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子鉴定后揭开一段离奇故事

百盛基因科技2020-07-31 10:21:07

配图来源于网络,图文无关

男老板患白血病,女员工竟配型成功,亲子鉴定后揭开一段离奇故事

伯颜公司刚刚招聘的新员工里,有个叫梁艳的姑娘,怎么看怎么像公司老总王伯颜,人力部部长就跑到他那儿告诉了他。王伯颜只哦了一声,也没放在心上,因为他觉得天下长得相像的人有的是,要不哪来那么多的替身呢。

过了几天,王伯颜在公司里跟梁艳走了对面,一瞅梁艳,有点吃惊。梁艳真是太像他了,难怪人力部长跑他屋里说呢。进了办公室他就打电话把人力部长叫了过来,还让他带来了梁艳的资料。资料上记录着,梁艳18岁。亲属一栏里,梁艳的父亲叫梁建业,是个医生;母亲,支兰玉……

“支兰玉!”王伯颜脱口而出。人力部长一听,脑子噔棱一声,跟着问:“你们认识?”“哦,我高中同学。”王伯颜说,眼睛没离开资料,籍贯不同,王伯颜就摇了摇头。一旁站着的人力部长,眼珠子跟着脑信号一块儿转,忽然就定格了,因为他眼前出现了一帧页面。这个时候,王伯颜也看完了,抬头一见,人力部长满眼的诡异,有点不悦地说:“别瞎寻思,她不是我同学。”“哎,你不说……”没让他说完,王伯颜就把他的话打断了:“不说什么?籍贯不同,重名。”“哦,重名,可梁艳……”“嘿,你还瞎寻思?就算这个支兰玉是我那个同学,从出了高中门,我们就没见过面,28年了,她才多大,18!”“王总,我、我没那么想!”人力部长假装挺冤枉,给自己圆。“我瞎呀、聋呀,你那眼神儿,你那话碴儿,都有勾儿,我看不出来,听不出来吗?”王伯颜瞪着他说。人力部长一听,嘿嘿地笑着走了。其实,他心里有俩字:装吧。人力部长走了,王伯颜又开始看资料,虽然不一地儿,也不能排除是他同学,因为人是流动的吗,所以她就想起了当年。

当年,就是读高中时,他和支兰玉同班,他确实对她很有好感,也跟她暗示过,可她一点儿都不没电。到高考的时候,他落榜了,支兰玉考上了大专。落榜后,他就离开了家乡,从此再也没有见过面。可是,没想到她的女儿,长得竟然像自己!他曾听人说过,女人心里要是有谁,生下了儿女就会像他,难道她心里装着自己吗?

王伯颜忽然摇摇头笑了,他是觉得自己在胡思乱想,此同学彼同学,不可能是同学支兰玉。再说就是是,人家心里也没他。王伯颜就把这事放下了。

半年后,王伯颜查出了白血病,需要造血干细胞移植。公司里的几百名员工,都挣着给他捐献,可是,只有梁艳跟他配型成功了。人力部长更奇怪了,反正不花自己的钱,就背着王伯颜和梁艳,到江苏百盛亲子鉴定中心给做了DNA鉴定,而结果他谁都没告诉,包括王伯颜。

配型成功以后,梁艳就把这个消息告诉了家里的妈妈爸爸,也是征求他们的意见。支兰玉听到后,火速赶了过来。来到后才听梁艳说,她们老总叫王伯颜,不免惊讶,因为她也想起她那个同学王伯颜。她不清楚是同学还是同名,就来到了病房外,隔着玻璃一看,天哪,还真是同学王伯颜!当年,王伯颜落榜后就南下打工了,而她走进了北方一所高校,从此,她也渐渐地把他忘了,没想到他当了老总。她的眼圈儿有点红了,当年王伯颜对她的暗示,她并非没有察觉到,是她心里没有他,她觉得他笨。

她学的是纺织专业,毕业后分配在一家国营棉纺厂当了技术员,那时她感到很自豪,没想到十几年后,棉纺厂破产了,她也下岗了,真是十年河东十年河西呀。

病床上的王伯颜,知道全公司的员工都挣着为他配型,让他好生感动。更让他激动的是,梁艳给他配型成功了,真是上天对他的垂爱呀。因为这配型是非常困难的,往往几万人里都找不出一个来,这次连儿子的都不行。他还想好了,如果他的病好了,只要梁艳答应,他就认梁艳做女儿,还要和儿子同等看待。他觉得只有这样才能回报梁艳,他也乐得个儿女双全了。王伯颜还很想见到梁艳的父母,特别是她的母亲支兰玉,一、他是为表达感谢,二、他也是想证实一下是不是同学,他心里还有她的影子。可是,他没有见到。因为支兰玉不想让他看到自己,她觉得自己很寒酸,怕让他嗤笑。支兰玉还觉得自己欠着王伯颜的,因为,他曾经向她表示过。

有了这些因素,对女儿捐献干细胞,支兰玉就爽快地同意了,什么条件都没提。决定了以后,就马上离开了。

捐献完成了,置换成功了,王伯颜康复了。出院以后,他就把人力部长叫到屋里,说要认梁艳做干女儿。人力部长神经兮兮地看着他不说话。“哎,你说话吗?”王伯颜催他。人力部长这才摇摇头说,不用。“怎么,不合适吗?”王伯颜皱起了眉头问。人力部长又摇头。“哎,你老拨浪脑袋干吗?”王伯颜又问他。人力部长这才有点诡谲地笑了笑,说:“王总,她不就是你的女儿吗。”

“又瞎说”王伯颜马上说。“我没瞎说,梁艳就是你的女儿,这事你自个能忘了吗。”人力部长又说。王伯颜愣了。人力部长看看他又说:“都这样了你干吗还绷着,好事吗。”“哎,你什么意思?”王伯颜瞪着人力部长问。人力部长一看,一下子就把话说透了:“梁艳,就是你的亲生女儿,梁艳的妈妈就是你的同学。”“什么?!”王伯颜噌地站了起来,要跟他急,可看看又压住了。他想,就算梁艳的妈妈是他的同学,他们也绝对没有关系。从分开到现在28年多,他们连一次面都没见过,梁艳怎么会是他的亲生女儿呢!做梦也能怀孕生孩子吗?他就指着人力部长说:“你别乱点鸳鸯谱好不好!”人力部长听他这么说,就掏出那份鉴定书给了他。

王伯颜看了还是不信,甚至觉得人力部长搞鬼。人力部长的确搞鬼,可这个鬼不是王伯颜想得鬼。他背着王伯颜做DNA鉴定,调查梁艳的妈妈,就是想拿王伯颜的短儿。因为公司正在申请上市,他想得是升职,多拿点股份。如果梁艳真是他的亲生,这个短儿就拿住了,多大个筹码呀。这种事不怕外人,得怕他老婆呀!结果他就拿到了,心里别提多美了。他一听王伯颜说是假的,就说,不相信,你可以再做一次吗。王伯颜听后,看着他不说话。他以为王伯颜信了,就又说了一句,王总放心:“这事绝对不会从我嘴说出去。”“别说了!”王伯颜心里很烦很乱,说完甩甩手,让人力部长出去了,就剩一个人。

说梁艳是他的亲生女儿,怎么可能啊!可是梁艳跟他长得像,干细胞相同,还有DNA报告,他又不能不信,可又不能信。他把DNA报告又看了半天,决定就按人力部长说的,自己来证明一下。第二天,就找了个借口,拿到梁艳的一根头发,鉴定结果,两份完全一致。王伯颜这会儿可是有点懵了,傻了,一下子两天没回公司。他是躲在宾馆里想:做梦真能让人怀孕生孩子吗?

老总失踪,公司里能平静吗,纷纷议论。

没有不透风的墙,这事让梁艳听到了,哇!一声就哭了,还给她妈妈打了电话。支兰玉一听,这是哪儿对哪儿呀,气得骂了她一顿。

王伯颜两天两夜也没想明白,做梦能不能让女人怀孕生孩子,只好回到了公司。进门一听梁艳大哭不止,赶紧跑过去劝梁艳。梁艳哭着哭着,突然起来问他:“这到底怎么回事呀?”王伯颜说:“我也不知道呀!”“你们不知道,我知道啊!”王伯颜无言以对。梁艳又哇哇地哭起来。

公司的人都知道了,人力部长的如意算盘落空了,他也想到了,这事王总看来真的不知道,他有些懵有点怕了。懵得是,也不明白怎么回事,怕得是丢了工作。因为公司真正股东是副总,王伯颜的老婆,她是实际出资人,如果知道了这事,能好得了吗。人家两口子闹个天翻地覆还是两口子,他说不定先得滚蛋走人,梁艳是他招来的呀!怎么办?想来想去,就想到王伯颜既然没做那事,肯定里边要有个天大的蹊跷。弄清了这个蹊跷,对王伯颜有好处,对他是绝处逢生,所以就决定把事情进行到底。这次他没单挑儿,约上懂事秘书,把王伯颜拉到了一边,说了他的主意。到了这个时候,王伯颜的脑袋里更乱了,那还有什么自我见解,就让他们去办了。

这边董秘让人继续看住梁艳,怕发生意外,也是不让她离开公司,因为梁艳闹着要走人。

人力部长带着一个人就去了梁艳的家里,找到了支兰玉。支兰玉正生大气,一听是王伯颜派来的人,就指着他们说,王伯颜疯了,你们都疯了,自打离开高中,我就没见过他的面,都快30年了,艳艳怎么成了他的女儿?人力部长一听,赶紧陪着笑脸说,大姐,你别这么生气,这事你看这样……

别说了,这是侮辱我!我看王伯颜这个混蛋是想女儿想疯了!哦,我女儿把干细胞移到他身上了,就成他女儿了?是呀,再做DNA怕也做不出来了,早知这样我就不叫艳艳救他的命!

支兰玉在厅里发火骂人,可是梁艳的父亲梁建业,却在卧室里一直没有出来。人力部长早注意到这个情况了,趁支兰玉话一停,就投石问路地说:“大姐,这事你是不是问问梁艳的父亲?”支兰玉一听更急了:“呸!女儿是我生的,问谁?都给我出去!出去!!”支兰玉愤怒之极了。

得,人力部长吃了个寒碜,给赶出来了。

可人力部长那句话还是给支兰玉提了个醒儿。是啊,出了这么大的事儿,梁建业怎么不露面呢?她发火骂人是证明自己没做龌龊事,也是给他看的。最生气的该是他呀,他怎么无动于衷呢,他就不怀疑自己吗?支兰玉也觉得梁建业不对劲儿,或许知道什么。待人走了后,他就进了卧室。问了好半天,梁建业也不开口,气头上的支兰玉更急了,说,不跟她说清楚了,就立马死给他!梁建业这才说出了18年前的一件事情。

18 年前,梁建业是医院的一名化验师,他知道自己没有生育能力,可他没告诉支兰玉。结婚以后,他就留心了。这天他化验一份精液,发现精子成活率很高很活跃,就把“患者”叫进化验室说,化验中还有疑点不清楚,让他一周之后再做一次,而且,要求他一周内不要同床,“患者”就照他说的做了。梁建业把提取的精液保存下来,并带回了家里。夜里,又借为支兰玉冲洗保洁为由,偷偷地输进了她的身子里。果然一个月后,支兰玉就出现了妊娠反应,怀上了身孕,生下了女儿梁艳。可支兰玉毫不知情,一直都以为艳艳是他与梁建业的孩子。

那份精液就是“患者”王伯颜的,而他们并不相识。他想忘掉这个名字,可忘不了,因为艳艳长得太象他了。

听完这个情况,支兰玉气得一直脖子就晕过去了,梁建业赶紧急救。支兰玉醒过来以后,就哭着说,我怎么就没躲开这个笨蛋呢,真是做孽呀……

过了两天,人力部长又登门了,他也找过梁建业,心里有了实谱。支兰玉家里只有她一人,情绪也不那么亢奋了。人力部长就跟她说,大姐,其实这不是什么不好的事吗。你说梁大夫有这个情况,要不你们一辈子都不会有孩子。你说,过日子要没个孩子,多没意思。梁大夫没跟你商量,他也是怕你不答应,或者说失去了你吗。我们这局外人一听就明白,梁大夫是太爱你了。再说,王总也不是有意伤害你吧,这只能叫天公作美。当然,人力部长也没忘了给支兰玉加压,还说,既然天公作了美,王总从法律上说,就是梁艳的父亲呀。

人力部长的一套话,说得支兰玉泪流满面。事已至此,她还能怎么着,再怎么折腾下去,也改变不了他们的父女关系,而且,最受伤的还是艳艳,孩子是无辜的。她闭上了眼睛。

人力部长电话里一汇报,王伯颜也想起来了。他结婚两周年的时候,为纪念这个日子,他和老婆选择了旅游。路上他看到别人家的小孩子,就觉得很眼热,其实他早想有个自己的孩子,可是两年了,老婆还没怀上,不知何故。就在旅游的途中,他们去了一家医院,本来是去给老婆做检查,可大夫说,不孕也可能是女,也可能是男,双方都得检查,所以,大夫也给他做了检查。最后的诊断结果,他没有问题,老婆也只是有些宫寒,没有大碍,回家后,吃了二十多剂草药,老婆就怀上了,并顺利地生下了他们的儿子,只比梁艳小五个月。

人力部长的电话,让王伯颜这个乐啊,可是没过三分钟就又皱起了眉头。为什么?副总——他的夫人已经把他赶出卧室了!看样子还有赶他“裸滚”的势头。他想去解释,可又觉得自己解释不清楚,赶紧把电话叫了回去。人力部长一听,后院果然起火了,放下他的电话,就叫通了副总的电话。副总一听,愤怒之极:“说!”一声吼,震得人力部长一歪脑袋,耳朵好疼啊。等他汇报完了“情况”,副总又说了两字:“编吧”就撂了电话。人力部长听出来了,副总的火小了,因为她也记起做检查那回事。

等人力部长清理完了支兰玉这边的“火场”,回到公司的时候,王总已经搬回卧室了。他还带回了支兰玉的话,让艳艳自己决定。

王伯颜想认,夫人的火也灭了,又有人力部长、董秘这样一帮“鹰隼”梁艳这只“小鸟”还能飞到那里去。

王伯颜做梦都没想到,飞来一个亲闺女!还救了他的命,就像老天有意安排的一样。王伯颜高兴地无以言表。为庆贺自己的康复,为有了亲生女儿,就包了大桌,请全体员工啜了一顿。同时,还宣布,公司上市后,他要拿出10%的股份,贴进员工的账户里。

本文:百盛基因科技(DNA00769)综合发布

备注:文章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属于作者,如有侵权,告知后立即删除。文中观点不代表发布方,仅供参考。

江苏百盛亲子鉴定中心(全国范围内受理业务)

联系电话:0516-85707778

http://www.qinzijiandingzx.com

地址:江苏省徐州市泉山区淮海西路9号凤凰书城7楼

点击阅读原文打开网站了解更多详情



Copyright © 松原古典音乐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