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深圳听马勒第五交响曲

知言勉行2019-05-15 12:49:22

我曾发愿,珠三角的马勒一场也不错过。但这次深圳音乐厅的马勒第五交响曲差点错过了,因为它的宣传太少,演出节目单上也以《红色小提琴》为主题,马勒第五交响曲写在下面,并不显眼。


周五晚上准时到了深圳音乐厅。每次到深圳音乐厅那里,我总是被附近一带的文化环境所震撼和感动。除了音乐厅,还有深圳图书馆,深圳书城,少年宫,艺术馆。每到傍晚,街灯初上,广场上遍布人群,有下班匆匆走过的,有带着孩子散步的,有围着几个流浪歌手的,当然也有票贩子。每次音乐会前我都要在深圳书城里转转,看看音乐图书馆里的新书,再找一家快餐店吃吃晚餐,然后在广场上看来来往往的人。深圳是一个年轻的城市,那些年轻人衣着干净体面,行色匆匆。

马勒的音乐这几年好像不太流行了,我看国内音乐会这几年的马勒交响曲上演得很少。尤其看不到一些大指挥家来华专为指挥马勒。可能我错过了很多,但现在弥补也未必谈不上来不及,留期翼于未来吧。


第五交响曲因为电影《魂断威尼斯》中引用第四乐章小柔板而最为著名。我也曾看到花样滑冰的奥运冠军也以此小柔板作为背景音乐,确实温暖动人,是关于青春和爱情最好的音乐。对于我来说,热衷听马勒也是从第五交响曲开始的,像贝多芬命运交响曲一样的开头的动机完全吸引住了我,而且也像命运动机一样听过便不会忘记。小号突兀的哀嚎立即把人带进一场悲壮的葬礼进行曲。

今晚的指挥是爱文德•加尔伯格•詹森,浅陋如我未曾听闻过此君,但在现场,可以看出是一位大帅哥,而且看上去特别年轻;指挥有激情,速度把握也很好。因为我坐在侧面,可以看到他的一举一动,显然他与深圳交响乐团的团员们有很好的沟通。动作幅度恰到好处,不夸张,但也不是和风细雨,偶尔跺地激烈声音很大。

整个夜晚,一首马勒第五交响曲下来大概七十多分钟,有狂风暴雨和柔风拂面;有铜管激昂高亢,有弦乐如泣如诉。我坐在交响大厅的一侧,目睹了这一场华丽的悲喜剧,然后无法自拔。


Copyright © 松原古典音乐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