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植山教授谈“补土派”(3)

补土派2020-07-31 09:11:41



每周五晚7:50不见不散

扫下方二维码加入微课


老:土不仅是脾胃,也不仅仅是脾胃对水谷的运化功能。

顾:这要从五运六气“土”的整个气化功能来考虑。李东垣讲了“内伤脾胃,百病由生”,这是他看到伤了脾胃气化以后,会引起各种各样的病症。比如发热,按照刘河间的火热病机论,发热就会用清热的方法去处理,但是李东垣抓住了当时的运气特点,知道从火热病机处理效果是不好的。必须要从调理脾胃的角度,调理土的气化功能,所以治发热的时候,他用甘温除热法,甘温除热也不是补脾的概念了。他的升清降浊的思想已经超越了现代人讲的脾胃消化系统的概念。所以有些发热的疾病,特别是伏邪伤脾以后引起的发热,要抓住脾土的气化特点来调整。土在中央,是升降的枢纽。

老:李东垣升阳的思想跟火神派、扶阳派有什么关系?

顾:李东垣所处的运气环境是寒湿,它不仅是跟湿土的关系,还有寒的因素在里面,所以李东垣必定要注重扶阳。如果用苦寒为主的话,就不符合运气的原则。所以“补土”的这个名称容易引起局限。李东垣的脾胃学说很重视扶阳,升阳补土,这个“补”是调理的意思,不能从物质的角度去补脾。李东垣思想受到张元素很大影响,张元素是受《中藏经》影响,张元素的《医学启源》里引用了《中藏经》许多东西。《中藏经》强调扶阳的思想,里面讲了很多强调阳气重要性的话,例如“阳者生之本,阴者死之基”;“得其阳者生,得其阴者死;阳中之阳为高真,阴中之阴为幽鬼”等。张元素跟刘完素后来产生分歧,因为刘完素看到的都是火热病机,所以他就强调了火热的方面;张元素呢,他处的时期在刘河间之后,李东垣之前,正好处在运气大司天的转换期。刘河间时期的大司天运气是燥火,后期以火为主,到张元素时已由少阴君火转向太阳寒水,张元素已经看到了过分强调火热的偏颇,所以他就重视扶阳,以纠刘河间之偏。刘河间到晚年,他自己的病看不好了,是张元素给他看好的,原因就在于那时候运气已经变了。张元素说:“运气不齐,古今异轨,古方今病不相能也”,他是很注重运气变化的。他重视阳气的思想影响到李东垣,所以李东垣已经有了这个思想基础,又恰恰被他碰到了寒湿运气引起的疫病。东垣是受到张元素思想的影响,又结合自身的临床体会提出了自己的学术思想。假如当时没有张元素的学术思想影响他,假如他是刘河间的学生,那他应付这个疫病就可能是另外一种状况了。正因为运气的大环境,再加上东垣的学术传承背景,成就了李东垣的学术思想,这就是“时势造英雄”。所以这个大司天对金元各家学说产生的影响还是非常明显的。北宋从1004-1063年时段,大司天是太阴湿土和太阳寒水,所以在那个时期的医家用药多香燥,苏东坡用偏于香燥的圣散子方治疫效果就非常好。刘河间所处的时期,阳明燥金司天,少阴君火在泉,后期更以火为主,所以他特别强调这个火。李东垣所处的时期以寒湿为主,后期壬辰大疫更处于太阴湿土主令,又碰上了“甲己刚柔失守”所化的土疫,那么他扶土的理论就出来了。到朱丹溪的时候,朱丹溪中年才学医,到了晚年时候的大司天,恰恰就是阳明燥金,这就造成了他的滋阴思想的产生。

老:从运气的角度来解释,别人也很容易理解医学史上著名的医学事件。刘河间搞了一个火热的病机,又在内经“病机十九条”中补了一条有关燥的论述:诸涩沽涸,干劲皴揭,皆属于燥,因为燥跟火相关,所以用这样的理论来解释就非常合理了。

顾:所以古人都是根据自己所处时代疾病的特点来构建他的医学理论的。不能将不同时代产生的不同医学理论用同一标准来判断其是否正确。(未完待续)

文章转载仅作分享,如有涉及侵权,烦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在第一时间进行删除。

长按扫描二维码+我慢慢聊

学习专业小儿推拿

或直接添加小助手康贝

微信:xiaoertuina58


据说加了我的人,100天内都找到了学习窍门


(直销及微商勿加,谢谢配合)

Copyright © 松原古典音乐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