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勒的交响音乐

云南视听音乐文化中心2019-10-31 07:30:20

古斯塔夫.马勒曾经说过”我是三重意义上的无国之人:在奥地利人中我是波西米亚人,在德意志人中我是奥地利人,在整个世界中我是犹太人。“ 马勒是一个充满矛盾性格的人,一生都在抗争和纠结中渡过,所写的音乐也不被人理解。马勒最惨的是,他生活在反犹氛围特浓的时代(别以为反犹只是希特勒才干),为了饭碗甚至连信仰也改了。

伟大的作曲大师--古斯塔夫.马勒

和他老师布鲁克纳的交响音乐中的虔诚和和谐不一样的是:马勒的交响音乐永远充满矛盾和挣扎(纠结的心天天有)。这种感觉哪怕在他的第一交响曲都仍能感受得到。而在他后面的越来越庞大和复杂的交响曲中,这种感受会越来越明显。只有在他的声套组曲中,这种感觉才能得到缓解。

伯恩斯坦版马勒交响曲全集

马勒一生只写了十首交响曲(其中第十首未完成)和几部声套乐组曲,马勒的交响乐对现代音乐的影响极大(当然是指古典音乐),尤其是他的第十交响曲可以很明显听出来。另外就是对现在电影音乐的影响也很大,大家都向他偷师。不过这都是现在的事,当年马勒可是以指挥家著名于世的。他的几个学生兼朋友都是上世纪最伟大的指挥大师:瓦尔特、克伦佩勒和门格尔伯格。他的指挥理念更是影响巨大,上世纪最伟大的指挥大师无不受到马勒的影响。

布鲁诺.瓦尔特---马勒 大地之歌

作曲家马勒当年确实超冷,读过一本40年代写的《西方音乐史》。马勒在里面就一句话,最多二十字。不过马勒说“我的时代终将到来”,今天的马勒迷们都同意这一点。马勒现在对一般人影响也不小,因为大家经常都会提起他说“马勒戈壁”,哈哈!

布鲁诺瓦尔特指挥马勒 第九交响曲

和布鲁克纳一样,马勒交响曲的版本也是众多,唱片的版本就更多了。布鲁克纳是因为耳根太软,马勒则是鬼主意太多。改来改去的结果是让后面的指挥家们都有事可做,反正你搞一个版本的名堂,我则去搞另一个版本,总之听众都会有相当的新鲜感。现在有过十来个全集的马勒粉丝不在少数,如果再加上单曲的,买马勒的交响曲版本败家的效果最为显著,甚至比烧硬件还猛。而且由于篇幅巨大,搞版本比较简直要人命。笔者就曾经比较过马二的十来个版本,结果后面吐了好几回。(还曾经不自量力的比较过布鲁克纳第四,听了两个版本直接就放弃了)。

布列兹--马勒交响曲全集

如果说布鲁克纳买套切利比达凯就差不多了,马勒现在则专家无数。他的学生兼朋友的布鲁诺.瓦尔特和克伦佩勒当然不必说,马勒还有一位学生兼朋友是门格尔伯格,据说他指挥的马勒也很地道。最牛X的是某次有位音乐评论指出门格尔伯格擅自更改了马勒交响曲的配器,结果老门大口一张:这交响曲当年就是老子给老马配的器,咱们原创,想改就改,怎么?不行吗?

克伦佩勒--马勒第二交响曲“复活”

后面还有伯恩斯坦、布列兹、巴比罗利、阿巴多、拉特尔…… 反正我是看着都怕怕,不敢碰了。如果推荐的话我推荐阿巴多指挥琉森节日乐团的那套蓝光,现场感十分出色,有图有真像也更容易理解。

阿巴多晚年指挥琉森节日乐团马勒交响曲

听马勒还是从第一开始吧,他的这首交响曲最容易被人接受。我喜欢把它理解成”四季“,每个乐章代表一个季度的感受,搞定。虽然这样理解其实过于简单了,但胜在容易接受。这个交响版本很多,不过我一直喜欢库贝利克的巴伐利亚版。

库贝利克指挥巴代利亚版马勒第一交响曲

马二是交响迷的最爱,这首交响乐十分复杂,但却一点不难接受,甚至十分好听。你只需要知道其名字”复活“就行了。这首乐曲版本倒不太多,克伦佩勒和瓦尔特的版本都非常地道。另外有一个人的马勒第二也十分值得一听,那就是卡普兰,这位半途出道(快40了才开始学指挥)的大富翁,音乐外行一个,年轻时听过次斯托科夫斯基的马二排练,从此成为马勒第二的超级乐迷。当上富豪之后,豪无人性了一把(有米真好任性),从0开始学习指挥,至到最终成为马二的权威中的权威。他的马二录音好,音乐流畅,抒情性极佳。

“业余”指挥家卡普兰版马勒第二交响曲“复活”

相对来说马三、马四稍微宏大了些,马五则比较适合入门听,典型的马勒式的音乐。这首乐曲有一个版本很出名,巴比罗利指挥新爱乐的版本,我比较过多个版本,窃以为就听巴比罗利或卡爷就好了。马六也不错,抒情性很强,据马勒的老婆阿尔玛说,排练时他们俩都哭了。

巴比罗利爵士指挥新爱乐乐团-马勒第五交响曲

马八从标题”千人“上来看,仿佛是一个庞然大物,啧啧,上千人的乐队和合唱独唱乐团,那敢情猛来着。不过其实不然,整体听下来挺温柔的,我老是怀疑自己听到的是不是”千人“。别外的交响曲就看你吧,反正听到这个份上,大家都是马迷,都有自己的想法和看法了(没提到的也就马九马十了,哈哈)。

索尔蒂版马勒第八交响曲“千人”

他的声套乐组曲,有几部十分值得一提,除了根据唐诗改编的《大地之歌》外,《少年魔角》、《旅伴之歌》分别对应他的第四和第一交响曲,听完后再听两部交响曲感觉会更好些。

塞尔指挥马勒声套乐组曲“少年魔角”

如果说贝多芬的交响曲是N岳的话,那布鲁克纳和马勒则把交响曲直接搞成了珠峰。在他们之后,敢碰交响曲的作曲家很少了,除了肖斯塔科维奇之外。估计还是因为他在苏联,听不到什么马勒和布鲁克纳的原因(那年头可不像现在有马勒和布鲁克纳包子可以听)。


Copyright © 松原古典音乐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