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博士两三事#之求婚与大钻戒

GloriaShang2019-10-26 06:32:50

3月30日晚,我在大众点评搜索BB Bomb,酒吧地址显示:陕西南路5号城市酒店一楼,我略微惊讶,从2015年到2017年5月,我在静安住了两年多,无数次经过城市酒店,却不知有这家酒吧,一看评论才得知:2018年1月才开业。


城市酒店对面是马勒别墅,别墅里有个中餐厅,我在静安的家距离这里不过800米,那时候我曾和朋友约在这里吃brunch或下午茶。我和博士的第一次约会是在嘉里中心的孔雀,一家川菜馆,我那天穿了一条绿色的真丝连衣裙,博士后来说:你那天穿得像孔雀一样。从第一次见面,我就给他留下了孔雀的印象。博士后来还说:如果不是有目的的应酬,他不喜欢到外面吃饭。所以,在前往BB Bomb的路,我想:他若是知道我在马勒别墅中餐厅和朋友吃brunch,一定更加确认我和他的生活方式不一样,或是再给我扣上铺张浪费的罪名。


我到达BB Bomb的时候是晚上11点,我在一个大约可以容纳10个人的卡座上找到佩奇和她的朋友Tiffin,一个我不认识的男孩,我估计是她在澳洲留学时的同学,因为去年夏天她经常带不同的男人出来喝酒,而那些男人多数是她的同学。


我招手,叫来服务员,我晚饭没吃,我想吃罗勒意面,我和博士第二次约会是在建国西路的Notting House,我当时点的主食就是罗勒意面。我在Wages常吃的是罗勒通心粉,总之我喜欢罗勒。但是BB Bomb的menu上没有意面,于是我点了辣鸡肉汉堡以及一杯mojito。我常喝的酒是长岛冰茶,但今晚我想换个口味。我的酒量是一杯长岛没感觉,两杯下肚才微醺。博士的酒量是半杯啤酒,真是垃圾酒量。


服务员把汉堡和一杯长岛杯茶放在桌上,天知道他是怎么把mojito听成长岛的。我懒得叫他回来把酒换掉,我当时觉得我和长岛有缘。


这时候,又有不认识的人来到卡座,佩奇和Tiffin热情地向新人招手,从他们的寒暄中,我得知他叫Justin,他们仨是滑雪时认识的以及他似乎和佩奇有一腿。Justin坐在我和佩奇的中间,他拿起长岛喝了一口,他没有意识到这杯是我的,就像我刚来的时候没意识到桌子上有一瓶开好的白州威士忌。


我对今晚没有期待,对酒,对今晚认识的陌生男人们都没有期待。我今晚特别丑,没有化妆,还戴一个黑色的框架眼镜。比去年九月最后一个周日下午博士在龙之梦购物中心二楼搭讪我的时候还要丑。


那天下着雨,我叫车叫不到,只好改坐地铁回家。在龙之梦二楼通往34号线的走廊上,一个戴眼镜的男人和我说:你好,我可以和你认识一下吗?

我在商场,地铁上经常被搭讪

我问:“你是什么星座?”

“双鱼座。”

我说:“我是射手座。”

他说:“我在张江工作,今天在这里见朋友,我准备去车库,看到你迎面走来,想和你认识一下,不认识的话觉得会有遗憾。”“我是博士,研究材料学的,比如这个手机壳。”他说到他是博士的时候挺了挺胸膛,接着拿起他的手机敲了两下。

他说话的时候我观察道:他的肩膀是经常锻炼才有的幅度,我猜他经常游泳,一般经常游泳的人肩膀都宽。“这小子真自信,身材不错,能看出经常锻炼的迹象。”我在心里嘀咕道。

“我可以加你的微信吗?”

我说:可以。我当时手机没电了,于是我把手机号码报给他。


我那天应该没那么丑,至少没今晚的Gloria丑,今晚的Gloria120斤。


我丑陋的时候对社交都没有期待。今晚我只想做一个安静的路人。如果我好看一些的话,我或许会主动和Tiffin、Justin们聊天搭讪,搔首弄姿一番。


凌晨两点多,博士微信问:回家了吗?

我把地址发给他,意思是我还在酒吧玩。

他这个时候竟然还没睡,他一般12点就睡着了。

博士回:早点回去休息。

我说:知道了,再过半小时就走。

博士说:我今天去了Harry Winston。他发来一张照片,是一个钻戒。钻石和一点点的波霸珍珠一样大。天知道这个和经常向我哭穷,开着30万的大众牌SUV的被我闺蜜鄙视的穷博士哪来的钱给我买钻戒。

我说:哈哈哈,是要向我求婚吗?

博士说:你愿意和我去荷兰吗?

我喝多了,我回:我愿意。


发完我就后悔了,我他妈一点都不愿意。

我觉得拧巴,我觉得他不爱我,我不知道他在唱哪一出。

博士回:我明天下午去店里找你。

我回了一个哦的表情包。


3月31日凌晨2点,距离愚人节还有22小时的时候,我觉得上天和我开了一个玩笑。

Copyright © 松原古典音乐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