聆听马勒巨作 享受通天之旅

上海东方艺术中心2020-10-16 11:38:31

马勒之音乐,于西方人来说是被重新发现的宝藏,于今天的我们,则可谓是恰逢其时。在经历集中营、焚尸炉和核末日威胁后的半个多世纪,西方人越来越重视并理解马勒这位作曲家,那么在心灵物质化和生命平庸化的今日,我们最应听马勒的什么?

西方音乐史上有一种罕见的作曲家,创作数量不多,但每次出手都非同小可。回眸十九世纪,站在德奥传统音乐道路终点的古斯塔夫·马勒就是这样一个人。由于他的十部交响曲自20世纪60年代后不断被著名指挥和乐团演绎和发掘出越来越多的人文意义,在全球音乐界已经形成一种“马勒热现象”

由于其“三高”(高难度、高硬件,高挑战)特性,马勒的交响曲演出规模庞大而成本昂贵,在世界范围内的上演往往成为令人瞩目的音乐盛事。以上海这座中国最大的城市为例,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喜欢马勒,马勒的作品越来越被乐迷津津乐道。去年春天莱比锡布商大厦管弦乐团在东艺献演了马勒《第七交响曲》,这也是这部作品在黄浦江畔的第一次现场演奏,引起乐迷的热捧和极高的评价。今年3月,国际顶级乐团洛杉矶爱乐首次访华,马勒《第六交响曲》又将在东方艺术中心隆重登台。

夏伊与布商大厦的“马勒七”也是国内首次

由国际名指名团的豪华阵容演绎该曲目

但是,我们为什么需要听马勒?准备欣赏马勒的我们,准备好了吗?

聆听马勒,是一次极艰难的思想跋涉,是一次极严峻的灵魂修行,是一次极壮丽的音响享受。现代人愈发喜爱马勒,是因为他的音乐能深刻描述和反映我们今天的人生经验。

为什么一个逝世百年的作曲家,能超越时代,创作出如此超前的音乐?后人回望马勒,会发现那是一个如此沉重的背影。他是一个被士兵、诗人、哲学家三重角色的情结奴役着流离尘世的作曲家,你在茨威格或卡夫卡的小说里也无法找到这样的富于矛盾感的人物:一个耳畔时刻欣喜萦绕着童年记忆中战争号角的现实逃兵、一个热衷于粗陋节奏的永恒女性虔诚追随者、一个对周遭事物持怀疑讥讽态度的陀思妥耶夫斯基分子。

人类的历史,本质上是意志的外化,优秀的音乐家是历史意志的音响铸造者,伟大的作曲家则是历史意志的音响引导者。马勒的矛盾、敏感、激情和执着,成就了他作品的伟大。毫不夸张地说,他可以称得上是当代人的“精神向导”。或许只有在马勒的作品中,器乐和人声才会由于超越了具体的风格和流派,而获得超越时代并属于未来的精神魅力。他的交响曲是关于心灵自由化、生命意义化和审美多元化的终极音响命题,是人类精神价值的一种极高阶的音响表述。

他的交响曲,如善与恶交锋的激烈战场,对生命同时进行着仁慈的拯救和致命的打击,又如春日漫天飘落的花雨,述说着关于美丽凋残的哲理。那牺牲在战场和沐浴在花雨中的死亡,或许正是人类生命哲学的极致——意义只在于瞬间之美。

当代的我们,需要听马勒,因为我们所处的是没有什么语言能贴切形容的急剧变化的时代。社会深度转型期造就了人类史上最庞大的在现实喧嚣中迷茫的群体。理想早已解构,屌丝业已流行,PM2.5笼罩大地,人们焦虑而浮躁,无论你是权贵白领,还是引车卖浆者流,其实每个人皆如同无根的浮萍,皆面临着令人恐惧亦激动的前夜……

寻找心灵的恒久家园,在当下的中国必定将成为一个时代的主题。

音乐是直抵心灵的语言,伟大的音乐可以超越绝望的宿命,创造与自由人性一致的命运,能使迷茫的人们从物欲时代走向自由史诗的时代。马勒作为后浪漫主义音乐之巨人天才,其作品基本浓缩了欧洲近现代全部丰饶的文化精神和高贵的生命哲学,且是正反辩证统一。他的音乐,能够让人能真正领悟到,撕裂绝望之后的希望才最灿烂,死地绝境正是英雄诞生的摇篮,悬崖峭壁之上震古烁今的绝世美色才会复活。而这些,是任何流行音乐,甚至水平一般的严肃音乐,都无法企及的高度。

当然,对于刚接触马勒的听者来说,他在许多交响曲中对悲剧的刻画格外令人感到压抑,虚无宿命感和黑暗气息仿佛充斥始终,而包罗万象、酸甜苦辣的拼凑风格也让普通人有些吃不消。那些严峻甚至残忍的进行曲节奏、那些呓语般断断续续的弦乐交织纠缠、那些愁云惨淡的主题动机也会让习惯和谐之音的耳朵费解。但超凡脱俗的美妙瞬间往往出现在不经意间,比如若隐若现的军号声会从乐队最深的低处出人意料地飘然飞出,直达天界,如同一个令人热血沸腾的无上命令,划破寂静黑暗,照亮并震撼人的心灵,盘旋已久的畏惧和犹疑顿时荡然无存。

当代的我们,需要听马勒。他以令人钦佩的勇气不断突破技巧的束缚,砸碎传统的铁链,用音乐的力量抗议社会对心灵的囚禁,把交响音乐推向遥远的未来。这种壮举,对迷失于精神荒漠、习惯沦陷于卑陋而怯懦的谎言中的我们来说不啻是一种深刻启示:唯有摧毁心灵地狱的灵魂革命,才能使我们赢得自由人的尊严和荣耀。

杜达梅尔的“马勒计划”已行将过半


2015年3月22、23日,东方艺术中心将迎来当红指挥杜达梅尔与顶级名团洛杉矶爱乐乐团,首场音乐会将献演马勒的不朽巨作《第六交响曲》。期待伟大作曲家的世纪之声届时在上海滩将喧闹与秀丽同展,博大与优美并现,穿越凋残的时间,穿越枯骨和墓地,穿越铁锈色的死亡与粉红色的生命的轮回,熔铸出通天道路,开辟风情万种的思想朝霞。

(图片均来自网络)


小调查

当马勒于1904年完成《第六交响曲》并于1906年三月作首次出版时,他将谐谑曲定为第二乐章,行板为第三乐章。但当他于五月为这首交响曲排练时,却决定把这两个乐章的演奏顺序调换,并于第二次发行时作出改动。1919年其遗孀阿尔玛的电报中又坚持最初的顺序。至此,“马勒六”内乐章的演奏次序始终存有争议。大师们也观点不一,卡拉扬、伯恩斯坦、布列兹、小泽征尔等将谐谑曲置于行板之前,而巴比罗利、阿巴多、拉特、杨颂斯、夏伊等人则采用“行板-谐谑曲”的演绎。

【音乐会宣传视频】约1分钟,建议在wifi环境下观看



演出信息

上海东方艺术中心2014/15演出季·名家名曲系列音乐会

东艺十周年庆典系列演出

陆家嘴金融城之夜

古斯塔夫·杜达梅尔与洛杉矶爱乐乐团音乐会

Gustavo Dudamel & the Los Angeles Philharmonic


时间:2015-03-22 & 23 19:30

地点:上海东方艺术中心·音乐厅

票价:80-1880元

购票优惠: 学生票 80元(凭身份证或学生证至东艺售票处购买,售完为止)


演出曲目

3/22(周日)

古斯塔夫·马勒 | 第六交响曲 “悲剧”

3/23(周一)

约翰·亚当斯 | 城市之夜(中国内地首演)

安东宁·德沃夏克 | 第九交响曲 “自新大陆”

* 曲目以现场为准

* 3月22日音乐会一首曲目约80分钟,无中场休息,迟到观众将无法入场。




♪地址:中国上海浦东新区(陆家嘴金融城)丁香路425号

ADD|NO. 425 DINGXIANG ROAD (LUJIAZUI FINANCIAL & TRADE ZONE), PUDONG NEW AREA, SHANGHAI, CHINA

♪关注东艺微信官方账号:上海东方艺术中心
♪点击右上按钮...与好友分享本篇内容

♪订票热线:68541234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进入官网演出页面

Copyright © 松原古典音乐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