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专区海港工程对海洋划界的影响分析

溪流的海洋人生2019-12-08 10:52:19

【编者按】随着各国海岸附近海港工程逐渐增多,部分国家存在将领海基线向海一侧调整的倾向,进而对领海、专属经济区等海域的划定产生重要影响。本文选取24处典型海港工程样点进行研究。结果表明,24处样点中,5处会造成各划界海域面积显著扩大。多数情况下,领海、毗连区和专属经济区面积依次扩大。模拟实验表明,划界海域面积变化量与海港工程的形态、位置及其周边关系等多个因素有关。本文发表在《海洋测绘》2016年第5,现编发给朋友们阅读了解。吴金橄,男,1992年出生,江苏盐城人,安徽大学资源与环境工程学院,主要从事地理信息系统理论研究。

文/吴金橄 梁其山 吴劲雄 吴艳兰 谭树东

一、引言

自上世纪以来,随着经济快速发展及人口剧增,部分国家沿海城市因建设用地保有量限制以及航运等需要,需在沿海区域修建港口、码头等海港工程。海港工程规模日趋扩大,不可避免地引起海岸线的变化,这使得领海基线存在向海一侧延伸的趋势,造成领海基线以及领海、专属经济区等海域范围的变化,对国家间的海洋划界产生了不可忽视的影响。

目前,海洋划界相关研究成果主要集中在政治、法律、经济、划分方法等方面 [1-3]。相对而言,针对“海港工程对海洋划界的影响”这一问题的研究较少。文献[4]研究了荷兰北海区域的领海基线因自然因素变化造成领海、专属经济区等划界海域面积变化情况,但该文未讨论人为因素(如港口设施修建等)对领海基线的影响。在第六届海洋法顾问委员会(ABLOS)会议上,Chris Carleton指出人工设施的修建可能导致领海基点、基线发生变化,进而对海洋划界产生重要影响,并重点讨论了不同类型人工设施对海洋划界产生影响的法理依据[5]

海洋划界包括单边海洋界限和双边或多边海洋界限的划定两大部分。本文主要探讨海港工程对单边海洋界限划定的影响,双边或多边海洋界限划定的情况因其复杂性,在此不做讨论。本文结合1982年《联合国海洋法公约》[6](简称《公约》)和《<公约>技术问题手册》[7],首先探讨了人工设施(包括海港工程)对海洋划界的效力及其法理依据。然后,选取7个国家24处典型海港工程作为示例,按照样区所采用的基线类型(即正常基线和直线基线),分别计算海港工程引起该区域领海、毗连区、专属经济区等划界海域面积的变化量,分析海港工程对单边海洋划界的影响。最后,探究海港工程造成划界海域面积变化的影响因素。本文工作对海港工程选址和海洋划界工作具有一定参考价值,以期引起有关方面对该问题的关注和重视。

二、人工设施在海洋划界中的效力问题

本文中的“人工设施”泛指人为建成或存在人工干预的构筑物,包括海港工程和离岸设施。根据《<公约>技术问题手册》[7],海港工程指沿海岸建造的永久人工构筑物,如防波堤、码头或其他海港设施等。离岸设施指在领海、专属经济区或大陆架区域用于海洋资源勘探开发、科学研究的人工构筑物,包括筑有灯塔或类似设施的低潮高地、海上设施和结构、人工岛屿等。

人工设施在海洋划界中的效力问题,即“人工设施的存在是否对海洋界限划定产生影响”。国家划界实践中,对于该问题,部分国家在其法令文件制定了相关条款,如澳大利亚[8]、科威特[9]等。其他未明确规定的国家则按照惯例遵循《公约》。《公约》第7条第4款、第11条、第47条第4款、第60条第8款均有涉及人工设施在海洋划界中的效力问题。《公约》规定,永久性港口工程和筑有灯塔或类似设施的低潮高地对海洋划界存在影响,而海上设施和结构以及人工岛屿不具有岛屿地位,在海洋划界中不产生影响。

需要指出的是,《公约》虽然明确规定人工岛屿的存在不影响海洋界限的划定,但未对“人工岛屿”做出明确定义。在划界实践中,“岛屿”、“人工岛屿”、“岩礁”的界定存在模糊性,如日本冲之鸟礁(日方称冲之鸟岛)的界定及其在海洋划界中的效力存在广泛争议,其主要原因是《公约》相关条款表述不够明确,存在歧义[10-13]

三、海港工程造成划界海域面积变化量分析

本文选取日本、印度、卡塔尔、巴林、阿曼、阿拉伯联合酋长国和澳大利亚7个国家共24处典型海港工程作为样区进行研究,样点分布见1。根据各国法令文件中海洋界限相关规定,利用GIS空间分析技术,分别推算海港工程出现前后领海、毗连区和专属经济区的面积变化量,探讨海港工程对单边海洋划界的影响。以下针对样区所采用的基线类型分别进行讨论。

图1 研究样点分布图 

⒈ 采用正常基线的区域

根据《公约》第11条规定,永久性海港工程可视为海岸的一部分。因此,在采用正常基线的沿海区域,海港工程的建设使领海基线向海一侧拓展,造成以领海基线为推算基准的领海、毗连区、专属经济区等划界海域范围发生变化。此类情况目前较为常见,在所选择的24个样点中,有23个属于此类情况。

以卡塔尔拉斯拉凡港为例,该港口为人工港口,建于1997年,是卡塔尔的主要港口。该处的基线类型为正常基线,港口的修建改变了该处原有海岸线形态,导致该处领海基线向海洋方向延伸,从而引起划界海域面积变化,见图2。按照《卡塔尔国家领海和毗连区宽度法令》[14]中“领海外部界限为领海基线为向海一侧12海里线”的规定,在推算卡塔尔领海界限时,若以自然海岸线(即不考虑该港口的海岸线)作为领海基线进行推算,则该国领海外部界限为图中虚线;若以人工岸线(即包括该港口在内的海岸线)作为领海基线进行推算,则该领海界限为图中实线。拉斯拉凡港的修建使得该区域的领海面积扩大了约316km2

图2 卡塔尔拉斯拉凡港对领海范围的影响示意图 

按照上述方法,分别对各样点变化前后的领海、毗连区、专属经济区面积进行推算,并计算各海域面积变化量(详细推算标准见[14]-[16])。表1列出领海面积变化量大于20km2的样点信息及各海域面积变化量。其中ΔS表示面积变化量;“--”表示因该国与相向国家间海域宽度不足400nm,专属经济区界限需由两国协议划定。

表1 海港工程造成对各海域面积量

工程位置

地理坐标

(°′″)

所属国家

领海

ΔS(km2

毗连区

ΔS(km2

专属经济区ΔS(km2

3545 00 N

140 50 50 E

日本

35

57

90

37 40 50 N

141 01 45 E

日本

21

10

0

25 54 40 N

51 34 30 E

卡塔尔

316

382

--

16 24 20 N

51 36 50 E

卡塔尔

34

45

--

24 30 30 N

56 37 20 E

阿曼

35

40

--

⒉ 采用直线基线的区域

部分国家因海岸线极为曲折或者海岸附近有一系列岛屿,采用直线基线作为推算领海、毗连区、专属经济区的基准线。但领海基点和直线基线在实际划定中往往存在诸多争议,国家间就基点和基线存在不合理相互抗议,这是当下国际社会的一个突出问题[17-18]。海港工程也将是导致该类争议的一个潜在因素。大型工程可能会超出原有的直线基线范围,为保护海港的安全,国家有可能会重新选定基点,划定直线基线,进而造成各海域范围发生变化。尽管目前尚未出现此类情况,但曾有国家(如澳大利亚[19])因人类活动重新申请并扩大领海范围,因此,不能排除未来出现这一情况的可能。

以印度某港口为例(地理坐标为13°17′13″N,80°20′50″E),该港口规模较大,部分已延伸至直线基线外。若以港口外围一点作为基点划定基线进行推算,海域面积发生明显变化(图3表示领海面积变化情况),领海、毗连区、专属经济区面积增量分别为22km2、35km2、121km2

图3印度某港口对领海范围的潜在影响示意图

综合上述两种情况可以看出,正常基线处的海港工程会直接导致该区域划界海域面积的扩大,直线基线处的海港工程若超出基线范围,则可能对基线划定以及划界海域面积产生潜在影响。就划界海域面积变化而言,多数情况下,领海、毗连区和专属经济区面积增量依次扩大;少数情况下,因受到工程周边基线形态影响,各划界海域面积增量呈现一定不确定性(如表1示例2)。

四、海港工程造成领海面积变化的因素分析

先前的分析中,从正常基线区域和直线基线区域的样点个数比值(23:1)可以看出,正常基线的情况更为常见,且影响结果更大。考虑到毗连区和专属经济区面积变化受工程周边基线曲折度等影响较大,其变化具有不确定性,此处只针对领海面积变化进行讨论。本文以下部分主要讨论采用正常基线的海域内,海港工程的形态、位置及其周边关系三个因素对领海面积变化量大小的影响,并以模拟实验加以说明。图4为模拟数据例图,图5~8中比例尺、指北针和各线含义参见图4。

图4 模拟数据例图 

⒈ 海港工程的大小及延伸方向

海港工程规模的大小及其延伸方向是影响面积变化的直接因素。港口大小主要取决于相对于海岸线的延伸方向上的距离。图5、6中,原始海岸线形态保持一致,相对于海岸线的平行延伸距离为D1,垂直延伸距离为D2。图5的三个子图中,D1均为4km,D2分别为2km、4km、8km,工程造成领海面积变化量ΔS分别约为26km2、76km2、219km2;图6的三个子图中,D1分别为2km、4km、8km,D2均为4km,ΔS分别约为70km2、76km2、90km2。由此可见,各海域面积变化量与海港工程规模大小呈现正相关,即面积变化量随着港口规模的增大而增大,且相对于海岸线的垂直延伸距离D2对面积变化的影响更大。

(a)垂直距离为2km(ΔS=26km2

(b)垂直距离为4km(ΔS=76km2)

(c)垂直距离为8km(ΔS=219km2)

图5 工程垂直延伸距离(D2)对领海范围的影响示意图 

(d)水平距离为2km(ΔS=70km2

(e)水平距离为4km(ΔS=76km2

(f)水平距离为8km(ΔS=90km2

 图6工程水平延伸距离(D1)对领海范围的影响 

⒉ 海港工程所在区域基线形态

除了海港工程本身的大小、延伸方向因素之外,港口所在区域的领海基线形态也对划界海域变化面积大小存在影响。如图7所示,(a)、(b)、(c)中港口大小相同,但领海基线形态存在明显差异,(a)图呈现凹形,(b)图呈现直线形,(c)图呈现凸形。三个工程造成的领海面积增量ΔS分别约为27km2、77km2、95km2。由此可见,工程所在的位置对面积变化量存在影响,当港口位于凹形基线上时,其产生的影响较小;当位于凸形基线上时,影响较大。

(a)凹形基线(ΔS=27km2

(b)直线型基线(ΔS=77km2

(c)凸形基线(ΔS=95km2

图7 港口工程所在区域的基线形态

领海范围的影响示意图

⒊ 相邻工程间距

相邻工程的距离对海域面积变化量也存在影响。如图8所示,(a)、(b)中领海基线形态一致,均含有两个工程。(a)图中两个工程间距较大,所产生的领海变化区域无重叠,面积增量ΔS分别约为23km2、21km2,共计约44km2;(b)中工程间距较小,经缓冲运算得出的领海变化区域存在重叠,实际产生的面积增量小于两个工程分别产生的面积增量之和,ΔS约为41km2。需要说明的是,该情况较为少见,所选样点中有一组存在领海变化面积重叠的情况。

(a)缓冲区域无重叠(△S=44km2

(b)缓冲区域存在重叠(△S=41km2

图8  相邻海港工程间距对领海范围的影响示意图

五、结束语

本文详细分析了海港工程对单边海洋划界的影响。分析结果表明,所选取的24处样点中,有5处会造成各划界海域面积显著变化(领海面积增量大于20km2)。在采用正常基线的区域,海港工程的修筑会使领海基线向海一侧扩展,造成划界海域面积增加;在采用直线基线的区域,若海港工程超出现有直线基线,则会出现重新划定基线的可能性,因此会对划界海域存在潜在影响。就各划界海域面积变化量而言,多数情况下,领海、毗连区和专属经济区面积增量依次扩大。此外,模拟实验表明,领海面积变化量受海港工程的形态、位置及其周边关系等因素的影响,且工程大小、形态和工程周边基线走势对领海变化影响更大。据此建议有关部门在海港工程选址和形态设计方面,重视海港工程对海洋划界所造成的影响研究。

尽管本文针对海港工程建设对单边海洋划界的影响进行了详细讨论,并对影响划界海域面积变化量的若干因素进行了模拟实验分析,但本文结论主要以定性化方式进行描述,如何对上述问题,特别是工程若干因素(如工程建设处的海岸线曲折度等)对划界海域面积变化的影响进行量化表述,这将是未来研究工作的重点。

参考文献:

[1]胡海,杨传勇,胡鹏.自然图形间的中间线和比例线方法[J].海洋测绘,2009,29(05):15-18.

[2]张华.国际司法裁决中的海洋划界方法论解析[J].外交评论(外交学院学报),2012,(06):141-154.

[3]史久镛,高健军.国际法院判例中的海洋划界[J].法治研究,2011(12):3-11.

[4]Dorst L,ElemaI.The Effect of Changing Baselines on the Limits of the Netherlands in the North SeaEB/OL].http://www.gmat.unsw.edu.au/ablos/ABLOS08Folder/Session6-Paper3-Dorst.pdf.

[5]Chris Carleton.Problems Relating To Manmade Basepointsunder UNCLOS[EB/OL].http://www.iho.int/mtg_docs/com_wg/ABLOS/ABLOS_Conf6/S7P3-Pres.pdf.

[6]国家海洋局海洋发展战略研究所.联合国海洋法公约[M].第1版.北京:海洋出版社.2014.

[7]International Oceanographic Commission on Engineering and Technical Systems,International Hydrographic Organization, International Association OfGeodesy.A Manual on Technical Aspects of the United Nations Convention on the Law of the Sea-1982[M].the 4th Edition.Monaco.International Hydrographic Bureau:2006

[8]张海文,李红云.世界各国海洋立法汇编(亚洲和大洋洲国家卷)[M].第1版.北京:法律出版社,2012.

[9]Decree regarding the Delimitation of the Breadth of the Territorial Sea of the State of Kuwait, of 17 December 1967[EB/OL].http://www.un.org/depts/los/LEGISLATIONANDTREATIES/PDFFILES/KWT_1967_Decree.pdf.

[10]金永明.岛屿与岩礁的法律要件论析——以冲之鸟问题为研究视角[J].政治与法律.2010.(12).99-106.

[11]白续辉.规避“人工岛屿陷阱”:海洋岛礁的“经济生活”概念及海洋旅游的特殊价值[J].中山大学法律评论.2014(01):201-229.

[12]颜行志,张凯.冲之鸟礁法律地位的国际法思考[J].江南社会学院学报.2013(03):72-75.

[13]黄瑶,卜凌嘉.论《海洋法公约》岛屿制度中的岩礁问题[J].中山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3(04):174-188.

[14]Decree No. 40 of 1992 defining the Breadth of the Territorial Sea and Contiguous Zone of the State of Qatar, 16 April 1992[EB/OL].http://www.un.org/Depts/los/LEGISLATIONANDTREATIES/PDFFILES/QAT_1992_Decree.pdf.

[15]Law on the Territorial Sea and Contiguous Zone(Law No.30 of 1977,as amended by Law No.73 of 1996)[EB/OL].http://www.un.org/Depts/los/LEGISLATIONANDTREATIES/PDFFILES/JPN_1996_Law.pdf.

[16]Royal Decree concerning the territorial sea,continental shelf and exclusive economic zone,10 February1981EB/OL].http://www.un.org/Depts/los/LEGISLATIONANDTREATIES/PDFFILES/OMN_1981_Decree.pdf.

[17]李令华.关于领海基点和基线的确定问题[J].中国海洋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7(03):14-18.

[18]曹英志,范晓婷.论领海基点和基线问题的发展趋势[J].太平洋学报.2009(01):66-73.

[19]Law of the Sea bulletin NO.45[EB/OL].http://www.un.org/Depts/los/doalos_publications/LOSBulletins/bulletinpdf/bulletinE45.pdf.

■论文专区的文章均为在《海洋测绘》上刊发的论文,若其他公众平台转载,请备注论文作者,并说明文章来源,版权归《海洋测绘》所有。

相关阅读推荐:

海洋权益▏中韩正式启动海域划界谈判 双方都表现出政治决心

海洋划界▏2012年孟加拉湾海洋划界案初步研究

论文专区┃典型国际海洋划界案例相似性研究

海洋权益▏图们江出海口的纷纷攘攘

测绘百科▏海洋军事工程测量

测绘百科▏海港工程测量和卫星磁力测量

投稿邮箱:452218808@qq.com,请您在留言中标注为投稿,并提供个人简介及联系方式,谢谢! 

Copyright © 松原古典音乐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