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故事:白色情人节的特殊“礼物”

故人小酒馆2018-10-12 16:39:00


01



一辆黑色凯美瑞行驶在乡村公路上,车灯打出去的光在不远处被黑暗吞没。田手握方向盘,静谧的空气使他略有点走神。


今天是母亲生日,也是西方情人节。回家吃饭,毫无意外地,他又被亲友们的“关心”夹击,成了饭桌上的谈资。


这班无聊的人,害得他晚饭没吃完就落荒而逃。什么狗屁情人节,简直是单身狗灾难日。田呼出一口恶气,回去就把那些在朋友圈晒恩爱的人通通屏蔽。


前方昏黄的路灯依稀可见,说明还有几百米就要进入北环路了。田轻踩刹车放缓车速。虽然北环路车少人稀,但晚上开车嘛,谨慎点总是没错的。


离路口越来越近,田这才看到,路口横着一辆白色途观。这个路口本就狭小,左边杵着块大石头,看样子他也搬不动。如果从途观和石头中间开过去,又怕一不留神刮到人家车,指不定下来两个彪形大汉就把他胖揍一顿。


想到这儿,田叹口气,拉好手刹,开门下车。


途观引擎熄火,车窗紧闭,不知道里面的人在干什么。田走到车子侧后方,突然灵光一闪,心想难不成是……车震?


他退后两步仔细观察,车子并没有异常摇晃。


嗯,看来不是。


伸手在副驾车窗上轻叩两下。车窗缓缓降下一条缝,传出一个女声:“什么事?”


“麻烦你挪一下,我过不去。”他凑过去说道,左手指了指自己的车。


“不好意思,出了点问题,车子走不动了,”里面的人回道,“你先试试看能不能过。”


站过去目测一遍,又回来对着车窗缝隙喊:“这样,麻烦你下来帮我看着,可别刮到你的车。”



02



车里的人沉默不语,似乎有什么顾虑。不过这也难怪,大晚上,地处偏僻,对方又是女人,肯定不敢轻易下车。他挠挠头,不知该怎么表露自己的好人身份,却见车窗忽然降下一大半,驾驶室坐着个年轻女孩。


她冲他点点头:“你上车吧,我这就下来。”


坐上自己的车,听女孩指挥,眼睛好似在看路,却不由自主往她身上跑。女孩二十几岁模样,身材纤瘦,利落短发配上小巧五官,不算十分漂亮。不过她手足无措的样子着实可爱,咬唇皱眉的的模样令他忍不住想过去调戏一把。


他想,等会儿不知能不能要个微信。


“春天到了,万物复苏的季节……”脑子里响起这句话,田顿觉老脸一红,看来是单身太久了。


回过神,看到她走到途观副驾旁,往车窗里张望。田探头问道:“怎么了?”

“我电话在响,”她回头,满脸焦急,“你先等一下。”


看她打开副驾门钻进去,过会儿又空着手钻出来,慌慌张张地打开后车门。他拿着手机下车向她走过去,想告诉她,找不到先别急,他可以借手机给她用一下,突然就见后车门骨碌碌掉出一个东西。


那东西滚啊滚啊就滚到了他脚边。田借着朦胧的灯光低头一看,吓得双腿一软,差点摔在地上——黑长头发,惨白的脸,竟然是个人头!


“找到了!”女孩拎着个背包从车里退出来,又带出半截残肢掉在地上。


低头看看地上的尸块,她慢慢抬起头,目不转睛地盯着他。


夜风抚过,田一哆嗦,遍体生寒。他屏息凝神看着她,只见她唇角微弯,嫣然一笑,蓦然抬脚向他走来。


他大叫一声转身就跑,跳上车启动引擎,挂挡油门一气呵成。汽车咻地窜了出去。


心脏咚咚直跳,田一抹额上冷汗,女孩飘渺的声音传进他耳朵:“给我等着,我会找到你的!”



03



“我会找到你的!”


他吓得睁开眼,从床上弹了起来。拉开窗帘,外面阳光正好,田却只感到彻骨的寒冷。洗漱刷牙时,看到镜子里憔悴不堪的脸,他晃了晃神,昨晚……或许只是一个梦?


匆忙吃了点面包就牛奶,田下到车库。


物业为了省钱,只稀稀拉拉开了几盏灯。走在昏暗空旷的地下车库,田只觉得心里发毛。他打开手机电筒,仔细检查车身,发现汽车右后门至车尾部有几条长长的刮痕。刮得不轻,连底漆都掉了一些,上面还沾了点白色碎屑,看来是那辆途观蹭掉的漆。


昨晚的事真真切切,无可回避。田陷入沉思,他遇见了一个手段凶残的杀人犯。如此说来,她把车停在那里就是为了抛尸到僻静乡村。之所以没有直接把车开进去,肯定是因为那段乡村公路还未打上水泥,容易留下车辙印。


这个凶手,嗜血残忍,且心思缜密。想到她说的那句:“给我等着,我一定会找到你的!”田不由一阵心慌。他迅速上车,发动引擎。电话里说不清楚,他必须亲自去一趟刑侦队。


刚踏进公安局大门,就看见陆峰打着呵欠迎面走来。瞧见他,陆峰连连摆手:“田大作家,哥今天可没空啊,昨晚连夜审嫌犯,我现在得马上回去补觉。等会儿还得回去吃团圆饭。”


“陆哥,我不是来找素材的。”田疾步走过去,揽住他肉乎乎的肩膀,压低声音把来龙去脉讲了一遍。


陆峰听完,皱眉道:“那个地方我知道,晚上光线不好,别是你看错了吧。”


“我不确定会来找你?”田想起一件事,“对了,我车上有行车记录仪,你看看不就知道了。”


陆峰点点头,随他去车上取出记录仪的内存卡,再把他带回刑侦队录了一份口供。送他出来的时候,陆峰说道:“这事儿就交给我们了,有消息会通知你。规矩你懂的,对外保密。自己当心,二十四小时待机,保持联络。”


从公安局出来,灿烂的阳光打在身上,田却觉得后背阵阵发凉。


他昨天谎称有急事,从家里逃出来,就是为了远离那些八卦的亲戚。一个人过年本来就够郁闷了,还遇到这种倒霉事儿……


裤兜震动起来,霎时切断了他的愁绪。田摸出手机一看,是大刘打来的。


铮铮!”大嗓门几乎要把田的耳膜震穿,“今天剧组杀青,晚上吃庆功宴,你也一起过来!”


“我来干什么?”田头痛欲裂,只想回去再睡一觉,“这部戏我只出个故事,并没有参与编剧,就不来了啊。你们吃好喝好……”


那边一片嘈杂,大刘懒得听他废话,噼哩啪啦报上时间地点就挂了电话。


看着手机发愣,这人真TM……一如继往地雷厉风行。


管他的,先回去睡一觉再说。他把手机揣好,取下别在腰间的车钥匙,解锁上车。



04



醒来的时候,天色已黑,电视里还放着他随意点开的狗血剧。他摁亮手机一看:九点十五。


这么晚了!


定睛再看,三十二个未接来电。其中有二十九个都是母亲打来的,另外,大刘打来两个,陆峰打来一个。


先回拨母亲电话,好一番安抚,保证过两天忙完就回去。接着又打给陆峰,响了好半天没人接,估计正在忙。


他放下手机,打开灯,把沙发上的被子收进卧室,又在屋里转了两圈,实在没事做了,这才给大刘打电话。


这次又与他期望相反,电话只响一声就被接起来。大刘说话断断续续,看来已被酒精征服,但也不忘把地址扔给田


大刘说,吃完饭,导演和大咖们都走了,只有一群相熟的幕后工作人转移到KTV继续嗨。


反正也回不了家,他说。


他们是想回,回不了;田是能回,不想回。


看来他也算是“身在福中不知福”了。念及此,田摇摇头,苦笑一声。KTV服务小哥推开包间门,震耳欲聋的喧嚣刺入他耳中。大刘摇摇晃晃走过来,一把将他薅了进去。


“你呀,就是不会做人,”大刘拖着他在沙发上坐下,对着他的耳朵大吼,“哪怕……哪怕给导演敬两杯酒也好哇。就你这样,活该……活该你开一辈子凯美瑞……”


凯美瑞怎么了!


翻个白眼,忍住想拿酒瓶敲他的冲动,抬头环顾四周。


五光十色的光线晃在人们脸上,令这些迷醉的人更显颠狂。有人载歌载舞,有人痴笑也有人痛哭。一个小小的KTV包间似乎映射出了人间万象。


偷偷缩到角落,又被大刘抓回来灌了几杯酒。恍惚间,他似乎看到了昨晚那个短发女孩。仿佛一盆冷水兜头而下,田瞬间清醒过来。他挣开大刘,仔细把包间里的人一个个看过去,连洗手间也没落下。


没有。


眼花了?


打个嗝,喷出一阵酒气,手机震得他大腿发痒,摸出一看,是陆峰。他急忙跑出去,找个僻静处接电话。


“喂,陆哥,有什么进展?”


“行车记录仪拍到了人,但只照到一半车牌,”陆峰的声音听起来十分疲惫,他顿了顿,又说道,“那个路口没有探头,我们调取附近监控查看,终于找到了那辆白色途观。”


“抓到人没?”田急忙问道。


“找到了,”陆峰的语气骤然降到冰点,“下午就请过来做了笔录。你猜是怎么回事?”


不知怎么,田突然就有种如芒在背的不祥之感。他捏着手机回过身,看到背后站着个年轻女孩,双眼泛红,射出狠毒的光,正一眨不眨地盯着他。



05



是她!


“陆……陆哥,我看……看到那个凶手了,”手机一滑,田慌忙接住,一步步后退,“你快……快来救我……”


“什么凶手?田你个神经病,”电话那端突然传来破口大骂,“人家是一恐怖片剧组的,道具出了点问题,为了补拍一场戏就派小姑娘去别的地儿借。她开的是她师傅的车,车子抛锚就挨了好一顿骂,结果遇到你个傻缺刮花人家的车还跑了,又害她挨骂还赔钱。老子也让你害得被老大骂成狗,你说你大过年的,戏精附体了是不……喂,喂,给老子回话……”


目瞪口呆地放下手机,看着面前的女孩发愣。好半晌,他终于挤出一个笑容,然而比哭还难看。


女孩眨眨眼,回以嫣然一笑,朱唇轻启,缓缓开口说道:第二次见面了,我叫冯钰。久仰您的大名,但是,请容我先出口恶气。


“啪——”


尚算安静的KTV包厢外,蓦然响起一记清脆的巴掌声。



06



白色情人节。


“闭上眼睛啊,不许偷看!”短发女孩轻叱。她踮着脚,把一样东西戴在男人头上,满意地拍拍手。


“冯钰,你干什么?”田忐忑不已,这丫头又搞什么鬼把戏。想到自己这一个月的遭遇,他欲哭无泪。真是欠人一次,终生还债啊。


“别叫唤,送你礼物呢。”


“什么礼物?”


“你忘了吗,今天是白色情人节,女孩给男孩回礼的日子啊。”


“可是,”田疑惑道,“情人节我好像没送你礼物……”


看着他抖抖索索的样子,冯钰不禁莞尔,一个爱写恐怖小说的人胆子却这么小。


丢人!


“送了,”她在他唇角印下轻轻一吻,呢喃道,“赠我厚爱,回以真心。”


这……这这,意思是她愿意做我女朋友了?


幸福来得太突然,田手足无措,晕晕乎乎站在那里,心里涌出甜蜜与辛酸交织在一起。不容易啊,被折磨了一个月,终于熬出头了。什么时候带回去见见爸妈呢……


“好,可以睁眼了,”冯钰憋笑的声音传进他耳朵,“尽情享用你的情人节礼物吧!”


睁开眼,惊恐地发现自己置身于灰白阴森的情景之中;与此同时,诡异的歌曲回荡在房间里:


GO tell aunt Rhody……”


Go tell aunt Rhody……”


这是……生化危机7,一个据说能把人吓尿的游戏。


眼泪滑落下来,困在田戴着的VR眼镜里。他咬牙切齿,几乎要把冯钰递给他的游戏手柄捏碎。


果然啊果然,他就知道,噩梦才刚刚开始……


—— END ——


长按下方二维码关注“故人小酒馆”

Copyright © 松原古典音乐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