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与希望 | 复活节的悼诗与赞歌

古典音乐2019-06-17 02:09:53


从J.S巴赫十八世纪的颠覆巨作《马太受难曲》,到二十世纪爱沙尼亚作曲家阿尔沃·帕尔特安静沉思的《帕西奥》,复活节已经催生了古典音乐中一些最伟大的作品。我们精选以下十部复活节古典音乐上乘之作与大家一起分享,以纪念耶稣基督于公元30到33年之间被钉死在十字架之后第三天复活的日子。



01

《弥赛亚》

The Messiah(1741)

德国作曲家乔治·弗里德里希·亨德尔(George Frederic Handel 1685-1759)


也许亨德尔的《弥赛亚》是复活节音乐里必不可少的一部作品,其意义还不仅仅在于有那么多的《哈利路亚》大合唱。亨德尔已经容忍了他那巴洛克式纪念碑的混合体(比如在第二部分场景一“基督受难”中的合唱曲“看哪,上帝的羔羊/ Behold the Lamb of God”和接下来的另一首合唱曲“他诚然担当我们的忧患,背负我们的痛苦/ Surely he hath borne our griefs and carried our sorrows),以及芬芳的亲密(第一部分场景二“审判即将降临”中由女高音、女低音或男低音演唱的“但谁能忍受他降临的那一天/ But who may abide the day of his coming”)。和他那将壮观的大型管弦乐队与敏感而令人难忘的咏叹调结合在一起而取得非凡成就的著名歌剧一样,亨德尔的《弥赛亚》也因其庞大的主题强烈个人化而成为一部辉煌巨著。而我认为这部作品最精彩的段落还在于其田园交响曲静谧而庄严的美感,即第一部分场景四“天使传报牧羊人”中的器乐乐章“Pifa”。


02

《马太受难曲》

St Matthew Passion(1727)

德国作曲家J.S巴赫(J.S Bach 1685-1750)


很简单,这是有史以来最伟大的音乐作品之一。巴赫的《马太受难曲》被认为是创新的无价之宝,人们不知疲倦地惊讶于其合乎当时潮流的音乐风格以及笼罩在神秘主义王国里的通灵。有些学者还将其与数字占卦术联系在了一起,认为巴赫笔下音符的摆放隐藏着宗教或共济会的意义。除神秘的意义之外,这部作品还因美国创作型歌手保罗·西蒙,在其1973 年创作的歌曲《美国曲调》(American Tune)中使用了其中赞美诗的旋律,而产生了广泛的影响。一直以来,《马太受难曲》都是音乐家和音乐爱好者不断重温的一部佳作。它也一直萦绕在这位德国作曲家的脑海中:1743至1746年间,生命正逐渐走向尽头的巴赫,重新审视和修订了这部作品。


03

《耶利米哀歌》

Lamentations of Jeremiah(1565-70)

英国作曲家托马斯·塔利斯(Thomas Tallis1505-1585)


塔利斯曾服务于亨利八世、玛丽一世和伊丽莎白,并且改编了他自己的乐曲以满足时代(天主教或新教)的需要。创作两部《耶利米哀歌》时,作曲家已年届花甲。在二十分钟的音乐中,你可以通过圣经中最骚乱的叙述,听到动荡的宗教生活。创作是敏感而富于表现力的,以他的第二“说教”为例,通过呼吸控制,在弯曲有致的短语后提问暂停。来自旧约全书的文本,将包括在复活节周末的各项服务中,最有可能的是濯足星期四。


04

《十字架上的基督临终七言》

The Seven Last Words of Our Saviour on the Cross(1783-96)

奥地利作曲家约瑟夫·海顿(Joseph Haydn 1732-1809 )


一部使学者烦恼但却是给听众带来乐趣的作品。这是海顿受托的一部管弦乐作品,在1783年复活节服务期间音乐被断句为七个读数;几年以后浓缩为一部弦乐四重奏;最后,其生命终止于一部清唱剧,夸张的七篇布道文本原先是由神父诵读。虽然是尚未确定的最好化身,但清唱剧本身,因大师美妙的声乐作品创作而具备了表现力方面的优势,在亨德尔和巴赫这类体裁的早期经典著作中占有了自己的一席之地。


05

《帕西奥》

Passio Domini Nostri Jesu Christi secundum Joannem或“Passio”(1982)

爱沙尼亚作曲家阿尔沃·帕尔特(Arvo Pärt 1935-)



这部70分钟的清唱剧,基于约翰的受难叙事而创作,是这位爱沙尼亚极简主义者最著名的作品之一。通过东正教美学可追溯至中世纪的教会音乐,这一现代清唱剧聚焦于耶稣、彼拉多和圣约翰的旁白。每个角色都指定了特定音高,通过类似乐句催眠般的重复,来构建故事及其宗教意义。听众被迫进入沉思状态。



06

《复活节清唱剧》

Easter Oratorio(1725 - 1746)

德国作曲家J.S巴赫(J.S Bach 1685-1750)


这部乐观主义作品——有着宗教内容而不是歌剧院世俗戏剧的半舞台音乐剧——修订了20余年,产生出一部为路德教会服务的单一清唱剧。剧情跳过了耶稣被钉死在十字架上的苦难,从基督死后发现耶稣的空墓穴开始。一首欢乐、被颤音困扰的开幕管弦乐曲,和《勃兰登堡协奏曲》极为相似,在作品中引入优雅的比例和平衡。


07

《熄灯礼拜》

Tenebrae Responsoria(1611)

意大利作曲家卡洛·杰苏阿尔多(Carlo Gesualdo 1566-1613)


卡洛·杰苏阿尔多,韦诺萨亲王,是一个特异之人。因为富裕,他可以写任何自己想要写的东西,而不需要通过迎合捐助者的口味来谋生,从而开发了一种非正统的、不和谐的音乐风格,却在300年后得到了诸如斯特拉文斯基这样现代主义者的欣赏。他的《熄灯礼拜》——详尽叙述了基督受难的不幸事件,传统上是在濯足星期四或耶稣受难节时演出——是他在工作时那备受折磨头脑的一个完美例子。当作曲家发现自己第一任妻子和情人的恋情时,残忍地将他们杀害,临近生命终点时,他的创作从世俗音乐转向了宗教音乐。在他的《熄灯礼拜》中,我们可以感觉到杰苏阿尔多在叙述着自己不确定的来世。


08

《第二“复活”交响曲》

Symphony No 2“Resurrection”(1888-1894)

奥匈帝国作曲家古斯塔夫·马勒(Gustav Mahler 1860-1911)


另一种受难。当参加了好友、德国指挥家汉斯·冯·比洛的葬礼之后,马勒产生了想把自己已经写好的一部短篇作品改成一部有关来世本质的较长作品的想法。在这部作品中,巴洛克大师们的伟大之处以及他们对耶稣基督死亡和复活的憧憬,都由年轻马勒的世俗、愤怒以及浪漫主义后期的声音给予了回答。我们可以在其中听到贝多芬、他深爱的瓦格纳甚至是布鲁克纳。观众们喜欢这部作品,也正是这部作品确定了马勒作为一名作曲家的地位。


09

《彼得鲁什卡》

Petrushka(1910-11)

俄罗斯作曲家伊戈尔·斯特拉文斯基(Igor Stravinsky 1882-1971)


不可否认的是这是一部关于三角恋爱中嫉妒木偶的芭蕾舞剧。但斯特拉文斯基这部经典之作开始部分的音乐素材,却是选自俄罗斯民歌,最初是作为复活节颂歌,在复活节之后的星期一在各省吟唱。


10

《圣母悼歌》

Stabat Mater(1736)

意大利作曲家乔瓦尼·巴蒂斯塔·佩尔戈莱西(Giovanni Battista Pergolesi 1710—1736 )


佩尔戈莱西这部既简朴又灵活多样的《圣母悼歌》,其开始部分——一首描述玛丽痛苦地看着儿子死去的圣歌——将两位歌手置于一小型室内管弦乐团的不和谐旋律之中,二重唱传神演绎了哭泣声音里的怪异感觉。这位26岁的意大利作曲家,在创作这部母亲看着儿子痛苦时克制沉思的音乐作品时,自己正忍受着肺结核的折磨。几周以后,佩尔戈莱西病逝。



玛利亚,请告诉我们,你在路上看见了什么?

我看见永生基督的坟墓,和他复活后无比的光荣,

还看见天使作证,又有汗巾和殓布。

基督,我的期望

已经复活,他要先你们而去加里肋亚。

我们知道,基督确实从死者中复活了。


Copyright © 松原古典音乐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