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幕第三期(上)|赵立新x尤雅《在凛冽寒冬 我们怀抱焰火》

正在上演2019-06-03 19:05:07

文 邵怡晓


重排《父亲》,赵立新认为是将每个人心中淹没在炉灰中的暗火再次点燃,


“这部戏是一根火柴,点燃每个人心中的暗火,让人有燃烧感。这种燃烧感是让人很愉悦的,是向上的。同时这种燃烧感也是很难得的。”


对他来说,演出这部戏也是一次自我的燃烧。



1887年,38岁的斯特林堡完成了话剧《父亲》的创作。1993年,24岁的的赵立新从从莫斯科国立电影学院硕士毕业,来到瑞典。1995年,当他第一次在瑞典皇家剧院的小剧场看到《父亲》时,他毅然决定留在这个话剧氛围无与伦比的国家。2004年,归国后的赵立新自导自演,首次将话剧《父亲》搬上了中国舞台。而今,赵立新将携手金星再一次带大家重温这部斯特林堡的经典巨作。

 

斯特林堡和易卜生是同时代的瑞典剧作家,他的剧作《父亲》和《朱丽小姐》将现实主义带到了一个新阶段。斯特林堡的作品多将焦点集中在了个体与自己和他人的战争。在《父亲》和《朱丽小姐》中都表现了两性见的战争,男人女人在不断地博弈中试图可以在双方的关系上占据优势。最终,其中一方被毁灭。

 

对于瑞典人来说斯特林堡不仅仅是一个疯子,也不是瑞典民族英雄式的人物,更像是一个传说。瑞典皇家剧院戏剧文学总监麦格努斯·弗洛林曾说:“直到现在,瑞典人仍旧固执地相信,斯特林堡的鬼魂游荡在斯德哥尔摩的大街小巷,在上演他的戏剧的那些剧院里盘桓;而一旦排练过程发生什么不顺利的事情,人们总会条件反射道,这是因为斯特林堡不高兴了,他不满意这样处理他的戏剧。”



《父亲》的主人公上尉阿道尔是一个有责任心的丈夫,一个慈爱的父亲,一个受佣人爱戴的主人。同时,他还以有限的力量从事科学研究。可是,他和妻子罗拉20年的婚姻生活始终在互相折磨。所有的温情也在彼此的“较量”中逐渐丧失。身为“一家之主”的上尉看似掌握了家庭的决定权,但对生活感到失望的劳拉,为了证明自己的存在,为了得到女儿命运的决定权,她使出各种伎俩,将上尉引入自己设置的精神陷阱,使上尉痛苦不堪。难道女儿是别人的吗?女儿到底是谁的呢?他在疑惑的困境中挣扎,被一步步逼向发疯的深渊。最终,在决定女儿前途时,男女对家庭话语权的争夺、冲突达到了顶点。



重排《父亲》,赵立新认为是将每个人心中淹没在炉灰中的暗火再次点燃,


“这部戏是一根火柴,点燃每个人心中的暗火,让人有燃烧感。这种燃烧感是让人很愉悦的,是向上的。同时这种燃烧感也是很难得的。”


对他来说,演出这部戏也是一次自我的燃烧。



对于这部剧的另一位主演金星,赵立新也给出了很高的评价。

 

“她是一个奇人。在舞台上她身体力行。是很优秀的舞蹈艺术家和话剧表演者。她的人生经历和她自身的修为决定了她的高度。其次是她的感性,她也是三个孩子的母亲。而且她身上有很强势的东西也有很温柔的东西,刚柔并济。出演劳拉这个角色再合适不过了。”

 

除了优秀的舞蹈演员以外,金星也是一名主持人和话剧演员。脱口秀和综艺中的金星总是给人以耿直,毒舌的形象,而舞台上她又用如水的身体和饱满情感征服着观众。



《父亲》这部剧给人的震撼在于它切切实实的剖开了婚姻的口子,给观众看到一个最真实,最血淋淋的人性的真相。它反映了两性关系中根源的问题:在共处的关系中,人仍然无法摆脱自私和欲望从而产生的种种矛盾,以及在漫长的生活和琐碎中情感被逐渐消磨后的二人要如何相处。

 

对这部剧来讲,剧中的那主人公阿道尔是一位男权主义者,他是军人,是一家之主,有理想也有能力,在和平年代他凭借科学研究也取得了斐然的成绩。而这使强势的妻子认为因为丈夫的强大导致她的家庭地位在逐渐的消失。而这种夫妻间的矛盾并不是一朝一夕造成的,而是在润物细无声中不断累积而成的。

 

显然,斯特林堡是一个悲观主义者,男主角最终在这场家庭权利的斗争中成为了失败者。斯特林堡也被很多人认为是一位憎恨女性的人。在《父亲》中,女主人公劳拉希望自己的丈夫像孩子一样完全服从于她的意志导致他的丈夫失去男性的威严,丧失了生活的意义和目的,让他遭受了巨大的精神折磨。斯特林堡借由这种对精神痛苦的描写,深刻的揭示了两性之间的关系。或许我们也可以这么理解,在任何关系中都暗含着痛苦和妥协,这是人与自己的人性的斗争。

叔本华在论人世的痛苦一章所讲到“意志的愿望从来都是无止境的”,那么我们只可以断定的是这种斗争将是无尽的。观众也不必过分悲观,或许两性关系就是在不断与对方的博弈和与自己的斗争中找寻平衡,最后犹如走钢索般摇晃着度过漫长的时光。



从中世纪起瑞典戏剧开始不断的发展,其中不乏各种题材的优秀剧作,但赵立新还是毫不犹豫的选择了《父亲》这部剧,在他看来这是一个水到渠成的结果。对于表演者来讲遇到一个让自己有表演欲望和冲动的剧是幸福的,更可贵的是赵立新对戏剧理解的深度和对舞台的信仰让他可以更加自如并且准确的诠释角色。他并没有将戏剧看做一种供都市人消遣娱乐的方式,他更看中的是其中探讨的深层次的问题。他认为话剧是带着一点“神性“的,而演员在话剧表演的过程中的哲学性思考是对自己内心的净化,洗礼。从他对此次饰演的阿道夫上尉内心的细致剖析中就可以看出来,赵立新对于人物的敏感的洞察力。

 

“骑兵上尉阿道夫呢,他是一个比较男权的角色。但这个男权呢,我理解,它其实是源于女方也不弱,让他感觉到了作为一个男性的一点点威胁和不舒服。甚至感觉到他内心虚弱的地方被对方看到了。所以这个矛盾是渐渐地,润物细无声地就开始繁衍。到最后遇到了一个导火索。这是一个悲剧,我感觉是源自两个人内心的不安定感。两个人都有,两个人都有心理上自卑,或者缺失的那个东西。”

 

他的经历,学识让他看待问题深刻透彻,而源于演员内心深处的感性敏感和爆发力又让他在舞台上有无尽的能量。



导演这部剧是由于赵立新对戏剧的独特见解以及对《父亲》这部剧的喜爱,他说经过了13年,自己有很多新的感受想借由戏剧表现出来,与观众进行交流。作为导演,他更看重的是如何将演员的情绪感受准确的用面部肢体表现出来,在导戏的过程中他也会不断激发挖掘演员,调动他们的原始冲动。他也相信只有最真实的情感表达才能感动观众,让观众融入剧情。在剧本方面,赵立新也对原作进行了一些改编,融入了更多原著中可能只是一笔带过的角色,让整部话剧更加完整,也更易于观众去理解。赵立新努力平衡着整部话剧的层次和完整度以及微观上每一个演员的表现,也试图将一对夫妇的个性矛盾放大到两性间的共性矛盾上,引发大家的思考。



《父亲》这部剧的制片人尤雅也是赵立新的经纪人,她曾是赵立新在中央戏剧学院的学生,因为与赵立新在观念和审美上的契合,毕业后仍然与赵立新继续共事。对于话剧,她也有着自己的理解。

 

“我觉得戏剧不大靠坚守。所以坚守这个词,背后的那个情,那个信念我觉得是没有改变的。就是你要去认同这个艺术,和所谓的你欣赏的那种艺术的美。我觉得这个是没有改变。”

 

和赵立新一样,在她看来做《父亲》这个戏是因为时机到了。



“我在上学的一年级完整地看过外国戏剧变成舞台剧在演出的最多的就是《父亲》,我连彩排到演出一共看了十二场。每天从剧场走出来感受都很不同,它的那种悲剧感,那种宿命。就是不可逃避的那种悲剧,完全抓住我了。可能就是那种暗合的东西,所以它对我特别重要。我一直想做,每年都说想要做一个戏,就是《父亲》。不是经过选择,和不是经过摇摆的,它发生了,到那儿了,它就是《父亲》。当你自己足够好和强大的时候,你会用一些方法去创作,去创造。导演有导演的创作,演员有演员的创作,制作人也是一个创作人。他需要用他的方式去转换,如何让除了进观众场的这一千五百个观众以外,大家能够看到这个戏,感知到这个戏。我觉得戏剧经过了一百三十年,这个剧本是一百三十年前的,它还会再发展再改变。我们要用有创造力的这个思想去做事情,其实是相通的。”



这部经典戏剧如今仍然能再次走进中国剧院,与重主创们也是分不开的。《父亲》的制片人尤雅与赵立新再加上金星的加持,使这部剧从剧本到演员再到舞台的各个细节都是值得观众期待的。相信《父亲》会是一部有艺术性,商业性和影响力的戏剧。


13年,戏剧在不断发生着变化,主创们也都在生活和心境上有着各样的改变,不变的还是对艺术的情感和信念,以及对美的坚持。他们将这13年的感悟融入这部剧中,用这种方式与观众见面同观众交流,这也许是戏剧人和观众之间最舒服的关系。


独幕第三期(上)

赵立新x尤雅《在凛冽寒冬 我们怀抱焰火》精编版


独幕第三期(上)

11月26日20:00

正在上演独家直播


帷 幕 内 外  从 容 前 行



正在上演

你的个人数字剧场

话剧 | 舞台 | 音乐 | 现场 | 曲艺 

微信ID:zhengzaishangyan_

Copyright © 松原古典音乐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