运用扶阳补土法治疗阳虚型不寐取得满意疗效

沂源鲁山扶阳学派2020-07-03 09:35:43

     

笔者去精神卫生中心工作半年来,得益于病员偏向性的资源,不寐、抑郁一类病人较多,病人起初都是抱着试试看的态度来用中医的办法,经过一段时间的探索,笔者运用扶阳补土法和对生活方式干预治疗阳虚型不寐,收到满意疗效,报告如下。

      阳虚型不寐中医诊断标准:①以睡眠障碍为主要症状,入睡困难,或寐而不酣,或时寐时醒,或醒后不能再寐,或整夜不能入寐;连续性3周以上。②伴有多梦、心悸、心神不宁,或面色淡白,白天疲乏,或素体畏寒肢冷,或夜尿多,小便清长,舌淡苔白或白腻,脉沉弱。③排除精神、神经及其他疾病引起的不寐。

      治疗方法:①观察组:在健康教育和生活方式干预的基础上给予扶阳汤加减治疗(自拟)。方药组成:制附片60g(先煎),干姜45g,炙甘草60,陈皮30g,法半夏30g,炒酸枣仁15g,石菖蒲30g,远志30g,淫羊藿30g,黄柏24g,龟板24g,砂仁12g,磁石60g,炒白术45g,白豆蔻15g。上方加水煎煮浓缩,取药液300ml,分2次早晚温服,日1剂。若腰膝酸软者加牛膝、仙茅、枸杞子;短气乏力者加黄芪、党参;畏寒肢冷者加桂枝;夜尿频多者加覆盆子、芡实、五味子;大便稀软者加白术、茯苓等。②对照组:给予健康教育和生活方式的干预,包括指导作息规律、合理饮食、适当运动、劳逸结合,调节情志、注意睡眠环境等。

      疗效判定标准:参照中医药管理局1995年公布的《中医病证诊断疗效标准》,治疗4周后进行疗效评定。①治愈:睡眠正常,伴有症状消失;②显效:睡眠时间延长,伴有症状改善;③无效:睡眠时间和深度无明显改善,治疗前后无变化。

       观察组治愈18例,显效19例,无效3例,总有效率92.5%;对照组治愈3例,显效6例,无效11例,总有效率45%。两组比较差异具有显著性,观察组明显优于对照组,P<0.05。

      早在《内经》就有“目不瞑”、“不好卧”、“不得眠”等有关不寐的论述。白天,阳气盛则主动,神出于舍则寤,夜晚,阴气盛则主静,神入于舍则寐,若阳不入于阴,阴不交于阳,则不寐。《临证指南医案》中也言“不寐之故,并非一种,总由阳不交阴所致”。人与天地相参,与日月相应,“古人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日出而作是消耗阳气,日落而息是休养阳气,补充阳气”。如果长期的睡眠不足,阳气就不能得到休养生息,那必然导致阳气的虚衰。现代研究也证明,睡眠阶段是人体免疫功能恢复休整的最佳时期。明代戴思恭在《证治要决·虚损门》中也提出了“年高人阳虚不寐”之论,由于阳气不足,故白天精神萎靡,神疲乏力,夜间,由于虚阳外越,或阳虚不能入于阴,阴阳失交则不寐。

      阳虚型不寐多由于素体阳虚,或年高肾亏,或房劳过度,或过食生冷,或误用苦寒药物,或久病伤阳等导致阴阳阻格不通,或虚阳外越,阳不入阴,阴阳失交,不能由动转静,心神不安而致不寐病证。阳虚型不寐治当标本兼顾,宜扶阳安神。方中制附子补火助阳,其药性刚燥,走而不守,能上助心阳以通脉,中温脾阳以健运,下补肾阳以益火,是温里扶阳的要药。干姜助制附子温中散寒,回阳通脉。气旺则生阳,人参大补元气,复脉固脱,补脾益肺,生津,安神。法半夏、陈皮、石菖蒲、远志健脾益气,燥湿化痰,川牛膝、淫羊藿温补肾阳,引火下行;酸枣仁养心安神,灸甘草健脾益气,调和诸药,全方共奏扶阳安神、健脾益气之功。

        现代研究证明,附子具有镇痛、镇静的作用。人参有镇静、安定的作用,能调节中枢神经系统兴奋过程和抑制过程的平衡,不但能改善大脑的兴奋过程,而且也能改善其抑制过程,使抑制趋于集中,使分化更为完全,使两个过程恢复平衡。干姜的多种成分也都有中枢抑制、加强镇静催眠和对抗中枢兴奋药的作用。百病皆由痰作祟,干姜也具有燥湿消痰的作用,同时配以法半夏、陈皮、石菖蒲、远志健脾益气,燥湿化痰。法半夏同时具有“从阴到阳”及“从阳到阴”的特性,具有交通阴阳的作用。石菖蒲入心经,开心窍、益心智、安心神,研究证明石菖蒲水煎剂、挥发油、或细辛醚、β-细辛醚均有镇静、抗惊厥的药理作用;远志苦辛性温,性善宣泄通达,既能开心气而宁心安神,又能通肾气而强志不忘,为交通心肾、安定神志、益智强识之佳品。川牛膝、淫羊藿温补肾阳,“久病必瘀”,川牛膝具有活血化瘀、引火下行的作用,淫羊藿引阳入阴。炒酸枣仁甘、酸、平,归肝、胆、心经,有养心安神又敛阴的作用,现代药理研究也证实酸枣仁具有抗惊厥、镇静、抗过敏作用,有利于患者入睡加快、睡眠加深和时间延长,并与多种镇静催眠药有协同作用,所含酸枣仁皂苷及黄酮是其镇静催眠的主要成分。

        通过本组临床疗效观察,运用扶阳法结合生活方式干预治疗阳虚型不寐病证疗效显著,值得其他社区综合防治不寐病证参考。


Copyright © 松原古典音乐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