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致的浪漫 冷静的炫技黄蒙拉独奏音乐会记评

橄榄古典音乐2019-02-14 11:09:57

新闻|古典今天|作曲家|音乐家|名词|知道|眼界|教育|欣赏

眼界 | 乐评

本文来自橄榄古典音乐,转载请标出处


21号的上海,前一天的艳阳已经不在,阳光散去雾霾重来,这样有毒的天气里,上海音乐厅依旧满满当当,都是来听黄蒙拉独奏音乐会的乐迷,其中有小朋友也有老朋友。很多资深乐迷都对黄蒙拉十分熟悉,开场前已经热火朝天的讨论起来,音乐会开始后,黄蒙拉一出场旁边就传来一声“帅”的赞叹。

黄蒙拉作为东方帕格尼尼,在音乐会上炫技似乎成为了他的分内之事,所以这次音乐会的三个曲目在技术上都不简单。尽管他自己一直认为拉琴最难的不是技术,而是音乐。第一首作品普罗科菲耶夫D大调第二小提琴奏鸣曲,依旧是黄蒙拉与老搭档钢琴伴奏薛颖佳的珠联璧合,他们之间的合作是不需要交流的默契。我们经常可以在室内乐音乐会上看到合奏艺术家之间的眼神互动,然而在黄蒙拉和薛颖佳身上,你几乎很难看到他们之间的外在交流,他们就像练就了金庸小说里的“两仪剑法”,小提琴与钢琴之间每一条旋律的承接,每一个和弦的配合,都已经烂熟于心,只要音乐响起,他们就会合二为一。


是搞怪还是忧虑?

普罗科菲耶夫的D大调第二小提琴奏鸣曲是一首有着充分普氏特点的小提琴奏鸣曲,它既有古典主义的精致形式,又有着俄罗斯作曲家特有的旋律天赋,同时普罗天生爱搞怪的特点也彰显无遗。奏鸣曲代表着古典主义的精华,而曾在德国专门研习过古典主义音乐的黄蒙拉对这一体裁情有独钟,黄蒙拉认为:“奏鸣曲是最完美的古典音乐,而奏鸣曲的第一乐章奏鸣曲式更是奏鸣曲中的精华,也是最难演奏的部分。”

创作时的普罗科菲耶夫

普罗的小提琴奏鸣曲是写于20世纪的奏鸣曲,与海顿、莫扎特和贝多芬的古典主义奏鸣曲相比,虽然他保留了古典主义时期的形式,但是形式之内的对比大大增加了,第一主题是俄罗斯作曲家惯有的抒情与悠长,而第二主题是完全的普氏搞怪风格,一点看不到古典的精致与俄罗斯旋律的动人,因为这部作品写于二战时期,很多人认为这里的第二主题是普氏对二战的忧虑,小编倒觉得这可能仅仅是作曲家一直以来的创作风格。黄蒙拉琴弓下的普氏第二小提琴奏鸣曲,动人的旋律被拉得更长,俄罗斯旋律的甜蜜中增加了一丝张力。而第二主题,普罗的搞怪与淘气在黄蒙拉的琴弦上多了几分沉着与冷静,真的有了忧虑的意味。


每一个听众此刻都是他的情人

宝琳小姐

音乐会的第二首曲目是黄蒙拉非常喜欢的作曲家理查·施特劳斯的降E大调小提琴奏鸣曲,黄蒙拉曾多次表对理查·施特劳斯在今天受到的冷落的不平。在他眼中,这位晚期浪漫主义作曲家代表了更高的音乐成就,这部作品也是他心中浪漫主义时期小提琴奏鸣曲的巅峰之作。写于理查·施特劳斯年轻时期这部奏鸣曲,是他写给当时热恋中的爱人宝琳小姐的情歌,是一首旋律美到极致的小提琴作品,黄蒙拉的小提琴声传来,一幅幅温馨的电影画面马上浮现眼前,此刻的黄蒙拉就是理查·施特劳斯,而音乐厅里的每一个人都是宝琳,这样的深情的旋律应该是黄蒙拉技巧之外真正的追寻,这种浪漫是深深植入黄蒙拉骨子里的。作为学院派的小提琴家,严谨的理性思考并没有破坏他的浪漫情怀,他在琴声中塑造了极致的浪漫,那种对爱人最深沉的爱,此刻音乐厅里的每一位听众都成为了他的情人。末乐章中,黄蒙拉奏出了英雄般辉煌的主题,像是照入这个阴冷上午的阳光,驱散了雾霾,温暖了时光。


两道主菜之后的甜点

在之前关于这场音乐会的采访中,黄蒙拉笑称这场音乐会是有着“两道主菜的大餐”,最后一首圣桑的“引子与回旋随想曲”自然就是黄蒙拉安排的饭后甜点了,在两道“硬菜”之后,一道可调剂的甜点尤为重要,而多年的舞台经验,也让黄蒙拉十分了解观众的口味。当主持人报出“菜名”的一刻,立马就有观众脱口而出“这个好听的”。这是圣桑写给好友西班牙小提琴大师萨拉萨蒂(《流浪者之歌》的作曲者)的著名小提琴作品,圣桑在热情的西班牙舞曲中融入了法国音乐的华丽,情感奔放,情绪大起大落,其中的技巧难度显而易见。而黄蒙拉面对这样的炫技性作品,他的学院派气质显露无疑,在技术难度上黄蒙拉自然是驾轻就熟,但是他并不夸耀自己的技术优势,只是干净利落准确的完成每一个技术难点,除此之外再无其他。


登陆www.xgh-1982.cn收看黄蒙拉独奏音乐会视频


部分图片来自星期广播音乐会官方微博

点击 阅读原文 可以在手机网站收看更多内容

Copyright © 松原古典音乐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