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勒的柔板--与弗洛伊德的漫步

阅微知渐2019-04-04 12:20:08

听马勒的交响乐只能在周末,一个人,反复的听,才会突然有豁然开朗的感觉。他的作品不同大俗之作,而是包含了从狂喜到悲愤的所有情感。----一个朋友的感言

01

我的时代终将到来。

当马勒如此对诋毁他的人言说时,他也许自己也没有完全意识到,在他死后,他的作品会如此广受现代音乐人的欢迎。他将不仅作为世界音乐史上最伟大的指挥家,指挥艺术的缔造者传颂于世,还名列世界最伟大作曲家的行列。甚至有人说,他影响了整个现代好莱坞电影的配乐风格......

一场大型音乐会上,马勒登场了,全场观众起立,随后鸦雀无声。演奏完毕,掌声雷动持续30分钟,人们久久不愿离去。马勒,这个时代最伟大的音乐天才之一,在享受着一个指挥家,一个作曲家的至高荣誉。他的思绪也许会回到家乡波西米亚的小镇,在那里接受父亲自小的严格教导,6岁就开始登台演奏钢琴,职业生涯中无数的成功和赞美......

然而,并不仅于此,在辉煌的背后掩藏着深深的痛苦,谁能体会天才的背后也有脆弱的灵魂?那隐含着的无法辨明的情感,渴望、激情还是忧伤?

那时的马勒几乎面临精神崩溃,深爱的大女儿2年前不幸夭折,而2个月前他收到一封信,是一个叫格罗佩斯的人写来的,信中格罗佩斯声称自己已经深深爱上了马勒的妻子,年轻美丽的爱尔玛,希望马勒成全他们......马勒从未预想过这样的事情,他拿着信去找爱尔玛......现在他完全不能记忆起爱尔玛对他说了什么。他陷入混乱和抑郁中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他的情绪已经严重到影响他的所有工作和生活的地步......他两次预约维也纳最著名的精神医生弗洛伊德,两次爽约。终于,在第三次预约后,他们在弗洛伊德度假的小旅馆里见面了,于是有了一次精神分析历史上著名的漫步中的分析...

"她是我的全部灵感的来源,我把我所有的作品都献给她...她是最好的书记员,只有她能够把我的作品准确无误地记录下来......"

"我无法睡着,身体越来越差,我不能失去我的妻子,但我也无法忍受妻子辜负了我对她的拳拳之爱......"

02

他可以用音乐表达世上最丰富的情感,却疏于和爱妻的情感交流,是马勒自己推开了自己的爱妻...

马勒能够在音乐中表达最复杂丰富的情感,却没能让妻子始终感受到他那份他自以为的爱的激情:马勒认为自己是深爱妻子的。他首先向弗洛伊德诉说的是他和爱尔玛交往中那些美妙的时光,充满爱意地回顾自己和爱尔玛之间因为音乐而迸发出的激情,在他的回忆里,爱尔玛把他当做灯塔,仰望的对象,而他把爱尔玛当做一切灵感的源泉。多么美妙的爱情!

然而爱情需要相互的滋养才能不断延续。马勒误以为音乐给他们两人带来了永恒的激情,只要他为爱尔玛不断献上自己的音乐作品,其他就不重要了,他忽略了夫妻之间需要持续的平等的情感交融,他甚至不去关心爱尔玛究竟需要什么。

到后来马勒通过回忆才发现自己和爱尔玛有一段时间没有那么亲密了...马勒先把这归于爱女的离去。马勒回忆道,爱女死后他一直和爱尔玛的关系比较冷淡,爱尔玛甚至患上抑郁需要去疗养...马勒不知道为什么,虽然他认为自己仍然爱着爱尔玛,希望和她一起继续自己的音乐人生,但是好像这一段时间有些东西冻结住了。

弗洛伊德的话很少,晚上他让马勒坐在躺椅上,弗洛伊德任由他自由地诉说,时不时把手放在他的额头上...女儿从病危到葬礼的场景重新出现在马勒脑海里,不知是弗洛伊德看似无意的几句话,还是他自己的醒悟,马勒从他从未意识到的领域发现了他的内疚与怨恨,是对自己未能照顾好爱女的愧疚,也是对妻子隐含的怨恨,他内心深处认为妻子未尽到人妻和人母的责任...这些情感和马勒原有的骄傲混杂在一起,在他自己和妻子之间的感情里树立一堵墙...

有些创伤,即使我们认为随着时间已经平复,仍有可能隐藏在潜意识的深处,影响着你生活中的很多微妙情感和行为,进而影响你的生活。精神分析是解决和处理创伤的最佳方法之一,也许马勒早一点完成整个创伤后的修复历程,他和爱尔玛将会一直快乐和幸福地生活着...

03

马勒的脆弱和控制树立起一堵坚硬的墙,然而马勒看不到这堵墙

马勒是如此骄傲,他可以创造出无比宏大的音乐,即使面对众多诋毁中伤也坚持自己的音乐,坚持“我的时代终将到来”,这骄傲是如此具有创造力,然而也是如此坚硬的墙,隔开马勒与他人甚至自己的爱人...马勒的性格孤僻而武断,他不允许自己的爱妻,一个富有天赋才华的年轻音乐人,继续从事自己的音乐创作,在他看来,他的伟大天才和对妻子的爱足以覆盖妻子对音乐的理解和热爱;在他看来,他对妻子的爱已经化为一首首伟大的作品,他们是共生一体的存在,他需要妻子依赖他,崇拜他,这就是他创作的源泉。

然而,这难道不是一种强大的控制欲望?虽然是以爱的名义。在我看来,马勒需要这个共生的存在无比坚固,他需要能够掌控一切,才足以掩盖他内心深处隐含的脆弱,弗洛伊德在4个小时的散步精神分析及随后一晚上的自由联想里并没有完全揭开马勒早年生活可能留下的阴影,特别是马勒潜意识里挥之不去的母亲的苦难对他的深刻影响。但是仍能从他看似强大的表现感觉到他并没有一个真正强大的内心,能够包容,允许亲密关系中的独立和依赖的同时存在。

马勒脆弱到要用遗忘来对抗自己的软弱,他甚至完全忘记了妻子在回答为何爱上别人的质问时所说的话。在这场著名的精神分析漫步里,弗洛伊德并没有教导和分析马勒,他只是做了一个忠实的倾听者,用精神分析的技法帮助马勒在一种自由的联想的状态中在记忆中回顾穿梭,他使马勒开始真诚地面对自己,感受自己的情感,也感受爱尔玛的情感世界......那堵墙渐渐崩溃了,他开始反思,自省自己和妻子的点点滴滴,自己以一种极端不对等的方式对待婚姻。

在他开始自我觉察的旅程后,他最后记起了他所遗忘的妻子在回答他的质问时吐露的对他的怨恨与愤怒,自己的难以排解的孤独等等。

我似乎觉得您的夫人就算没有真的外遇,也要捏造外遇的故事,目的就是为了让你看清真相。在经过漫步精神分析和一个晚上在躺椅上的自由联想分析之后,弗洛伊德这样对马勒说,在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里,大部分时间是马勒自己在回忆,在诉说,直至到达某一时刻,一个精彩的诠释,可以穿透层层的迷障。也许就是这样一句话使马勒最终领悟:

你无法回报我的爱对我是一种折磨,但爱要唤醒爱,忠贞会找到忠贞。

这是马勒在接受弗洛伊德精神分析后不久写给妻子的信,马勒决心用行动挽回妻子的心并且这样做了。


04

在和弗洛伊德的漫步精神分析后9个月,马勒因为长途劳顿,家族遗传的心脏疾病在爱尔玛的怀中安然离去。我们相信马勒在生命的最后几个月里松动了内心那堵坚硬的墙,马勒通过自己的努力重新找回和妻子之间的当初的最美好的情感,和爱尔玛一起研究音乐的同时达到创造力的顶峰,他把规模宏大的第8(千人)交响曲献给爱妻,那是一首正规演出需要一个大型管弦乐团、两组混声和一组童声的三个合唱团、八位歌手和一部管风琴,足足有上千人参加的宏大交响曲。声势之大,亘古未有。随后陆续在短时间内创作了第九和未完成第十交响曲,在美国的巡演,使他的声望达到生前的顶峰。也许我们能够确信,马勒在他人生的最后时光里,真正达到了精神分析赞美亲密关系的至高境界:能够在爱人温柔的怀里,享受孤独。

爱尔玛在马勒去世4年后嫁给早已爱上她的著名建筑学家,德国著名的包豪斯建筑学院创始人格罗佩斯,并改名为爱尔玛.马勒.格罗佩斯。



Copyright © 松原古典音乐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