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毛泽东到马勒 一部杰作及其诞生

潮人谈2018-12-07 06:08:56

上海国际艺术节开始前,大家都在选不能错过的演出。潮人谈一反常态,毫无动静,因为我们在憋大招。


这个大招就是一场极其神秘的艺术节的演出,神秘到没朋友——演出场地的官网上没有显示,票务网站的日历上是空白,只有艺术节的网站上能找到踪迹,但却没有售票信息~为了不给政府添乱,我们只好不宣传这场不对外的演出。


我们在憋大招的演出就是《长征:不朽的丰碑》,内部代号“吁地”。因为今年是长征80周年,所以年内有很多关于长征的演出。但只有少数演出拥有呼号或内部代号。我们第一次听说这个代号,也是在和朋友聊天的时候。当我们听到“吁地”这两个字时,第一反应是



后来才知道,原来是一部关于长征的舞台剧。宣传单页对“吁地”的定位是“大型话剧交响剧诗”小标题是“全部音乐改编自马勒交响乐作品”。如果你对这种说法一头雾水的话,请不要灰心,因为我们也是。


于是我们决定去现场一探究竟。演出地点在文化广场,大堂里摆着巨大的背景板。导演陈薪伊和编剧喻荣军的名字赫然入目。我们走进端详起来。


密密麻麻的从指导单位、主办、承办、协办到演出单位,洋洋洒洒十六家。其中有话剧艺术中心、上海爱乐乐团、上海歌舞团、上海杂技团、上海滑稽剧团、上海木偶剧团、上海轻音乐团、上影演员剧团……如此大的阵势,竟把见多识广的潮人谈特派专员也吓住了,这真的是要把大闹天宫搬到舞台上吗?


逛完了文化广场以后,19:15分演出开始,不设中场休息,一直到21:00左右结束。整台演出基于话剧,从现代资本家的眼光,以倒序的手法回顾长征。毛泽东周恩来等都由特型演员饰演。混在领导人中间的邓小平却是由男高音迟立明扮演,因为他要在剧终唱马勒《大地之歌》中的第一首。

(如下摄影 尹雪峰)



倒序只是其一。这是一部穿越剧,毛泽东和蒋介石的穿越,邓小平和马勒的穿越。2016年是舞台上的穿越剧大年,因为恰逢莎士比亚和汤显祖双双诞生四百周年。于是就有很多罗密欧与杜丽娘,德彪西与杜丽娘,哈姆雷特与杜丽娘,莎士比亚与杜丽娘的音乐会或剧,仿佛大家都想和杜丽娘发生关系似的。


所以,这个没有莎士比亚也没有杜丽娘的穿越,也是吸引我们的原因之一。扮演蒋介石的是京剧演员关栋天(曾用名 关怀),但他没有唱。在剧中,有三位歌唱家都放声歌唱了,除了迟立明以外,男中音杨小勇和女低音张秋林都演唱了《大地之歌》或《悼亡儿之歌》选段。上海爱乐乐团则由张亮指挥。



那马勒和长征有什么关系呢?因为导演陈薪伊是马勒迷,所以她希望把马勒的音乐和长征结合起来。所以就有了这么一出使用马勒的音乐作为配乐的交响史诗剧。


其实音乐在此剧中远不止配乐,而是决定性因素。陈薪伊找来了马勒专家,上海爱乐乐团驻团作曲家龚天鹏,并由后者根据情节和情绪,挑选、改编和重组马勒的音乐。于是,毛泽东及其他红军领导便在马勒第五的号角声中从乐池慢慢升起。



作为“吁地”项目的音乐总监,龚天鹏从马勒第二、三、五、六、九交响曲,以及《大地之歌》和《悼亡儿之歌》中选出相应段落。其中第二“复活”的旋律是出镜率最高的,出现在毛泽东与王明之争、红军灵魂再生、毛泽东与蒋介石跨时空对话等桥段。由于微信推送里只能放三个视频,我们不得不舍弃掉很多视频片段。



全剧最抢眼的有两个人。一个是邓小平,一个是马勒,分别由迟立明和张亮扮演。当邓小平用《大地之歌》的第一首作为对蒋介石问共产主义为何的抽象回答后,乔装打扮成马勒的张亮走上台去,和邓小平互相自我介绍认识后结伴下台而去,落幕。这场主旋律演出是如此不落俗套,以至于耗光了我们16G的手机内存。


那么问题来了,究竟谁更像呢?


错过这场演出了吗?导演陈薪伊说,下一场演出不知何时。所以,看来你只能抱憾啦~


No. 6 0 8

Copyright © 松原古典音乐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