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母娘选女婿:宁要酒腻子,不要书呆子

三少爷的酒2018-11-01 10:41:59

闲征雅令穷经史

醉听清吟胜管弦

孔乙己也并非全然不了解丈母娘的心思,后来也试着由“书呆子”慢慢变成了“酒腻子”。

在中国,“书呆子”确实是一个贬义词,尤其在广大劳动人民眼里。

劳动人民眼里的书呆子,除了身体瘦弱,戴着眼镜等明显的体表特征外,最突出的两个表现,一是说话文绉绉,二是做事讲规矩。

为什么做事讲规矩反倒成了书呆子,我们不去探究;但说话文绉绉还被讽刺和取笑,尤其被未来的丈母娘取笑和取舍,是到了该理论一番的时候了。

因为,就连《人类简史》的作者,以色列的尤瓦尔·赫拉利博士都曾经说过,人类之所以能够超越动物,塑造一个功能超级强大、超级复杂的人类社会,根本之处就在于人类能够充分利用和施逞自己的语言才能,构造一个可以集中更多个体力量去一起完成的虚拟目标。

毫无疑问,受过高等教育的“书呆子”,比普通劳动人民的语言能力更加突出一些。

书呆子的语言较之于劳动人民的语言,有几个特点:一是表述简洁,不啰嗦;二是书面化,有时会用结构复杂的长句子。

当这些结构复杂的长句子超越了劳动人民听力所能捕捉、解码的范畴时,你便成了他们眼里、口里不折不扣的“书呆子”。

但实际上,“书呆子”的语言,在相等单位长度内传达的信息是最多、最清晰的,虽然劳动人民同样也不明白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在你解释以后,也根本不屑于这种观点。

不信,我举个例子。

我曾一再告诫周围最亲近的劳动人民,不要轻易使用汉语中的“指示代词”,因为语言具有模糊性,怕“非书呆子们”因控制不了语言的结构而造成表达的歧义,用赵本山的话就是,“我怕乱了”,所以应该尽量使用名词而不使用代词。

比如,卧室里有两个柜子,每个柜子里都有上下几排抽屉,如果你现在忙走不开,喊带有劳动人民属性的亲人们帮你拿抽屉里的钥匙,作为书呆子的我们一般会说:

“你到主卧室床头左边柜子里,上边第一排第三个抽屉里把另一把车钥匙拿给我。”

劳动人民听到这么长的表述,一般会愣一下,但如果我们说的足够慢,或者一句句分解了去说,最后一般都会很顺利地拿到钥匙。

但如果角色互换一下,劳动人民的表述一般都特简单:

“你到那个抽屉里把钥匙拿给我!”

接下来你们之间将不得不展开一连串的对话:

哪个抽屉?

那个抽屉。

哪个柜子里的抽屉?

那个柜子里的。

那个柜子里的哪个抽屉?

是左边,不对,是右边,你不会挨着找找看啊!

到最后,不是你亲自去找,就是爆发一场毫无意义的争吵。

可见,知识分子和劳动人民之间,自古以来就存在着阶级的差别,并且常常因为这种差别而产生阶级斗争。

但是,劳动人民和劳动人民之间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争吵,他们之间的对话就是这样的:

哪个抽屉?

那个抽屉。

那个抽屉没有。

那可能是在那一个!

那一个也没有。

哦,是不是在另一个柜子里啊?

我再看看。这个柜子的抽屉里也没有。

你找的哪个抽屉?

就你说的那个啊!我挨着看看吧,啊,找到了!

大家其乐融融,没有任何冲突。再看时间,一刻钟已经过去了。

所以以前看军事题材的电视剧,长官发布完命令后,都要求士兵复述一遍,原来以为这是长官在显示权威,现在才知道长官那是担心啊:你说你听明白了,就真的明白了啊?!

所以古代讲究门当户对是对的,相同文化背景的人更容易相互理解,产生默契,即使对实际工作和生活有所损害,但因为彼此之间发现不了,就不会埋怨指责。

所以,丈母娘在挑女婿的时候,宁愿选择“懂得”人情交往和社会关系的酒腻子,也不要“只会”咬文嚼字、循规蹈矩的书呆子。

酒腻子虽然粗鲁,但却懂人情,知世故,活得不窝囊;书呆子的一根筋,注定他们适应不了这个社会,并且很可能连老婆孩子都养不活。

也有的“书呆子”迷途知返,幡然醒悟。我中学时有个同学,一向热爱学习,不喜稼穑,经常受到全家人的攻击和嘲弄;连我也觉得他根本就不适应家乡的生态。谁知他经过一番“挣斗”,顺利考上了大学,毕业后回到家乡,却突然“开窍”,变得能言善辩,左右逢源,家人和邻居们立马态度大变,每天都当成家里的支柱一样供奉着。

我宁愿相信这是“书呆子”被轻视后的一种发狠,一种报复。也就是说,书呆子们并非真的“呆”,而是轻易不愿放下那些从书本上、课堂上受教而来的美好、道德和准则,是情理上的“不愿为”,而非能力上的“不能为”。

书呆子的形象被轻视、被扭曲,跟我们所尊敬的革命作家鲁迅也有很大关系。在《孔乙己》里,鲁迅先生为我们刻画了一个四体不勤,迂腐不堪,麻木不仁,穷困潦倒的旧知识分子形象,为千百万读者所哀怜和批判。

其实,“茴字有四种写法”又有什么错!我专业就是汉语言文字,不知道有四种写法的“茴”字,那在古籍上遇到这个字怎么办?怎么读,怎么解释,怎么回答学生的提问?在那个年代,你又能指望只会读书写字的孔乙己怎么做?像阿Q一样“嘚嘚锵”,还是像夏瑜一样拿起枪?连革命者都做不到的事,一介穷书生又徒唤奈何!

所以,孔乙己也并非全然不了解丈母娘的心思,后来也试着由“书呆子”慢慢变成了“酒腻子”,只是最终也无法放弃那种刻在骨子里的清高和自尊,只能去“茴”字的写法上找一点尊严。

孔乙己终没能讨得丈母娘世界的欢心,无声无息,无影无踪,带着他的自尊,心有不甘地离开了这个他曾充满抱负和希望的人世间。

当一个世界,一个社会,不再逼着“书呆子”放弃他内心的自由和骨子里的清高的时候,才是最纯净,最健康的。

(图片来自网络,转载须原作者授权)

更多趣文

1

山东女人不上桌?看完你就知道了

2

跟毛主席学喝酒,独具一份智慧与清醒

3

别较真儿,酒桌上的那些虚拟称呼

4

大闸蟹充饥,茅台酒洗脚......

5

“八大名酒”的名号,你还可以这样记!

6

大官人,你这样劝酒,你娘子知道吗?

欢迎转发朋友圈 | 公号转载须经授权

三少爷微信号:Joshua-701


点击“阅读原文”,查看更多精彩有趣的内容!

Copyright © 松原古典音乐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