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马勒音乐图书馆备展》

云林墨客2021-10-21 07:10:36


此次应邀赴法驻留艺术创作和交流,第一站是巴黎个展。虽然已不是第一次,但开幕式前备展工作必须亲力亲为,马虎不得。



27日,早餐过后,国际文化交流中心会长伊莎贝拉·巴蒂奥尼女士亲自陪同我们来到了位于巴黎老街的马勒音乐图书馆,画展作品装框就安排在这里。马勒音乐图书馆馆长是位女士,为迎接远道而来的客人盛装打扮,脖子上挂着一串项链可是不得了,四颗比大拇指还大一些的蜜蜡,加上古色古香的祖母绿和锻打的银件串在一起打扮得古典雅致。在伊莎贝拉的介绍下,她彬彬有礼地欢迎大家到来,询问先看图书馆还是先装画框,结论是先装画框然后再参观图书馆。



于是,我们便来到图书馆三楼工作间,映入眼帘的是,备展的画框已经全部整整齐齐靠墙摆放着。经介绍,负责布展和装框的是位专业从事这项工作的青年人埃里克·罗西,一个干练又专业的小伙子;贝拉·阿菲诺热诺瓦,一个金发碧眼略带古韵的小姑娘。他们按照我在国内发给法方的画框尺寸及画框颜色的要求配置好了画框,到底怎样我心中没有数。看到靠在墙边的画框排的整整齐齐,小伙子搬运安置工作协调专业,我心中顿然觉得这是一个好兆头。一个好的画展,画框的选择与色泽的搭配是成功的前提,在偌大的展厅面积和建筑空间里20多幅二、三平方尺的册页画装在一米见方的画框里是否能够支撑起来,空间效果及画芯、画框、展板和高大上的新凯旋门顶层复式空间之间的比例关系太重要了。此时此刻我的一颗忐忑不安的心安静下来了。小伙子将画框搬上桌子,迅速和在场的法国朋友一起行动起来!教授牵头协调在场人员分工协作,,并将角尺反复矫正,小美女贝拉·阿菲诺热诺瓦负责将双面胶分小块粘在几个指头上,分别将画芯四个角妥妥贴贴分毫不差地安放在画框底板上,法国小伙子搬运装框,盖板,大伙儿齐心协力,有条不紊地将我带来的20幅作品全部安装完毕。




画框装好了,如释重负。图书馆馆长引领大家参观,她如数家珍般地介绍图书馆的历史沿革与馆藏珍品,并带我们楼上楼下跑,一一介绍每一间收藏室,一排排高高大大的收藏架里图书及唱片琳琅满目,气势非凡。最后馆长领着我们来到地下室库房,拿出图书馆镇馆之宝:马勒的第九交响曲(整部)手稿,马勒生前用过的最后一根指挥棒,一副银边水晶眼镜,和马勒逝世的石膏面模。馆长说这些都是马勒的太太捐赠的,十分珍贵。马勒,Gustav  Mahler(1860—1911)奥地利作曲家、指挥家,15岁进维也纳音乐学院学习,1879年任奥地利哈尔剧院指挥,1888年担任布达佩斯皇家歌剧院正指挥,1897年任维也纳宫廷歌剧院指挥,1907年任美国纽约大都会歌剧院及纽约爱乐乐团指挥。1911年因病回到欧洲巴黎静养,同年5月18日在维也纳逝世。马勒以歌剧指挥见长,但他也是一位欧洲的浪漫主义作曲家,也是西方现代流行音乐的先驱者。其作品充满激情和梦想,气势恢宏,配器多彩!其代表作品有《大地之歌》、《复活》、千人交响曲》等十部交响曲。



接着,馆长还拿出了另外一位著名作曲家罗西尼的手稿,其中有一份手稿是罗西尼给庇护九世教皇的信,要求允许女性进入教堂唱诗班献唱及教皇没有应诺的回信。罗西尼Gioavhino Rossini(1792—1868)意大利歌剧作曲家,博洛尼亚音乐学校学习音乐,1809年作第一部歌剧《德梅里奥与波利比奥》随后相继推出二十多部歌剧,1823年担任巴黎意大利歌剧院指挥,1868年死于巴黎。马勒音乐图书馆馆藏非常丰富,经常有藏品参加世界各地巡展活动。因为时间的关系,我们仅参观了极少的一部分,但馆长周到细致的介绍使我们大开眼界。



告别了馆长,离开马勒音乐图书馆,我的心情仍然不能平静下来,耳边似乎响起我所听过的马勒交响乐曲的旋律,他的配器是那么丰富多彩,枝繁叶茂,小提琴、中提琴、大提琴此起彼伏,丝丝入扣,交相辉映,浑然天成。特别是他的第五交响乐曲耳熟能详,时而小号独奏或六支圆号齐奏或合奏,或是三支长号齐奏产生的明亮的声场,时而与木管乐器的独奏重奏混合,时而又交织在激昂或者轻柔的弦乐中,让我产生迂回曲折,此起彼伏,最后以推向高潮结束全曲。这就是马勒这部作品所展示的那种“山重水复,柳暗花明”的人生意境,联想刚刚看到的马勒《第九交响曲》手稿的最后几页作者反反复复写上的音符和词语,那颤抖的手迹浮现在我的眼前……是对爱情的呼唤,也是对生命的渴望!



生命与爱情,传统与创新,是艺术创作的永恒主题。音乐是有声的画,画是无声的音乐。艺术是相通的。在巴黎举办水墨画展,与马勒有缘。法国朋友将相关备展工作安排在古朴典雅的马勒音乐家图书馆里,真是不同凡响,出乎意料之外!真是太浪漫了,太富有诗意了!



(严克勤《访法日记》摘录)


Copyright © 松原古典音乐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