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琴家齐默尔曼丨关于拉赫玛尼诺夫两首钢琴协奏曲的访谈

古典音乐译文2019-01-10 06:57:33

齐默尔曼演奏拉赫《第二钢琴协奏曲》Op.18




齐默尔曼丨关于拉赫玛尼诺夫两首钢琴协奏曲的访谈采访人:杰西卡·杜尚;翻译:森总;整理:Kzimzim


Q:还记得最早演奏这两首协奏曲的情况吗?

A:第一次演奏的时候,我才15、6岁,是卡托维茨音乐学院的学生。第二钢琴协奏曲是我与管弦乐团首次共演的作品。第一钢琴协奏曲是我在1977年的毕业演出上演奏的,拉赫玛尼诺夫在毕业的时候创作了这首曲子,所以我在演奏这首曲子的时候,感觉非常亲切。我在学生时代的时候,BBC的逍遥音乐节曾经邀请我参加演出,我作为学校的优秀生和管弦乐团,在1974年第一次出国演出,参加了在丹麦举行的学生管弦乐团演出,我担任钢琴部分。世界上超过100个参赛者,我很高兴被选为了第一名。BBC的干部听到了我的演奏,邀请我来年在伦敦演奏拉赫玛尼诺夫第二钢琴协奏曲,由我担当钢琴部分。但是第二年2月份的时候,我要参加在华沙举办的肖邦国际钢琴大赛,逍遥音乐节是8月举行,而我9月就要参赛,两难之下,进行了权衡,还是肖邦比赛更加重要,所以只能选择了肖邦赛。学校这边呢,根据BBC的要求进行了录音,将我演奏的录音递送给了BBC。所以说BBC那里还有我1974年录制的拉赫玛尼诺夫第二钢琴协奏曲,真是难得的残存的回忆呢!

霍洛维茨演奏拉赫《第三钢琴协奏曲》



Q:拉赫玛尼诺夫自己的录音对你有何影响?

A:我非常尊敬拉赫玛尼诺夫,他既是作曲家,又是一位杰出的钢琴家。他在第一钢琴协奏曲的演奏堪称天才,将作品所要表述的内容展现无遗。但是我听过他的第二钢琴协奏曲,对此心存疑问,总觉得他的演奏没有完整表述作品的想法。卢托斯拉瓦斯基的钢琴协奏曲,他本人既是指挥家,也是演奏家,在他自弹自指的时候,他经常对自己说“这真是杰作,我一定要完美地演奏!”可是这些话,他是不会对管弦乐队说的,我想就是这么回事。这么考虑之后,拉赫玛尼诺夫在演奏的时候,那种沉醉,那种感动,那种情绪都受到了控制,致使他人无从得知。他的演奏是他真实感情的披露和表达吗?我带着这样的疑问,特地去了费城看了原谱。然后看到了凡是需要感情倾诉的地方,他都用铅笔标注出来了!

王羽佳演奏拉赫《第二钢琴协奏曲》


Q:你对这两首协奏曲的演奏,总让人情绪满满,你是如何找到它们感情抒发的要素的呢?

A:拉赫玛尼诺夫钢琴协奏曲的演奏,简而言之,就是“活生生”的感觉。这两首钢琴协奏曲青春洋溢,犹如“疾风怒涛”一般,满载着初恋似的情感。我常在想如果是我自己写这两首曲子会是如何感受,瞬间就觉得内心充满了震撼,隐藏于作品本身的故事和情感就这样裸露在面前,我无法抑制,必须把它们从心底里表现出来。

Q:第三协奏曲和第四协奏曲的录音预定了吗?

A: 我并不赞同录完所有协奏曲,而拉赫玛尼诺夫的四首协奏曲也并非一个体系。我非常尊敬第三钢琴协奏曲,我到现在都还没准备好去录制这个作品。作品的诠释如此复杂,付诸行动需要时间。当我在聆听这首曲子的时候,感觉我的心都被撕成一片片。所以我说,你不是在演奏拉赫玛尼诺夫钢琴协奏曲,你会感受到它是活生生的存在。而这首协奏曲会让你感觉到生命的岌岌可危。


Q:第一协奏曲是1997年录制的,第二协奏曲是2000年录制的,为什么在这个时间录制这两首曲子呢?

A:这是和DG公司1976年签约的时候约定的录音!所以你想想,实现这个计划需要多少时间啊……

Q:和小泽征尔先生合作的感觉如何啊?

A:我25年前就和小泽先生一起工作过,他是我非常尊敬的音乐家。他不但是很好的工作伙伴,更是一个伟大的人。他总能多方包容体谅,即使我们刚开始意见不一致,他也能很好地求同存异。 我和他第一次共演是1978年,第二次共演,是纪念柏林爱乐乐队成立100周年,和乐队一起演奏。我还和他指挥的波士顿交响乐团合作,为DG录制了李斯特钢琴协奏曲,和小泽先生一起合作勃拉姆斯第二钢琴协奏曲也非常开心,真是难忘的经历呢。

往期推送:1、八十岁时论阿劳丨论阿劳的演奏艺术;2、八十五岁论阿劳丨他的演奏何以伟大?3、钢琴家特里福诺夫专访丨“我在游泳池里练琴”;4、十五问王羽佳丨“演出”对你意味着什么?5、王羽佳访谈丨“穿长裙?待我四十岁!”6、王羽佳专访丨她赢得了没有参加的“比赛”!7、采访阿格里奇丨“音乐必须是自然流露的事情!” 8、帕尔曼追忆海菲兹丨“这么多小提琴家都试图模仿他,但他们的演奏却成了活生生的讽刺。”;9、肖邦大赛访傅聪丨“这个比赛没有完美的玛祖卡。” 10、韩国钢琴家赵成珍访谈丨“如果我遇见肖邦……”;11、憨豆先生采访郎朗丨谈肖邦以及古典音乐普及;12、古稀之年克莱默访谈丨谈《克莱默版贝多芬协奏曲》(亨勒出版社);13、“奥伊斯特拉赫经常鼓励我,去寻找属于自己的声音”丨“当代怪杰”吉顿·克莱默访谈;14、“指挥家”李云迪访谈丨“音乐源自内心,这就是为什么即便我们一遍遍地弹奏相同的曲子,表演依然不是机械化的原因。” 15、郎朗弟子马克西姆·朗多访谈丨“郎朗对所有事物的热情深深感染着我,当我们在一起演奏时,可以感受到创造出的音乐竟然如此欢乐!” 16、肖邦“迷妹”阿格里奇论肖邦《第一钢琴协奏曲》丨“我多么渴望去亲眼看到肖邦怎样弹琴!”;17、纽爱新总监梵志登访谈丨“我并不想被公众看作对某位作曲家有特殊癖好,演的最多或最为喜欢。” 18、埃格纳钢琴三重奏访谈丨你有父亲、母亲和孩子,等我们长大了,孩子就会成为父亲和母亲,这就是室内乐想要阐明的观点!19、华裔小提琴家侯以嘉访谈丨“没有技巧就没有表达的自由;但只关注技术,很快会变得无聊或疲劳,并失去练习专注度。” 20、郎朗访谈丨“有时候父亲把我逼得太紧了,可他是爱我的!” 21、哈农库特访谈丨“我所探寻的始终是作曲家为什么要这样写”;22、面对批评,郎朗很委屈丨“我想让古典音乐表现得酷炫一点,这有什么不好么?”;23、“准备好了”丨回忆海菲兹小提琴大师班;24、美酒,女人和钢琴丨钢琴家鲁宾斯坦的三原色;25、纪念李帕蒂丨他坚称乐谱是“我们的圣经”,但对作品内在精神的解读更重要!26、周善祥访谈丨不想当钢琴家的作曲家不是好数学家;27、席夫丨为何我的《哥德堡变奏曲》宛如与魔鬼跳舞?28、卡萨尔斯论演奏丨“我们必须学会不要每个音符都完全照搬谱子上写的拉。” 29、钢琴家李斯蒂莎访谈丨我为何“在YouTube创建自己的频道”?【古典音乐译文公众号】1、作曲家拉威尔1928年演讲丨“真正的艺术作品是不可能靠分析鉴定的”;2、你怎么看音乐家找工作越来越难丨大提琴家斯塔克访谈(上篇);3、他曾声明永远不在器乐演奏比赛中担任评委丨大提琴家斯塔克访谈(下篇);4、布伦德尔谈莫扎特丨到底什么让他的音乐如此奇妙? 5、被遗忘的克莱门第丨他的键盘音乐文献如何影响海顿、莫扎特、贝多芬以及浪漫时期?6、弓在弦上,揉转成美丨与梅纽因对谈小提琴艺术;7、MTT谈马勒丨“他的音乐已经进入了我的心灵,永不磨灭。” 8、盛原采访米科夫斯基丨“我对钢琴大师班没有太大的信任”;9、富特文格勒丨如何理解贝多芬交响曲;10、从钢琴生产数量看,中国有多少万琴童?11、肖邦大赛后的齐默尔曼丨他不想只做肖邦专家;11、科尔曼丨面对贝多芬,便好似在和我们的灵魂对话;贝多芬的伟大,就在于他的平凡;12、富特文格勒丨巴赫为何重要?13、阿巴多丨音乐没有妥协可言;14、德彪西丨“古典诗歌有自己的生命。”

Copyright © 松原古典音乐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