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记】2017年北欧游(四)

蜘蛛魔王之魂2018-12-18 14:30:26

接上一篇

终于来到了挪威。来之前就对挪威的美丽风光有所耳闻,所以这次把自驾游安排在了挪威。计划先在奥斯陆游玩一天,随后三天就自驾穿越挪威,从最东面的奥斯陆一路玩到最西面的卑尔根,期间要反复穿越挪威最著名的几个峡湾。最后从卑尔根离开挪威前往丹麦。本期是挪威行的第一篇。




在挪威预定的两处酒店都带早餐。scandic的早餐还是比较丰盛的,咖啡和牛奶必不可少,培根煎蛋配上各式面包,典型的西式早餐。由于挪威的物价非常高,所以早餐要尽量吃饱,午餐不晓得什么时候吃了。



酒店离地铁站步行大约5-10分钟。周围虽然有一条主干道,以及一些施工项目,但是整体环境还是便捷安静的。



昨晚乌漆码黑中抵达酒店,对周围环境都没仔细打量过,一早出门发现酒店周围非常漂亮。



挪威人均国内生产总值长期位居世界第二或第三位(仅次卢森堡及瑞士),远高于邻国瑞典与丹麦,是当今全球最富裕、经济最发达且生活水平最高的国家之一,也曾在2001-2006年连续6年被联合国评为全球最适宜居住的国家。



挪威拥有非常丰富的自然资源。由于毗邻大西洋,因此渔业资源非常丰富,著名的挪威三文鱼就产自这里。同时由于峡湾等河流水量充足,挪威有很大部分电力来自于水力发电。此外挪威最重要的产出当属石油,其年产量仅次于沙特和俄罗斯。不过和中东国家有所不同的是,挪威人非常有忧患意识。他们把油价定的非常高昂,鼓励民众使用新能源汽车,把一部分石油出口资金放入建立的石油基金里用于海外投资。



奥斯陆的公共交通使用的是通票,只在市区内(ZONE 1)活动的话30克朗一张,有效时间90分钟。在有效时间内乘坐地铁、公交、电车都可以。过了有效时间则只能再购买一张。因此理论上也是坐得越多越划算,不过其90分钟时间限制还是有点短,基本上逛完一个景点就失效了。




当然他们也有日票。一张日票有效时间24小时,价格为90克朗。因此如果一天内乘坐次数要超过3次,那么还是购买日票合算。由于我们傍晚就准备租车行动了,因此选择了购买单程票。挪威市整个公共交通根据不同的区域有不同的价格,市区内统统为zone1,如果要跨区行动则要购买更为昂贵的票价。



站台上都有这样的扫卡机,扫一下就能知道还有多少时间的有效期了。和瑞典不一样的是,这里的站台都是全开放式的,全都凭自觉。



在买票的时候遇到一位好心游客把他手里还剩几个小时的日票送给了我们,这样我们就节约了一张票了。为好心人点赞。



今天第一个行程是维格兰雕塑公园。公园位于奥斯陆西北部,占地50公顷,并以挪威的雕塑大师古斯塔夫·维格兰的名字命名。


前往公园途中的一条小道非常漂亮


公园有 192 座雕塑,总计有 650个人物雕像。这些雕像是维格兰 20 多年心血的结晶。公园内虽然雕像比比皆是,但是多而不乱,错落有致。园里有一条长达850 米的中轴线,正门、石桥、喷泉、圆台阶、生死柱都位于轴线上,主要雕像、浮雕分布其间。



公园外的路边座椅,在铺满落叶的深秋,具有独特的味道。



这里就是雕塑公园的中轴线了,从一大块草坪开始,两侧分布了大量雕塑。



古斯塔夫•维格朗是挪威最为著名的雕塑家,生于1875年。这个公园展示的就是他在1906-1943年间设计制作的各类雕塑。



他的雕塑以人从生到死的雕塑为主体,通过生命之桥、生命之泉、生命之柱、生命之轮四部分组成公园的雕塑群。



这里就是生命之桥,石桥两侧各有 29 座铜雕,展示了人从出生到死亡的人生百态。



石桥上最为著名的就是这尊雕像了。这尊雕像名叫“愤怒的小孩”,将孩子由于愿望没有得到满足而发怒、大哭、挥拳、顿足的神态刻划得维妙维肖。



在公园的中央有结构别致的喷泉雕塑群。它是由屹立在一泓池水中央的巨人托盆石雕、池四周的青铜雕和池底座上的浮雕3部分组成。4座石雕巨人托举着一个硕大的石盆。20座青铜雕环绕巨人托盆石雕而立,各种年龄的男女青铜雕环绕生命树而息,树与人混为一体。这些形象不同的雕像,有的蹲曲着,有的盘坐着,有的依偎着。



公园最核心的是一个高17米的人生柱。柱上密密麻麻交叠着雕有121个情态不同、首尾相接、向上盘旋、竞求光明、奋力抗争的人体浮雕塑像,展现人间生老病死的“众生相”。



由于时间关系,要在12点赶到王宫看卫兵交接仪式,所以雕塑公园的游览就结束了。实际上雕塑公园面积不小,哪怕不看雕塑,单单在公园里散散步也是很好的。



之前有说到挪威政府鼓励民众使用新能源汽车,在他们的大街上各类纯电动和混合电动汽车比例是全世界最高的,甚至比混动车最拿手的日本都要高。



这里的特斯拉大概是我见过的所有城市里比例最高的,而像上图那种宝马i3以及混动帕萨特、混动高尔夫就像街车那样平凡。



热爱在自然环境中运动的挪威人对各类户外设备也是情有独钟,这辆自行车售价52000克朗,差不多可以买一辆车了。



很少有人知道挪威是允许民众购枪持枪的,挪威人的持枪率在31%左右,虽然远低于美国,但和欧洲其他一些国家相比有着天壤之别。不过挪威的犯罪率并不高,挪威的监狱像度假村一般,但依然保持了较低的犯罪率,这就是因为民众几乎没有贫富差距,只要和别人一样劳动,大家收入大致相当。



路上开过一辆B8版帕萨特旅行车,可以看到前保险杠已经破损。魔王始终认为像保险杠、翼子板这样的覆盖件擦了就擦了,坏了就坏了,完全没必要为了一点小伤大动干戈。国内很多人喜欢买补漆笔把划痕抹去,这是完全没必要的事情。



中午12时准时抵达奥斯陆王宫。奥斯陆王宫(挪威语:Slottet)是挪威皇室的官方居所。它于19世纪上半叶作为挪威和瑞典国王卡尔十四世·约翰的居所建立起来。


卫兵把守在王宫门前的岗亭


斯陆王宫地处一片高地,对面是奥斯陆市中心的主要街道--卡尔·约翰大街。王宫是哈林尔国王的办公地。环绕王宫的是330亩的林地和公园,穿过这里的公共大道通往市中心的商业区。这座王宫的修建较早是由卡尔十四世国王提出的。



1823年,一位丹麦官员兼律师冯·林斯道被委任为总建筑师,并在1825年举行了奠基典礼。但由于计划被多次修改,这项工程直到1848年才竣工,当时正好赶上新国王奥斯卡一世和他的法国皇后约瑟芬的奠基大典。



12时并没有看到正儿八经的卫队交接仪式,两名卫兵每隔几分钟就在大门前走一圈。虽然卫兵身上全副武装,但游客可以走近合影。和瑞典那个阵势不能比。




离开王宫遇见一个外国人操着非常标准的普通话和我交谈,交谈中发现他是丹麦传教士,还发了传教耶稣知识的宣传册。联想到18-19世纪,中国的科学文化知识,包括各类外语都是西方传教士传入的,原来现在这一职业还有啊。



漫步在奥斯陆卡尔约翰大街,有点类似上海的南京路。在温暖的冬季下午,牵着狗逛逛步行街,看看喷泉,真是人生赢家。



1814年以前的奥斯陆从严格意义上讲并不能算作是首都,实际上它只是由丹麦任命的总督官邸所在地。自拿破仑战败和“基尔条约”签订以后,奥斯陆这座沉睡的“乡村”小镇才逐渐开如始苏醒,成为真正意义上的挪威首都。



中午走在步行街实在找不到什么吃的,看到熟悉的金拱门,就进来了。100克朗一个汉堡套餐,只能由辣手来形容了。



马路上一只海鸥也在悠闲散步,腿上绑了信标,应该是有动物保护组织跟踪的。



下午的行程是去挪威国家画廊看一副叫《呐喊》的著名油画,是挪威表现派画家爱德华·蒙克(Edvard Munch)的代表作之一。



画面的主体是在血红色映衬下一个极其痛苦的表情,红色的背景源于1883年印尼喀拉喀托火山爆发,火山灰把天空染红了。画中的地点是从厄克贝里山上俯视的奥斯陆峡湾,有人认为该作品反映了现代人被存在主义的焦虑侵扰的意境。




 这幅作品曾在去年成为中国网络上的网红表情包。惊恐的表情,扭曲的脸庞很好的诠释了出了忧虑和恐惧的心情。作为表情包来说,特别适合生活节奏越来越快,奇事怪事层出不穷的当下。工作日下午来参观的人不多,小伙伴们一个个在画像前留影。这幅作品一共有四个版本,在国家画廊的只是其中之一。



画廊出来后又回到了卡尔约翰大街,看到了挪威国家剧院。国家剧院是挪威最大的戏剧艺术表演设施之一,首次戏剧演出是在1899年9月1日,但剧院的历史可以追溯至1829年。国家剧院的建筑物本身也是挪威文化遗产。



从步行街往南就能看到两幢较高的建筑,这个就是奥斯陆市政厅。由于时间关系不能进去参观了。有兴趣的话得趁早,因为下午4点就关闭了。



市政厅门前停着一辆雷诺twizy。这个双座电动小车定位于欧洲大城市通勤用,欧洲大城市是魔王自己加上去的,因为这个尺寸和防护等级,无论是美帝还是中国都是不适合的。此外虽然是双座设计,实际上后座和欧洲大多数小车一样,是给宠物狗用的。



作为纯电车的代表,特斯拉在奥斯陆大街上随处可见。然而离开奥斯陆之后就几乎没有了,可见充电仍然束缚着纯电动汽车走得更远。



市政厅以南就是奥斯陆港湾。在靠近奥斯陆市区的这一代地势非常平坦,所以严格来说这里并不是峡湾。



夕阳时分是欣赏港湾非常好的时间。这里空气净透,人烟稀少,坐在港湾边,或者是旁边的小山坡上静静的看夕阳西下,悠闲自得。



港湾停着各类船舶,有豪华游艇,也有警察公务船,更有退役的军舰。这艘M314就是一艘扫雷舰。建于1953年的美国缅因州,满载排水量384吨,长44米,宽8.5米,可以搭乘38名官兵,以10节速度巡航。



还有一些小帆船在旁边。说到帆船,有时间的话可以去离奥斯陆不算太远的瑞典哥德堡看看哥德堡号帆船。



港湾旁的小山坡上有一座古堡,古堡是看日落最佳的地点。不过小伙伴一行已经走了一整天了,实在爬不动了,就在港湾边静静得看看日落吧。



日落后赶到离酒店不远的Avis取车。现在Budget被Avis收购了(两家都是美国公司),因此门面上会同时有两个品牌的标识。一般来说Budget是比Avis更低端的存在。不过在挪威,这次以Budget名义租赁的预订,最后给的都是Avis标识的车。车龄不长,车况比我在夏威夷租的好太多,当然价格也贵太多。



趁租车公司在准备车辆的时间,赶去隔壁超市买点吃的带回酒店。酒店和租车公司都处于比较郊区的地方,周围找不到什么餐馆。而且提车后考虑到停车的不便,就不往市中心跑了。



在超市又有一个小插曲。偶遇一位上海过来的大妈,大妈在奥斯陆生活了一月有余,对超市里哪些值得买比较有心得,经她推荐,小伙伴们买了一箩筐吃的,准备装车回酒店了。




租车提示:

在挪威可以使用国内各租车平台送的翻译件,总的来说提车没有什么难度。给驾照+翻译件+护照+信用卡就行。一般会给你几个车挑选,这次我们挑了一辆明锐旅行版,一辆丰田Auris旅行版。Avis继承了美国人典型的粗狂风格,虽然提车时会给一份车上已有损伤标识卡,但实际上还有不少没有标注但有擦坏的情况在。从还车的经历来看,收车人员检查并不仔细,和德国的sixt完全不能比,所以提车时需不需要仔细检查外观因人而异,如果买了全险那么不看也问题不大。

在欧洲,欧洲品牌的车大多是柴油涡轮增压发动机,柴油普遍较汽油便宜一些,而且柴油发动机相比之下更省油一点。不过限于柴油发动机的总功率偏低影响,在高速运行时会略感动力不足。不过能省钱,何乐不为呢。

近年来,欧洲市场上也有越来越多的自动变速箱车型,所以和租车公司要求提供自动档车型不是太难的事情。




仅仅开了10多分钟就回到了酒店。勤劳的小伙伴们立刻开始了晚餐的制作。



超市买的晚餐还是很丰盛的。挪威超市居然有寿司卖,好歹也算东方人的饮食了。



第二天,早餐过后就要启程前往卑尔根了。斯柯达旅行版还是秉承了斯柯达车型的一贯特点,屁股大。图中三个拉杆箱分别是28 26 24寸,可见下层还有空间,而上层更是可以堆不少货了。



从挪威回来得知这款车在中国刚刚上市,车型尺寸高度一致,如果是喜欢在周末出去逛逛玩玩的人还是很适合的。内饰方面,这款车就是典型的大众格局,没有什么可以多说的地方。



从奥斯陆出发可以走一段封闭式高速。高速收费是全自动的,你只管正常行驶就是了,回来后两周左右的时间,租车公司会从预授权里扣除一笔高速公路行驶费,然后解除预授权。需要说的是,挪威不单单图上这种封闭式高速公路要收费,哪怕是乡间小道也有很多收费点。收费点一般都在隧道出口或入口100米的位置,收费的主要目的还是挖掘隧道和维护费用。有些地区可以用导航选择避开收费道路,改走更偏远的山间小路,不过魔王走下来发现,在靠近卑尔根地区峡湾丰富的地方,能避开的可能性不大,收费多为50-70克朗之间,没必要特地绕路。



另外一辆小伙伴的丰田紧跟在魔王的斯柯达后面,然而奥斯陆周边的高速公路车流量非常大,很难很好地跟车,不一会就看不见彼此了。



路过昨晚看见的港湾,早上的阳光照在港湾里,美景不输晚霞。



在离开主城区一点的路上,车流逐渐减少,不过此时另外一辆车还是没能跟上来。



使用微信的定位共享才发现,后车离得有点远,至少有1公里的距离吧。上图分岔口是个关键地点。从奥斯陆前往卑尔根的最近路线应该在这个地方由E18高速公里转为E16公路。但魔王想走得更远一些、偏一些,所以打算在下一个出口走E134公路。虽然出发前有做过沟通,但后车司机看到卑尔根方向的指示牌就离开高速了。



越来越接近乡村地区,周围没有了高楼大厦,人烟变得稀少起来。天上一朵奇怪的云预示着这里是城市里看不见的景色。



由于此时魔王还不知道丰田车走了不同的线路,所以在这里放慢油门,一边开车一边欣赏风景起来。高速公路开到这里是离奥斯陆很近的一个城市,名叫德拉门。在这个城镇魔王就要离开高速改走普通公路了。



在驶出高速公路后许久,魔王始终没看见后面的丰田车,索性在一个还未开门的超市门前停下来询问情况。结果一看共享数据才发现,丰田车走了完全不一样的线路。从地图上可以发现,除非调头走35号公路,不然是没有中间联络道路了。经过商量大家一致决定走不同的路。在约100多公里外的小镇重新汇合。



从这里开始,变为A线和B线不同的的风景。A线是魔王的斯柯达,B线是小伙伴的丰田。魔王这里,沿着E134公路行驶没多久就驶入了40号国道。这条路规格比较低,从最后的收费结账来看,过路费也是比较低的。



A线的斯柯达欢乐地奔跑在乡间小道。



由于40号公路比较偏僻,所以周围经常有一些不知名景色,而且车流比较小,路边停车比较方便。



当然收费低的坏处就是道路比较窄,想上图那样的弯道会车是家常便饭。挪威司机秉承了欧洲老司机的一贯风格,驾驶技术了得,大家都恪守行驶规则的话,即使不减速也不会有什么大的问题。



B线那里,丰田车所行驶的7号公路规格比较高,道路宽度比较适宜,所以过路费比较贵。而且7号公路更早进入山区。由于早上太阳还没完全照耀到山区,因此部分道路出现了轻雾。好在没多久就随着太阳光的照射而消散了。



不过从小伙伴最终的评论来看,B线的风景不差,就是能停车的野地比较少,毕竟是一条规格不小的国道嘛,所以丰田车的小伙伴就一路在车里欣赏风景了。



回到斯柯达这里,魔王又找到了一块野地,停车休息。



随着光线变好,可以仔细打量手里的斯柯达了。这辆旅行版的尾部并没有什么太出彩的地方。旅行版特有的尾箱特征也是欧洲市场最常见的,尾灯则是斯柯达这代明锐标志性的C型灯。



车头则是有了非常大的变化。分体式大灯好不好看大家各自有各自的看法。从中国人的审美来看,不是太好看。




仪表盘有些许变化,双拼色圆形仪表使得斯柯达和大众车有着最明显的区别。不过从液晶屏大小、行车电脑显示内容以及仪表盘按键可以看出这还是一辆大众公司的车。



这次魔王从租租车借了外置式导航仪,不过最终用下来还是和上次德国行一样惨不忍睹。最终全程用的还是车载导航仪,虽然是英语播报,但都是些非常简单的单词。中控机显示效果比魔王的德原朗好太多了,而且还带限速及海拔显示。上图拍自上午行程的尾端,翻过一座海拔超1000米的高山后和丰田车顺利汇合。



所谓的野地就是一个湖的边上。这个湖应该是当地的一个蓄水用的湖泊,远处可以看见水闸等设施。



40号公路有不少这样的公交车站,简直就像一个小茅厕。魔王一上午行驶在这条路上没有看见一辆公交车,估计一天也没几个班次。



挪威的西部多峡湾,因此越往西走海拔越高,但是湖泊湾流也会越来越多。



40号公路扭扭曲曲,把斯柯达停在公交车站合个影休息休息。



另一边丰田车的风景也不错,可惜路边完全没有路肩,能停车的机会都没有,只能硬着头皮往前赶。



回到魔王这边,不知不觉路越来越窄了。好在这条路上基本没看见什么车,有的也只是周围农民散养的羊和牛而已。



在山间小路中又发现一个湖,风平浪静下的水面宛如一面镜子。



山区里峡谷众多,很多时候要开很长一段路才能找到这样的联络桥翻过峡谷。所以眼看着对面那条路很好开,但其实并没发很简单的过去。




B线那里丰田车终于在一个小镇的教堂处找到了休息的地方,不容易。



当然魔王也不会放弃偷懒的机会,差不多每一个湖边,魔王都会停车欣赏风景,以至于丰田车比魔王早了90分钟抵达了预定汇合地点。



得知丰田车已经抵达汇合点后,魔王也开始了赶路模式。



没多久就开上了一座海拔大约在1000米左右的山上。两侧风景发生巨大变化,绿色植被显著减少,剩下的都是光秃秃的地表以及少许深褐色植物。



井冈山会师cos


最终在一个叫耶卢的小镇,两部车顺利汇合了,此时已经过了下午1点。离开奥斯陆周边地区后,就再也没有高速公路可以行驶。挪威的国道一般限速在60-80之间,但当国道穿越城镇的区域限速在30-60之间。挪威的交通法律和中国有点类似的是有一定的执法弹性。即轻微的超速并不会处罚,所以挪威司机在国道上一般会开到90左右。



昨天超市买的食物还有一些剩,在小镇匆匆解决午饭问题。掐指一算我们已经有48小时没有在餐馆正儿八经吃饭了。



由于上午魔王的斯柯达开得有些慢了,所以下午的行程有些赶。两位司机在下午进入休息模式,两位女中豪杰负责一个下午的行驶。



离开耶卢小镇时风景还是那样美丽,天气也很平静,然这是假象。



开了20分钟就进入一个暂时休息点,虽然时间很赶,但考虑到两位司机是初上手,又是在下午开的偏僻道路,保险起见第一个休息点比较近。同时也有了让两辆车进入同一画面的机会。



假象终究是假象,总会露出真面目的。开了没多久就进入被雨雾遮挡的山地了。挪威西部地区多山地高原,和峡湾的海平面会形成巨大的高度落差,峡湾美景由此得来。



逐渐的,雪山也进入了视野。驾驶全程最高海拔在2000米以上。



周围的绿色又一次变少了,这里的地形和中午之前的一样,属于高海拔地形。不过这里的气候环境更加不确定,经常一段下雨一段晴天。



在下雨的路段能见度也会有所下降,好在道路条件非常好,没有非铺装道路,虽然海拔会在短距离内迅速上升,和坐飞机一样耳朵隐隐能感觉到气压剧烈的变化,但对驾车来说难度还是很低的。



再开一段路后完全进入高海拔地区了,此处的风景谈不上美,但和之前的路有巨大反差还是很让人回味的。



越过高山后,海拔逐渐下降,天气也变得稳定起来。老实说此时两位司机肯定是有点累的,但从上一个休息点出发后开了近2小时路程途中没有显著休息地,只能硬着头皮跑。



这里的山谷风貌和瑞士、德国又是完全不一样的感觉,开着开着不得不感叹大自然鬼斧神工般的魅力所在。



由于峡湾地区高低落差巨大,除了盘山道路和渡轮外,隧道是最便捷的线路,不过在隧道口一般都会有自动收费机。



途中虽然会经过一段很狭小的道路,不过好在车流很小,没有会车压力。而且虽然路窄,但平整度非常高。



有些多弯、狭窄的道路容不得两辆车同时通行,而由于山体遮挡等因素无法看清对面来车情况,所以会有红绿灯。上下两张图摄于同一时刻,从后车的显示屏可以看到山路的曲折,已经数不清走过多少回头弯了。



红绿灯实际上就是把这一段路控制为单行道了,红灯以为着此时对向车道单向通行,需要老老实实等待。



开着开着逐渐有了小镇的模样,路边拴着两匹马。



突然一道刺眼的阳光射穿云雾照射在峡湾。



此时一边下着雨,一边是强烈的阳光,这种大概只有在山谷里才有的美妙风景。



随着天气逐渐转好,我们也抵达了下午的第一个目的地,弗洛姆。弗洛姆最为著名的是有一条从卑尔根出发,抵达此地的铁路观光线,沿途美景目不暇接,被评为全球最赏心悦目的火车观光线路。



不过撇开铁路观光线路不谈,单单说弗洛姆小镇本身也是极其漂亮的。上图是厕所,挪威峡湾地区的厕所都是极其有特点的,犹如观光地一般的存在。



弗洛姆位于艾于兰峡湾的最深处,四周崇山峻岭环绕,飞瀑与峡谷点缀其间。在夏季,游弋于峡湾地带的各式国际大型邮轮会把弗洛姆设为停靠点。



而艾于兰峡湾是挪威最著名的松恩峡湾的支流,这里海拔落差非常大,峡湾宽度又很小,所以景色以峻险著名。



离开弗洛姆后原本打算到松恩峡湾最险峻的地方看看,但是一看时间,已经接近黄昏了,即使赶到那里也不能保证有好的风景可看,不得已放弃在今天到那里的计划,打算明天再来。



离开弗洛姆后驾驶员交换。从弗洛姆到卑尔根全程167公里,算上图中加油要行驶3个小时,不过好在后面的路程地形较为平坦,行驶难度降低。这样看来,全程难度最大的一段路是咱们的两位女司机包办的,驾驶能力了得啊。



抵达酒店已经是晚上8点了,看来晚饭又要凑合了。



卑尔根的饮食物价是比奥斯陆更为变态的存在,一路上看餐馆门前的价格,都没舍得进去坐一下。



搞到最后,还是只能金拱门了,诶,第二顿金拱门了,整整60小时没好好吃一顿了。


下一期预告

今天遗留了松恩峡湾没玩,不过今天开车把大伙儿累坏了,经过了激烈的讨论和投票,明天把计划改为距离相对近,开车相对容易,风景相对平缓的哈当厄峡湾。在挪威的最后一天欣赏了卑尔根的全景,终于吃上一顿挪威海鲜,也要和挪威说再见,前往旅途的终点站——丹麦哥本哈根。


Copyright © 松原古典音乐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