未知的新世界,勇敢地航向前人所未至的领域。” 老师们将科幻带入课堂,就是像企业号一样在探索未知的新世界。

感谢你们的探索,感谢你们的付出,感谢你们,“勇敢地航向前人所未至的领域。”

今天教师节,老师们节日快乐!

关键词:#教师节#  

? 责编:Raeka、船长

? 头像绘制:碎碎

? 作者:

布丁?,《不存在日报》记者,仓鼠饲养员。擅长吐槽,但并意识不到自己在吐槽。

苏小七,《不存在日报》记者,一条七秒记忆力的鱼,现今已被猫科动物俘获。本体是白鼬。


点击图片,查看更多有趣的内容 




Copyright © 松原古典音乐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