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够成熟,就不需要他人了吗?|幸福课

南方人物周刊2019-03-03 15:36:04


"

当你以为自己终于足够坚强、不需要任何人的时候,可能只是足够绝望

"


“我不适合跟人类相处。”


这样的念头,很多人都有过吧。对关系失望,对人类厌倦,对社交恐惧……以“无需求不依靠”为成熟标志,始于上世纪70年代心理学家玛格丽特·玛勒(Margaret Mahler)提出的“分离-个体化”理论。根据这个理论,从出生开始,我们就是奔着“减少对父母的情感依赖”而去。一切成长,都指向最终的分离。倘若一个人为关系所苦,说明这人与其他人离得还不够远,界限还不够分明。


分离理论有用,因为糟糕的关系确实会伤人。从“坏”关系里逃出的幸存者,往往十年怕草绳,不敢再建立新的关系。


但这种“独立”,不是真的成熟。当你以为自己终于足够坚强、不需要任何人的时候,可能只是足够绝望。


哈佛医学院心理医生艾米·班克斯(Amy Banks)多年来遇过两类“心理伤员”,一类受关系伤害,另一类则受“没有关系”伤害。她发现,对于人类大脑,“无依无靠无牵无挂”是种慢性伤害。大脑需要“好关系”才能得到充分发展。因为怕受伤而拒绝一切关系,长久下去,受伤的是你的大脑。


我们的大脑,是所谓“社交脑”。被他人拒绝时,大脑会感到“疼痛”;自觉孤立无援时,大脑会自动拉响警报,激活我们在压力下的危机反应系统。而你越是承压,在压力面前就越脆弱,无助会将大脑塑造成草木皆兵的模样。你以为自己习惯了孤单,其实只是忽略了压力警报。长久处在应激状态,会变得越来越恐惧挑战。面对小挑战时,你会呼吸浅快、血压升高,手心出汗、口干舌燥,难以相信别人,无法冷静思考——这是你的“战或逃”系统。面对大挑战时,你会无法动弹、说不出话,脑中一片空白——这,是你的“假死”自我保护系统。


而好关系能解除压力反应。北卡罗来纳大学心理学研究者斯蒂芬·波吉斯(Stephen Porges)提出,“好关系”的互动会激活迷走神经,而迷走神经能压制危机系统,使其不过度反应。当我们有了容易激活的迷走神经,有了良好的迷走基调(good vagal tone),就不会将安全之地认作险境,也不会将可信之人推得远远。


真正的好关系,会促使你与更多人联结,提升你对自己的评价,会增进你对自己及关系里的另一方的了解,还会令你变得更主动、更积极,充满活力。找到这样的好关系,就尽量花时间待在这段关系里,这样,你就能提升自己的迷走基调,让大脑彻底远离压力。

 


文|游识猷 

编辑|翁倩  rwzkhouchuang@126.com

Copyright © 松原古典音乐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