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极之恋》导演吴有音,凭什么处女作就能让关锦鹏当监制

导演帮2019-11-07 15:59:26

作者/文森特


《南极之恋》完成了一件“不可能的事”——这部作品是人类历史上第一次在南极极地地带实景拍摄的电影。


你们可能想不到,完成这个创举的还是一个电影新人,导演吴有音此前浸淫广告界多年,热爱写作的他,创作了多部小说;而更让人想不到的是,他还是中国南极科考队队员。当这三者结合时,大家能想到《南极之恋》带给观众的“真实”感。



《南极之恋》改编自吴有音创作的长篇小说《南极绝恋》,讲述了一对本该“绝缘”的男女,在一次意外事故后被迫滞留南极的故事。


原著《南极绝恋》出版于2014年,是中国首部关于南极的长篇小说, 以作者吴有音亲身经历,用小说的载体讲述真实的南极大冒险,通过文字的叙述来展现南极的非凡造化,在当年引起广泛关注。极地研究学者杨惠根、南极科考队领队刘顺林、中山站站长赵勇、长城站站长俞勇、雪龙号船长沈权、雪龙号政委王硕仁阅后推荐。豆瓣评分最终保持在7.7的好成绩。



为了写好这个故事,吴有音导演在2010及2011年,两次参加中国南极考察队亲赴南极,在2013年创作小说的过程中,又到北极体验“极夜”。


拍电影是为了表达“浪漫”


谈到创作的灵感,吴有音说道: “写小说的欲望在第一次去南极的时候就产生了。那时候去极地做文化建设。我就特别想写第一本中国南极题材的小说,因为我发现市场上关于南极的都是纪实小说,浪漫主义、虚构的类型非常少。本质上我又是个喜欢讲故事爱文字的人,所以用拍电影这种形式来表达我心里想讲的故事。”



很多自编自导的导演,总是不愿意放弃枝蔓,但吴有音是例外。最终实拍的剧本是第19稿,吴有音说每一稿都是对人物的质感、细节、动机的深挖。比如剧组40人开赴南极实拍28天,创下了国产故事片的各种纪录,“我带去的都是精锐的特种部队,一个人当三个人用。每天早上六七点出工,野外十小时,傍晚才收工,最严重的一天,一晚上雪盲倒下了七个,但没有倒下的人,第二天还跟着我出去拍了外景。”


“只要拉够2000万投资,就带着剧组去南极把电影拍出来。”拿着吴有音的剧本,制片人曹欣兴奋得不行,剧本十分成熟,整部剧本里几乎只有动词和名词,故事情节充盈着强烈的戏剧冲突,全本的分镜稿里,哪些镜头实拍,哪些镜头做特效,哪里棚拍,哪里实景,镜头表述清清楚楚。


曹欣盘算着,眼前这个不起眼的新人导演,没准儿真能成事儿。曹欣拍给吴有音1个亿,要求只有一个,“拍个纯商业的灾难大片,钱不是问题。”《南极之恋》的盘子越垒越大,找关锦鹏监制,找黎耀辉掌镜,拉来屠亦然剪辑,徐克的“御用”特效总监金旭带着团队做镜头,花了一年时间说服久石让给影片配乐。



前期准备顺利的《南极之恋》,看起来再找个外景地就能开机,导演和制片却在拍摄地上出现了分歧。吴有音坚持要“去南极拍”,原因是,“南极连冷风打在脸上的感觉都不一样,那种真实感,演不出来”,曹欣的考虑则是制片的“可控性”,在此之前,除了纪录片,还没有一部故事片在南极实地取过景,“在南极怎么拍摄,很多东西都是未知的。”


去南极怎么拍电影?


2015年10月,经过了漫长的极地训练之后,导演吴有音带着主演赵又廷等40位工作人员,历时七天,跨越24000余公里后,在“世界尽头”之城乌斯怀亚,坐上了破冰科考船“乌斯怀亚号”。


为了完成《南极之恋》“极地部分”的拍摄,这个电影团队需要去到最终目的地——“南极菲尔德斯半岛长城湾”,这是一个连监制关锦鹏都积极参与训练,但却依然无法登陆的极地地带。


导演在戏中为了模拟飞机遇到意外所遭受的“失重体验”,需要让演员感受到连续颠簸的状态,但这都不算让演员最痛苦的事情。为了拍出大量好的素材,全剧组历时七天、辗转三个大洲,四个城市,跨越两万四千公里登陆南极大陆拍摄。

 


如何在南极拍摄,对于任何一位导演来说都是困难的,尤其是对吴有音这样的电影新导演。他形容拍摄像一场马拉松长跑,在这样一个工业级别制作的电影面前,是不能够义气用事的。低温环境和长期在户外拍摄,对于团队的挑战非常大的。所以必须要注意团队成员的体力。

 

制片人曹欣提到,当团队中一旦有人受伤严重需要撤退的时候,就会有预先在乌斯环亚安排好的飞机直飞过来,飞机的撤退路线,甚至包括去哪家医院快速救治都是在预案阶段就经过了深思熟虑的。并且去南极之前,团队成员会通过地图熟悉南极地貌地形,到现场之后,每个人都非常熟悉南极大陆。


饰演富春的演员赵又廷,跟着导演跑到南极拍摄电影户外部分,他每天坚持用全英文记录这一段奇妙的南极之旅,即使被雪地强光反射,造成眼睛灼伤而得了雪盲症。他也觉得“这对我来说是一个必须的反思和慰藉。”



导演吴有音评价赵又廷为,“极度的认真,对剧作、对人物极度的深挖,对现场对拍摄乃至对后期剪辑有极深的思考,无论是在理性的思考还是感性的表达上,又廷是我合作过的目前为止最精彩的一位男演员。”


为了让每一个镜头优美如画,电影后期的特效工作量高达1000多镜头,而为了让这部只有两个主要演员,内景仅一间木屋的戏不流于平淡,吴有音在细节上下足了功夫,“比如演员的服装,不能从头到尾就一套吧,于是就让赵又廷一开始穿着皮草,杨子姗穿着科考服,这样赵又廷在后期还能跟杨子姗换装,不至于视觉上单一。”道具上的细节也不放过,赵又廷的土豪皮草价值十多万,演员用的兵工铲也是有年头儿的“硬货”。吴有音透露,“连调色师都说,我们这电影可真不怕调呀。”


在南极谈恋爱,也要真实!


对于一部电影来说,拍得好看,拍得惊险还不足够,一男一女两个人的电影,尤其女主角腿断后只有一张床的活动空间,要讲好一个故事,讲好这个理想主义者的历练和成长才是最具有挑战的部分。“我们在京郊搭了一个棚,42度的大热天,拍了42个大夜拍,方寸之间的感情戏,我要求摄影不许用正反打,每一个镜头都是我跟赵又廷和杨子姗磨出来的。”



电影中杨子姗饰演的角色叫荆如意,是研究极光的高空物理学家。如果不是因为空难,这一辈子可能也不会跟吴富春有交际。吴有音说他作为导演和原著作者,“会很心疼如意,因为我的内心最柔软的那一块地方,是留给理想主义者的,我觉得在这个时代,做一个纯粹的理想主义者越来越艰难了。”


分析如意这个角色,导演则有很多感触,他认为如意这个角色身上的那种善良和坚持,是现代人越来越缺少的,关于理想主义者的美好。


说到杨子姗的表演,导演吴有音用的词是“极度的不容易”。因为常规表演所可以借力的所有元素都被他拿掉了,南极不可能有太多的道具,可以说连道具都没有。电影中角色因为腿瘸躺在床上,那么多场戏,连走路都很少。



导演觉得杨子姗的表演,完全诠释出了荆如意的人物内心,她的表演没有让我看到表演痕迹。作为导演来说,遇到这样的演员是非常幸运的。


从成片来说,杨子姗和赵又廷都非常好地完成了自己的表演,无论是逼仄空间里的感情戏还是近乎一个人的独角戏,不过吴有音说对于自己的第二部电影也多少有些遗憾,“小屋里的一些戏,我想拍得更烟火气一点是不是会更好,比如加一场两个人满嘴是油的吃饭的戏,甚至是吃到一半放了一个屁。现在的戏看起来太苦了,但人应该在苦难中也能捡拾起最简单的快乐。”充满浪漫主义情怀的上海男人吴有音甚至说,浪漫主义,就是他对电影的理解。



关于电影中爱情的本质,导演设计了两人在上下铺“躺”而论道的那一场戏。荆如意提到庄子的“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虽然将影片局限在爱情上并不恰当,但在塑造《南极之恋》这影片,再合适不过。谈及下一部作品,吴有音导演还想拍一部战争片。他说:“我一个人要去一下西域、罗布泊,必须实际去一下,把现在剧本里的水分挤干净。”


-END-


上期回顾

专访导演李杨:电影创作要扎根到现实中去,没有别的途径可以走

成为职业编剧的3种路径



Copyright © 松原古典音乐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