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人为什么会被叫做“九头鸟”?两百多个将军就是证明

军武次位面2019-06-15 20:03:20


这是军武兵要地志系列的第10篇文章,该系列从山川形胜切入,主要讲述中国各个省份的地理民风和地域性格,特别是在战场上的表现。今天我们聊聊湖北省,俗话说:天上九头鸟,地上湖北佬。只要一拿起汉阳造,鬼子老蒋全打跑!



这个用来形容湖北人的短句,几乎所有中国人都听说过。在十几亿中国人中,似乎只有湖北人得到了如此统一的评价,在大多数语境下,以“九头鸟”来比喻“湖北佬”,大抵是形容湖北人的精明。

 

精明可以表现在很多方面,会做生意叫精明,会处关系叫精明,会打仗,同样也是精明——老祖宗早就悟出过“兵者,诡道也”的道理,无论是战术级别还是战役战略级别,带兵打仗,不诡诈一点,精明一点,哪里能打得赢呢?



关于这一点,湖北出的将军数量就可以作为一个佐证——在新中国1614名开国将领中,湖北籍将军有235人,占总数的16%,在全国各省中排名第二。




湖北人的“精”,是地理和历史共同塑造的结果。从地图上看,湖北省北临河南,南接湖南,西面是重庆和陕西,东邻安徽和江西,基本上位于从北京到广东的正中间,是正正好好的中部。



湖北湖泊众多,因在洞庭湖以北而得名,同时又三面环山——西部是大巴山,东北部是大别山,东部为幕阜山丘陵,中南部的江汉平原形成了向湖南的开口形状。长江横穿全省,三峡中有两峡在湖北境内,与汉江共同构成了两大干流,山地占56%,丘陵岗地为24%,平原占20%。



相比湖南,湖北的自然条件要更好一些,山地没那么多,平原更大,离中原更近,也就更容易发达起来。在湖北京山县屈家岭文化遗址中,就发掘出了公元前2500年至2200年前的彩陶绘等文物,武汉市有商代的盘龙城遗址,出土有青铜器和玉器,说明当时已经有了较为发达的文明。


商朝后期,原居北方的楚人逐渐南迁,最后成为春秋战国时期的一方霸主。司马迁在《史记·楚世家》中记载西周初期的楚人领袖熊绎:“当成王之时,举文、武勤劳之后嗣,而封熊绎于楚蛮,封以子男之田,姓芈氏,居丹阳。”在楚国历史上,有两个首都在湖北——鄢郢(宜城)和纪郢(荆州),湖北地区基本上可视为楚国的核心部分(也包括湖南的一部分)。


▲江陵长湖南岸出土的楚国文物

春秋晚期的楚王孙渔戟


楚国的上层受中原文化影响多,而底层则受“蛮夷”文化影响大,二者交织形成了既有现实主义色彩,又极具浪漫主义的楚文化,诞生过屈原这样充满幻想,个性十足的诗人和政治家。但当时的楚国并不受周天子的待见,在周康王时期的诸侯大会上,楚国的待遇等同于夷狄,被视为奴仆一般,所以后来干脆“反”了,一句“不服周”一直用到今天。说不服那是真不服——西周的第四代天子周昭王领军征楚,结果被楚国在汉水打了埋伏,周昭王因此身亡(落水或被杀)——楚人,就是这么猛。


▲秦亡之后的楚汉战争中

汉军其实败多胜少

如果不是因为项羽太于刚愎

后来就是楚朝而非汉朝了


后来的历史反复证明了楚人的能战,不过大家可能有一个印象——楚国的名将似乎很少,为什么呢?因为楚国征战,都是由楚王亲自领军的!尚武至此,在春秋战国时期并不多见。虽然楚国最后没打得过秦国,但秦朝仅仅过了十五年,就又被楚人所灭——楚人既不服周,更不服秦;东汉的开国皇帝刘秀,就是以聚啸绿林山(京山)的武装为班底,打败了王莽的大军,从此汉语中就有了“绿林好汉”这个典故。


熟知三国故事的中国人,都知道古代的“荆州”大致也等同于湖北,这个名字是由于秦始皇要给父亲(子楚)避讳,所以把楚改称为荆,从此荆州也成为湖北的代称,有时也合称为“荆楚”。



“湖北”最早作为一个行政区出现还得追溯到宋朝,今天的湖北省在北宋分属“荆湖北路”和“京西南路”(路相当于今天的省)。荆湖北路的辖区大致从洞庭湖以北至荆山,简称“湖北路”,从此就有了“湖北”这个名称。明朝和清初,湖北和湖南同属于“湖广布政使司”,清康熙3年(1664),清政府将湖广布政使司拆分为“湖北布政使司”和“湖南布政使司”,湖北湖南两省从此定名定域(包括),一直沿用到今天。


由于湖北距离中原地区更近,自然条件又相对好,所以被“汉化”和“儒化”的也更早更深一些。从秦末到近现代,每当北方战乱,大量人口南迁,湖北几乎是必经之地,这些人口带来了儒家文化和先进的农业手工业生产技术,在和平时期,长江和汉江水道提供了便利的水运交通,非常有利经商,这一切使湖北逐渐发达起来,同时也稀释了一些“蛮夷”的禀性,儒、蛮、商、农交织,湖北人的“精”,大抵可以由此得到解释。




“九头鸟”成为湖北人的代称,最早可能是来自于《山海经•大北荒经》——“有神九首,人面鸟身,名曰九凤……”,大致可以推断,九头鸟就是古楚人崇拜的图腾之一,反过来用于代指楚人也很合理,当然,“九”可能也并非实指,而是泛指个数多。


现代文学家林语堂在他的著作《吾国与吾民》中有过这么一段话:“至汉口南北,所谓华中部分,居住有狂躁咒骂而好诈之湖北居民,中国向有‘天上九头鸟,地下湖北佬’之俗谚,盖湖北人精明强悍,颇有胡椒之辣,犹不够刺激,尚须爆之以油,然后煞瘾之概。故譬之于神秘之九头鸟。”


据历史学者考证,直接以“九头鸟”来比喻湖北人,始于明朝。明神宗时期的内阁首辅张居正本身就是湖北人,他为了澄清吏治挑选了九个作风过硬操守优良的官员为监察御史(相当于今天的纪检部门),派往全国各地巡视,整肃风纪,效果不错。凑巧这九名官员都是出身于湖北(这个湖北还是“荆湖北路”的意思),于是就有了“天上九头鸟,地下湖北佬”的俗语。



在中国版图上位于中部的湖北,天生就是承接东西南北的要地。即使在古代,湖北境内江湖纵横,交通条件也还是比较不错的,沿长江西可上巴蜀东可下吴越,沿汉水向北可到豫陕,过洞庭湖向南可到湘桂,所以中心城市武汉也就得了个“九省通衢”的别称,即使是今天,武汉仍然是中国的水陆空综合交通枢纽之一,居于铁路网和长江航运的中心位置,被称为中国的“高铁之心”。



便利的交通条件也使湖北在历史上两次成为人口输出地——湖广填四川,就是这么来的。在元末明初和清初,发生了两次湖广省居民大规模迁居四川的移民潮,有的是政府强制,有的是因为鼓励政策而自行迁移。实际上全国各地的移民都有,但以湖广人为最多,以成都为例,清末《成都通览》曾记录“现今之成都人,原籍皆外省人”。其中湖广占25%,河南、山东5%,陕西10%,云南、贵州15%,江西15%,安徽5%,江苏、浙江10%,广东、广西10%,福建、山西、甘肃5%。即使到了今天,仍然有相当多的四川人认为自己的祖先是来自湖北,其中又以麻城为最多。



交通方便,往来交流就很多,不仅利于经商,也非常利于文化发展。在湖北的历史上,出现了许多名垂千古的优秀人物,楚辞宗师屈原(秭归)、汉赋开山鼻祖宋玉(襄阳)、军事家伍子胥(监利)、东汉开国皇帝刘秀(枣阳)、东晋历史学家习凿齿(襄阳)、茶圣陆羽(天门)、唐代诗人孟浩然(襄阳)、张继(襄阳人,《枫桥夜泊》都会背吧)、岑参(江陵)、书法家米芾(襄阳)、文学家“公安三袁”(袁宗道、袁宏道、袁中道,荆州公安县)、发明活字印刷术的毕昇(英山)、北宋理学家教育家程颢和程颐(黄陂)、明代政治家张居正(江陵)、药学家李时珍(黄冈)、辽东经略军事家熊廷弼(江夏)……


到了近现代时期,两湖地区更是成为中国迈向现代化的主要发源地(关于湖南,请搜索军武往期“兵要地志系列”的湖南篇),湖北自然也在中国近代历史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湖北的贡献之一,是著名的汉阳铁厂(汉冶萍公司)。汉阳铁厂是一个钢铁联合企业,由湖广总督张之洞于1890年筹办,1893年建成投产,包括炼钢厂、炼铁厂、铸铁厂大小工厂10 个、炼炉2 座,是近代中国第一个大规模的钢铁工业,也是亚洲首个并且是规模最大的钢铁厂,比日本第一家钢铁联合企业八幡制铁所还要早7年。


▲汉阳铁厂车间遗址

位于武汉市汉阳区琴台大道


据《中国十大矿厂记》记载,一位外国观察家这样描述汉阳铁厂:“登高下瞻,使人胆裂;烟囱凸起,矗立云霄;屋脊纵横,密如鳞甲;化铁炉之雄杰,碾轨床之森列,汽声隆隆,锤声丁丁,触于眼帘、轰于耳鼓者,是为二十世纪中国之雄厂耶!观于斯厂,即知研究西学之华人,经营布置,才略不下西人也。”当时美国驻汉口领事查尔德参观后称,“这企业是迄今日为止,中国以制造武器、钢轨、机器为目票的最进步运动,因为这个工厂是完善无疵的,而且规模宏大,所以就是走马看花地参观一下,也要几个钟头。”


▲民国三年(1914年)

汉冶萍公司发行的股票


到辛亥革命前夕,汉阳铁厂、大冶铁矿和萍乡煤矿合并组成的汉冶萍公司达到了年产钢7万吨,铁砂50万吨的规模,钢铁产量占全国的90%。


这座铁厂是近代中国人“钢铁强国”的有力尝试,是用湖北人民的赋税和血汗建成的,尽管实际上也存在运营和生产方面的问题,但确实是中国迈入钢铁时代的标志,使中国开始拥有了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