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勒第九,一生何求

老赖乐读2018-11-08 11:44:14

我不属于疯狂喜欢听马勒交响乐的病人,但听电台实况音频,马勒交响乐出现的频率实在太高,没有办法回避。马勒,实在太流行了。



3月29日,在法国巴黎,Hartmut Haenchen指挥法国广播爱乐乐团演出马勒第九交响乐,给这首马勒生前没有听过,指挥过首演的交响乐杰作,又增加了一个录音文献。您如果有印象,还记得他指挥过广交演出马勒第六交响乐,感觉如何?时间和地点,应该是2011年5月21日的星海音乐厅。当时的票价水平是,票价:¥150,120,100,60(学生票,长者票限量五折)。


往事不可追忆,那么先听听这个最新的实况音频,或许体验类似您看多一次立陶宛OKT剧院的海鸥。聆听地址:


https://www.francemusique.fr/emissions/le-concert-du-soir/la-neuvieme-de-mahler-vue-par-l-orchestre-philharmonique-de-radio-france-sous-la-direction-d-hartmut-haenchen-59759



国内的翻译,一般把他的名字翻译为亨兴。他曾连续13年担任荷兰歌剧院音乐总监,当之无愧地位列于当代最有影响力的优秀指挥大师行列。亨兴擅长指挥斯特劳斯、瓦格纳、马勒作品。亨兴学识渊博,根据多年的演出经验,撰写了多部学术专著,包括关于瓦格纳和马勒音乐的重要研究。



那么,这场马勒第九,他处理得如何?您是否有冲动,去这个奥地利的小屋朝圣?听马勒第九,就是一个思考,一生何求的问题吧。人的一生,求什么呢?需求很多,欲望很大。求学,求发财,求美女,求子,求官,求求求。有人是求去阿姆斯特丹听海丁克指挥RCO演出马勒第九交响乐吗?



可能有,那可能就是马勒的爱好者,或者是海丁克的爱好者。人生何求,人生的确需求有一些追求。我从未吃过开封菜的嫩牛五方。香港没有全家便利店,阿姆斯特丹只有一个KFC。嫩牛五方,今天回归,您是否排队去抢购买来尝尝?



当年马勒生前,盛极一时,去世后,流芳百世,也是一个传奇。这个场景,可能是马勒第八交响乐首演的场景,茨威格为此感动得不能自已。马勒最后还是没有跨过第九交响乐的死亡宿命,第十交响乐勉强算完成一个草稿。亨兴这个第九交响乐的实况音频,您听了,求得其所吗?



我聆听马勒的交响乐的需求相对简单,就是想通过现场实况,多听听细节,看看有什么新意。旋律大概是一样的,但速度,力度,强度,可以各不相同。明显,亨兴用庖丁解牛的手法去处理马勒的第九交响乐,速度很慢,细节很抠,感觉是重新创作了一部交响乐。第四乐章,我发现还是很合适作为早晨起床的铃声,您觉得呢?

您可以看看这本关于恋物癖和时尚的图书,也是某种庖丁解牛,好看,有趣。我觉得,马勒交响乐,其实也可以作为时尚和恋物主义的例子来分析。



以上图片版权归属法国广播电台等,感谢!我只是一个搬运工,还请您打赏支持,谢谢!




Copyright © 松原古典音乐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