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励】魏建军的造车故事——如何让情怀落地

长城汽车招聘2019-06-26 02:47:16

9

工厂是让情怀落地的底气

  前文介绍了长城汽车推出的以创始人名字命名的WEY品牌和VV7c/s两款新车是如何构思和设计的。我们肯定长城的用心良苦和情怀,但是如何让情怀落地,让产品品质不仅仅是幻想,才是与消费者切身利益密切相关的问题,而长城汽车是否有能力作答?


  “我们具备卓越的冲压工程生产制造能力、焊装工程生产制造能力、涂装工程生产制造能力、总装工程生产制造能力,为打造一流SUV提供强有力的技术保障。”这是魏建军写在WEY官网上的一段话,而他这句话的底气从何而来?那让我们走进VV7车型的产地——哈弗徐水整车生产基地,一起来看一看。

“世界级工厂”

  长城前后历时9年建造的哈弗徐水整车生产基地于2013年正式投产,总规划面积13平方公里。包括整车厂、冲焊物流园、综合性能试验场、配套零部件园区和生活区5大部分;园区分四期建设,目前一期、二期已具备生产能力,三期、四期均处于建设阶段。哈弗徐水工厂二期主要生产哈弗H7和H2两款车型,现在又多了一个艰巨的任务,生产WEY VV7系列车型。

  我们汽车之家编辑团队曾不止一次踏进过这个工厂的大门,想要知道在这里如何制造一辆汽车,请打开传送门《深度揭秘中国品牌最先进的工厂生产全程》。哈弗徐水整车生产基地可以说是现在中国最出色的工厂之一。

  焊装车间可以说是徐水工厂的骄傲。在这个占地面积约6.5万平方米的车间中,总共有525台自动化生产机器人,其中521台来自瑞士ABB、4台来自德国KUKA,它们实现了焊装车间100%的自动化率。

  总装二车间则采用汽车制造行业最新技术,生产线全线采用数字化控制,具有更高的生产精度和生产效率,真正实现了100%的柔性化生产。其中,全线采用智能控制系统,可实现不同车型任意工位的操作高度,空中线还可实现不同的工位节距需求。


给WEY的“特殊照顾”

  哈弗徐水整车生产基地的先进程度和规模在中国汽车品牌中无出其右,所以长城才放心将背负着使命的WEY VV7车型放在这里与其他车型共线生产,而无需再建一条生产线,但这并不意味着VV7车型的待遇与其他车型一样,而是得到了“特殊照顾”。

  特殊照顾一:70%的老员工

  虽然是共线生产,工人都在一个车间内工作,但是打造WEY车型的班组,70%是由技术熟练的老员工组成,更老的资历和更丰富的生产经验能让他们在接手制作新车型时不会不知所措,同时也更清楚如何打造一辆品质合格的汽车。

  虽然工厂内的工具都是统一设定好的,扭力扳手也不用让人去依靠经验来判断螺丝是否拧紧,新老员工的工作成果可能是一样的,但是老员工的经验更能让他们发现常人注意不到的瑕疵,这也是WEY对于品质保障中的一环。

  特殊照顾二:“平行差从1.0缩小至0.7”

  在汽车车身的装配过程中,车体零件的几何准确度是最重要的质量因素之一。车体零件的准确度偏差来自车身设计、车身制造和车身装配过程,将设计的产品投入到制造过程中,几乎在制造的每一个阶段都存在着尺寸偏差,想要提升最终产品的品质,就要从最开始的设计阶段就要考虑清楚的。

  因此,为了追求更高的品质,WEY的工程师团队将车身零件之间的平行差标准从1.0mm(哈弗H7的标准)缩小至0.7mm。1mm平行差是目前主流的表现,因为1mm是人用肉眼几乎看不出来的,而0.7则是看不出之上的标准。当然这只是长城工程师在接受采访时,出于制造保密原因给我举的一个泛泛的例子,但在背后,这0.3的提升这意味着更加缜密的设计和制造时更大投入,以及巨大成本支出。

每天还要进步一点点

  走在长城徐水工厂的车间内,除了看到机器人和工人在有条不紊的作业之外,你还能在休息区看到很多工人自发提出的改善事例。这是长城员工在实际工作中,总结出来的经验的结果。尽管这里已经是中国最优秀的工厂之一,但是长城的工人仍旧在用自己智慧去让这里更完美,让这里每天进步一点点。

  如果说WEY是长城汽车对自身设计、研发、生产能力的一次突破性尝试,那么生产WEY车型的徐水二期工厂就是对这些突破的保障。作为现今国内最为出色的工厂之一,这里有能力生产更加高端的车型,也是让WEY情怀落地的根本。

10

一座工厂、一座城市、一份情怀

WEY字下面的POATING

  如果您稍加注意,就会发现在WEY的品牌LOGO的最下方,特意写有“POATING”字样(这是长城的自造词,意为产地保定),这有点像保时捷之于斯图加特、丰田之于举母市(现丰田市),将自己的品牌注入这座城市。


  由于奔驰汽车和保时捷汽车的发展,斯图加特也从19世纪起逐渐转型成了工业城市,市里的小作坊数不胜数。一些知名汽车配套生产商,如博世、贝尔、马勒等等,也纷纷在上世纪初涌现出来,相继在斯图加特北面设立了工厂,形成了工业区,为奔驰、保时捷和许多整车厂提供技术支持。


  而我们的邻国日本,一个曾经微不足道的小城市举母,也因丰田的举母工厂(现在的总公司工厂)的建成投产,而将汽车产业作为了城市发展的核心,将当地的经济发展与丰田融为一体。甚至因此在1958年将城市名从举母市更名为丰田市,可见一座工厂对一座城市的影响有多大。当然,同样的汽车城还有德国狼堡、意大利都灵等等。

  而WEY下面的“POATING”也预示着长城将自己与保定的发展结合在了一起。实际上,保定市在过去的20年中,已经因为长城汽车、英利集团等企业的发展而发生了巨大的改变。截止到2016年,保定市拥有汽车零部件生产企业229家,这其中包含了汽车零部件制作、加工玻璃钢汽车辅件、汽车玻璃、汽车线束加工、汽车玻璃、汽车座椅等等,而这些全部都是围绕着长城汽车而发展起来的。


  在保定市徐水区人民政府的网站上,长城国际汽车零部件产业园项目已于2015年启动。这个位于徐水经济开发区,总规划面积8平方公里,总投资额超过160亿元的项目,是河北省的重点工程和保定市的“一号工程”。现有24家国际、国内知名的汽车配件厂商确定在园区投资建厂或已经有了投资合作意向,北京福耀玻璃已建成并且正在试生产,天津博世、奥托立夫气囊、邦迪、博世、上海实业等项目也以开工建设。


   一座工厂看似渺小,但是它却能带动一个城市的发展,带动当地制造业的兴起。长城不仅是保定的城市名片,从某种意义上讲,这家企业的知名度甚至已超过其所在城市本身。二十余年中,如同一场婚姻,企业与城市相互融合,相互影响:长城身上鲜明反映着其所在城市的营商气质,亦在这座城市的历史与未来中施加了深远的影响。

一点题外话

  2015年,白岩松在乌镇专访小米公司雷军时,雷军曾这么说过:“中国人自己都不愿意用国货,一看到国货就觉得不高档,这不能怪国人崇洋媚外,是自己没有做好。”在过去的几十年中,“Made in China”并不是一个值得国人骄傲的词,虽然“中国制造”已走向全世界,但是却是用低价劳动力换来的市场,而山寨更是国人的痛。


  或许这是一个发展中国家制造业要经历的过程,从低质廉价到高端优质。就像现代工业最顶峰的“Made in Germany”也曾经是“质量低劣”的山寨品的代名词。曾经因为剽窃设计、复制产品、伪造原厂标志等等。因此德国产品在1887年,被英国议会通过了侮辱性的商标法条款,规定所有从德国进口的产品都须注明“Made in Germany”,用来区分“英国制造”,以此判别劣质的德国货与优质的英国产品。


  以“匠人精神”为荣的日本制造,也曾经遭到全世界的歧视。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时期,日本承担了很多外贸订单,可是日本产品的质量太差,各国提起来无不咬牙切齿。在军用罐头里掺石块、在靴子的底层放纸板、铅笔的中间是空的,这样的事情,你是否感到似曾相识?对,日本当年也都干过。

  他们过去或许正是现在的我们,劣质的“Made in China”终究也会成为历史,急功近利并不是长远之路,虽然我们不可能立刻扭转全部现状,但是我们可以每天进步一点点。


  在2016年的我国《政府工作报告》中,全文共12次提及“中国制造”,以制造业为代表的实体经济的复苏将深刻影响着身处十字路口上的中国的未来。同样,WEY也站在了这样一个十字路口,或许它并不能产生如此巨大的能量去改变中国制造的印象,但却是踏踏实实、每天进步的那一点点。

最后的一点情怀:

  欲成为中国高端制造的WEY做好准备了么?恐怕每个人都能给出不同的答案,有人肯定,有人否定。就像从这工厂中走出的每一辆VV7一样,万物皆不完美,总会有瑕疵,有问题,但我觉得那是希望之光照进来的地方,那是每天进步一点点的方向。

(图/文 汽车之家 郭枫 摄/夏志猛 郭枫)

Copyright © 松原古典音乐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