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人还是妻子?她的丈夫连起来就是一部艺术史!

芭莎艺术2021-01-09 07:27:39

她先后嫁给了三位不同领域最杰出的艺术家,她的爱慕者还有大画家克里姆特、作曲家柴姆林斯基,爱她的人都有着非凡的才华和魅力。这个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女人,她的感情故事串起了一整部维也纳艺术史。

 


天真的少女情窦初开——和大师的初恋


1879年8月在奥地利维也纳的一个富裕家庭,出生了一个女婴,她是阿尔玛·玛利亚·辛德勒。父亲是著名的奥地利分离派风景画家。阿尔玛童年生活在郊外的一座城堡中,生活过得美满幸福。


阿尔玛十三岁时,父亲逝世。在继父的资助下,爱好艺术的她开始向指挥家、作曲家哲林斯基学习作曲和演奏。还不到三十的哲林斯基在看到阿尔玛第一眼后,就不可救药地爱上了自己的女学生。 


1899年间,阿尔玛遇见了继父的好友、维也纳分离派创始人古斯塔夫·克里姆特。对阿尔玛来说,那意味着朦胧初恋的开始。她将自己初吻献给了这个不羁的画家。


克里姆特经典作品


但对于身边从来不缺少女人的克利姆特来说,那或许只是一个少女的初吻,仅此而已。阿尔玛为此心灰意冷,于是,她接受了哲林斯基的爱,并把这份爱当作"那个吻"的替代品。 


真正爱情的开始——古斯塔夫·马勒


1901年,阿尔玛第一次见到古斯塔夫·马勒。当时已近不惑之年的马勒,担任维也纳国家剧院的总指挥,声名显赫。他们的首次会面,阿尔玛措辞激烈地指出了马勒作品中的缺点。马勒诧异地望着这个冒失的小姑娘,宿命般地被她吸引。


短短几个月,他为阿尔玛写了近百封情书,沉默寡言的马勒,选择最擅长的旋律来诉说衷肠:“当你感觉爱人的到来,心中涌动沉默的感情,两个灵魂之间不需要用任何语言表白”。四个多月后,带着周遭怀疑的目光,41岁的马勒和年仅22岁的阿尔玛结了婚。


婚姻的开始总是幸福美满的,阿尔玛为马勒生了两个漂亮又可爱的女儿。然而,生活中的阿尔玛早已习惯于社交场所的灯红酒绿,多疑的马勒也开始对自己年轻貌美的妻子产生怀疑。1904年,马勒创作的联篇歌曲集《悼亡儿之歌》便成为他人生悲剧的开始。


在《悼亡儿之歌》完成三年后,马勒深爱的大女儿不幸去世,带给他内心极大的打击。不久,他也被诊断出家族遗传病,意志也逐渐消沉。作为丈夫,马勒对妻子的爱日趋冷淡,加之巨大的心理压力,马勒夫妇的生活过得越来越糟。每日沉浸在痛苦中的阿尔玛开始酗酒,并患上了忧郁症。


在1910年5月,阿尔玛回奥地利度假,结识了小她四岁的建筑师沃尔特·格罗皮乌斯。格罗皮乌斯青年才俊,两人双双坠入情网。


分离的几个月后,格罗皮乌斯把写给阿尔玛的情书误寄给马勒。阿尔玛的背叛被无情地揭示在马勒面前,马勒恐惧了。他想要竭力地弥补和挽回妻子的心,而此时,格罗皮乌斯反复写信劝她离开马勒,都被她拒绝了。她愿意给自己、给马勒、给八年的婚姻一个机会。一直到马勒病逝前,阿尔玛始终在身边照顾。


对马勒的去世,阿尔玛一方面痛苦哀恸;另一方面,阿尔玛也感到了久违的如释重负。她重新得到了自由,幸运的是,她此时不过三十出头。

狂热而放纵的激情——奥斯卡·柯科西卡


1912年,通过继父的介绍,阿尔玛结识了“维也纳最粗野的野兽”,狂暴而放肆的奥斯卡·柯科西卡。他们之间迸发了前所未有的狂热的爱情。柯科西卡为妩媚性感的阿尔玛画了大量的肖像。



当激情归于平淡,阿尔玛渐渐发现柯科西卡对自己强烈的控制欲。阿尔玛对这个男人开始恐惧,她明白,纵然心中还有依恋,可是他的爱还是太过偏激和危险。在这时,阿尔玛怀孕了,柯科西卡满怀希望地去求婚却被阿尔玛一口拒绝,还执意堕胎。


这或许给柯科西卡一辈子都未能愈合的创伤。两人的关系变得越来越紧张,在这样的背景下,柯科西卡创作了其代表作之一《风中的新娘》。在惊涛骇浪中,“新娘”依偎在“新郎”旁,安详地熟睡着。而“新郎”不安地睁着双目,似乎预感到身边的她即将离自己而去,透露着绝望和怨恨。


在充满了变形和扭曲线条的画中,心灰意冷的柯科西卡对爱的渴望,终于褪变为无可奈何的退缩。阿尔玛决定终生拒绝再见柯科西卡,失魂落魄的柯克西卡做了一个和阿尔玛真人比例的人偶。柯克西卡还为这个人偶画了许多油画与素描,最著名的是《蓝色女人》。但是画作中人物死气沉沉,作品变得平庸,失去了原来的表现力。


最终柯克西卡砍下了木偶的头,结束了这场闹剧与虐恋带来的痛苦。此时,阿尔玛和格罗皮乌斯重新取得了联系,并很快地结了婚。


平静如水的婚姻生活——格罗皮乌斯


1915年,阿尔玛又结婚了,对方是建筑师格罗皮乌斯。他创办了世界上第一所为发展现代设计教育先锋的“国立包豪斯设计学校”。


作为现代建筑大师,他开启了玻璃幕墙、几何形体等“国际风格”。作为丈夫,格罗皮乌斯是一个恭敬、礼貌和慷慨的男人,是一个绅士。或许正因如此,除了共同拥有一个美丽的女儿玛侬,这段五年的婚姻在阿尔玛的这一生,没有留下什么特别的印记。


对于才华横溢、光彩照人的阿尔玛来说,婚姻需要的绝不是平淡如水的生活,而是永不锈蚀的激情。


1917年,阿尔玛再次红杏出墙,这次的对象是比她年轻十岁的诗人、剧作家、小说家弗朗茨·魏菲尔。魏菲尔和她先前的男人不一样,这个温顺又不太不成熟的年轻人让她第一次感受到自己不需再受天才的压抑、第一次感受到自己是如此的被需要着。


不久,格罗皮乌斯平静地退出了阿尔玛的生活。


捧在手心的丈夫——魏菲尔


1929年,50岁的她和魏菲尔开始了第三段婚姻。在阿尔玛的激励下,魏菲尔的创作才华达到了最高峰,他的小说《穆萨·达赫的四十天》获得了巨大成功。之后二战爆发,二人的生活辗转移居美国。


在星条旗下,受到阿尔玛的激励,魏菲尔声名鹊起,他创作了小说《圣伯纳德之歌》和戏剧《雅各布洛斯基,先后被搬上了银幕。其中电影版的《圣伯纳德之歌》在1942年获得了五项奥斯卡奖。在阿尔玛眼中,魏菲尔是一只时刻渴望她的保护、爱和帮助的小鸟。


1945年,魏菲尔在好莱坞去世。墓碑上刻着的名字是阿尔玛·马勒·魏菲尔。


爱艺术家还是爱艺术——永恒的纠结


54岁的阿尔玛,在美国最后的情人,是一位叫约翰尼斯·霍林斯耐尔的年轻神学教授。她于1964年去世,享年85岁。



或许是因为她出生在一个艺术之家,太早的接触和热爱艺术。她太漂亮,太多情,太早地收获了太多的赞美,反而成为一生的困惑。她始终不知道自己到底应该成一位优秀的艺术家,还是一位好情人,也不清楚自己到底爱上的是艺术家,还是艺术。



精彩回顾:

如何靠点、线、面创造艺术?!

从1条走廊到全球7家空间,香格纳用20年铸就中国画廊业传奇!

据说,把白色用好了,你都能成为艺术家!

 



[编辑、文/李姗]

[本文由《时尚芭莎》艺术部原创,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Copyright © 松原古典音乐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