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末交响乐】马勒《第三交响曲》

古典音乐2018-10-10 10:03:24

MAHLER: Symphony No.3

在马勒所有的交响曲中,《第三交响曲》可以算是最不受重视的一首,或许是它冗长的第一乐章就已经吓跑许多乐迷。不过,在TAS上倒是相当受到青睐,前后至少有梅塔、霍伦斯坦、沙罗年的版本分别入选,可见得本曲在音响效果上的精彩。从《第一交响曲》年轻爱恋的升华,到《第二交响曲》面对生命的流逝、死亡的无常,进而期待复活,到了《第三交响曲》,呈现了一种人与人、人与动物、人与环境、人与神交流的宏大格局。马勒自己在写完本曲后,曾说“这是我最个人化与最丰富的作品”。的确是的。


(阿巴多)


1893年夏天,马勒在忙碌的汉堡歌剧院工作闲暇,前往奥地利渡假。创作本曲草稿后,曾依此段快乐的时光赋予标题为「The Happy Life, a Midsummer Night's Dream」(与莎士比亚的仲夏夜之梦无关),并分别给了六个乐章与大自然相关的次标题。回到汉堡后,他又将标题改为「The Joyful Science, a Summer Morning's Dream」,而此时的这首交响曲已经扩张到七个乐章了,因为马勒又在结尾处加入了一段由《少年魔号》中引申出来儿童眼中的天堂。

之后,又经历了一段复杂的创作、整理的阶段,在1896年的七月底,于Steinbach完成这首交响曲。马勒的好友Bauer-Lechner称此曲为“音乐的终结,除了自然的声音,没有其他”。很能形容本曲一种反璞归真、回归自然的宏大思想。马勒的助理指挥华尔特,当时曾前往拜访,对于马勒住所满佈文件、书籍的情形深感好奇,马勒说:“不必看了,全都在我的音乐中”。

八月六日,最终定稿。

「A Summer Noon's Dream」


第一段

Introduction

Ⅰ Summer marches in (第一乐章)


第二段

Ⅱ What the flowers of the meadow tell me (第二乐章)

Ⅲ What the beasts of the forest tell me (第三乐章)

Ⅳ What man tell me (第四乐章)

Ⅴ What the angels tell me (第五乐章)

Ⅵ What love tell me (第六乐章)


在1902年之前,仅有部分乐章被当时的大指挥家如尼基许(Artur Nikisch)及温加特纳(Felix Weingartner)等拿来单独演奏,特别是第二段中的乐章(因为大家都对长达半小时的第一段深感不耐),直到1902年9月9日,马勒亲自指挥全曲演出,才算获得初步的成功。

第一乐章

虽然这是马勒所作过最长的乐章,但结构却相当简单,一种奏鸣曲式的改编。由小号开头的主题,附和著贝多芬、布拉姆斯的传统,连续的进行曲式主宰接下来的乐段,接著是两端相关的主题呈现以及引导部的结尾,带有半音阶的木管乐器,引导一段具暗示性的双簧管旋律,而用小提琴的独奏应答着;一段不吉利的伸缩喇叭接手,然后在厚重的声响中达到顶点。关于正午时分虫鸣鸟叫的描述,引导夏日进行曲的进入,这段音乐包含了马勒所喜爱的众多音乐型式──华丽的吹奏、流行的曲调,以及乡间音乐的共鸣。理查.史特劳斯曾形容此段像是一大群工人行进去参加五月节的节庆,所以本乐章也被视为是二十世纪民主主义的象徵,一种强调群众的力量。


第二乐章

草地上的小花间奏曲,是一种田园式的小步舞曲,A大调,但带有许多变调。这是一段轻鬆的音乐,伴随著低音部的拨奏,小小的风暴在中段以升F小调吹起(马勒自己形容是一阵寒冷的秋风),但它几乎没有干扰到正常的音调,随即而逝。终乐章有著超乎寻常的美丽。


第三乐章

诙谐曲,C小调。借用了《少年魔号》歌曲中的主题,是一段关于布穀鸟及夜莺的主题。这段音乐带有乡愁,但结尾却又转为强烈的爆炸性降E小调,运用小号及伸缩喇叭的吹奏象徵动物因为人类的接近而畏惧(这可是马勒自己说的,真可谓是保育活动的先躯)。

第四乐章

缓慢开头的17小节,由大提琴、低音大提琴及竖琴,和谐的介绍出女低音的歌声。D大调的Midnight Song来自《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的意念,音乐中对照著狂喜及多愁善感的对比。然后由黑暗转为明亮,再顺势转入第五乐章。


第五乐章

象征天使的童声轻快活泼的bimm-bamm铃声,再加入女声的合唱。曲中再度引用了《少年魔号》的歌曲(《第四交响曲》的终乐章),伴随着管乐、小号、竖琴、铁琴、还有低音部的弦乐加入,以及小提琴寂静的穿越而过。

第六乐章

在较短的四个乐章之后,马勒又写了一个庞大的乐章来呼应第一乐章。持续布鲁克纳式的慢板,带有《帕西法尔》的沉重音调,庄严而令人敬畏。马勒曾经告诉别人,也可以称此乐段为“What God tell me”,此乐章充满对上帝的爱。来自第一乐章的小号主题以及伸缩喇叭独奏重新唤回一段不和谐、心情纷乱的段落。但在逐步加强的合声及旋律扩张中,伴随著弦乐及铜管的强力宣示,逐渐转转为壮丽而达最终的神化。

不同版本比较:

沙罗年(Esa-Pekka Salonen)/洛杉矶爱乐(Sony 1997) )

这个近来广受好评(尤其是录音)的版本很有一种沉静恬淡的风格,就像CD封面的落叶溪水,怪不得日本人会讚誉有加。第一乐章铜管的幽远、深厚,很能营造空间中的气氛。低音部的明显提供了良好的的背景。青春的节奏感让进行曲表现得特别轻快入耳,但若要硬加于群众主题,则似乎太过轻鬆了点。虽然整体速度并非缓慢,但第二乐章的小步舞曲却太过沉缓,尤其开头田园式的美丽较为欠缺,反而是一种强烈的快慢衝突,倒是令人觉得相当突兀.中段之后气氛转为适当,风景主题也较为明显。第三乐章的节奏特性,让沙罗年的特长得以发挥,流畅美丽,轻鬆自然,速度轻快而具青春气息。终段的铜管吹奏得沉静而有气质,具昇华式的美感,好比薄雾清晨中远方传来的起床号。第四乐章,Larsson唱得直接而美丽明亮,但略欠细緻,强调声乐家的技巧性,但对曲子气氛的营造上较为不足;沙罗年的伴奏滑顺而柔情万千。第五乐章偏快的速度带来一种紧张感,而不是天使般的活泼,有点速度失控的感觉,也由于这种太赶的速度让童声的美丽无法突显。终乐章,一贯保有温和敦厚的特质,虽然平易近人,但缺乏衝击性,神性及庄严性的不足,让精神层面上无法与杰出的管弦乐录音相辅相成。



海汀克(Bernard Haitink)/柏林爱乐(Philips 1990) )

姜还是老的辣,海汀克不愧是马勒权威,这个与柏林爱乐的新版录音(也不算很新啦),堪称是本曲最杰出的版本。不同于沙罗年的强烈风格,由第一乐章即可领略,柏林爱乐铜管明亮而震撼,深具衝突性,小提琴的独奏表情丰富,转折细腻,而伸缩喇叭的突显更是令人印象深刻,大起大落陈郁的情绪累积,与顶点时的高潮犀利,让本乐章的革命情感更能显现。第二乐章中有质感美丽突出的木管,虽是田园风格,但还是带有一点沉ui紧张,表情的细微变化精緻而巧妙,旋律线更是圆融滑顺。四平八稳的第三乐章对于诙谐曲的性格还是能适度兼具,强烈而厚重的铜管,带来一种浓厚色彩的油画景色,结尾的加速度更具刺激,表面平静而内心翻腾一向是海汀克的拿手好戏。van Nes厚而不重,咬字清晰的唱腔赋予歌曲适度的阴影感,有一种自地上升起的宁静,开头与结尾的极弱声很值得细细品味。第五乐章中童声略显厚重,但在节奏感上的掌握还是比沙罗年适当多了。终乐章的婉转巧妙,沉静的感觉,在海汀克棒下自是不需多言,一种接近上帝的昇华美感,无人能敌,精緻的管弦乐在一番的起承转合之后,慢慢地扩散,终至爆炸性的天人合一。



(伯恩斯坦)

附注:其他推荐录音-伯恩斯坦(CBS/Sony)、霍伦斯坦(Unicorn)、萧提(Decca)。

点击左下角“阅读原文”,欣赏本文介绍的音乐(建议在WiFi下收看)。

Copyright © 松原古典音乐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