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植山教授谈“补土派”(连载)

补土派2018-09-10 06:48:32



每周五晚7:50不见不散

扫下方二维码加入微课


老:顾老师,您对学术流派的研究造诣很深,我们医院也正在作补土派的学术研究,纵观中医发展史,学术界对补土派始终没有一个明确的概念,据您的了解,补土派的定义是什么?

顾:所谓的补土派,从约定俗成的概念上说,是针对李东垣的脾胃学说来讲的,补土派的名称是后人加上去的。在金元时期,李东垣所归属的学术流派叫“易水学派”,据古代文献记载,“河间”和“易水”是同一时期两个不同的学术流派。后人称“内伤法东垣”,这是因为东垣的著作——《脾胃论》中强调了“内伤”病机,大家根据《脾胃论》的学术理念,引出“补土”这个名称。我们首先要讨论的是李东垣的学术思想产生的时代背景,“金元四家”学术思想的产生是跟五运六气有着密切的关系的,原上海中医学院首任教务长章巨膺先生就提出了这个观点,章先生也是引用了很多古代医家的学术观点——像王肯堂啊、陆九芝啊都讲过这个观点。我们从东垣创作《脾胃论》、《内外伤辨惑论》的时代背景来讲,当时是流行了一次大疫。许多古代的重要学术理论,都是在大疫期间产生的,东汉末年的大疫产生了张仲景的学术思想,金元之交的壬辰大疫产生了李东垣的学术思想,明末的辛巳大疫产生了吴有性的学术思想,清代中期的大疫产生了余师愚的学术思想……因为每次大疫的产生都会死很多人,这是因为新的疫病的产生,往往用老的方法效果不好,假如用原来的方法治疗效果好的话,那又何必去创新呢?大家推广用老的、传统的学术思想就行了嘛!正是这新的疫病,就促使很多医家去动脑筋,张仲景的《伤寒杂病论》是针对当时的疫病的,根据当时的时代来看,正处于中国历史上的一个小冰河期,是史料记载中温度最低的时期,所以那个时候就应该特别重视寒邪的影响,所以就有了《伤寒论》。到了后世,出现温病蔓延的情况,为什么用伤寒的方法效果不好?现在有些学者说张仲景的学术思想有局限性,认为《伤寒论》只能用来治疗一般的外感病,而不是用来治疫病的,其实这个讲法是有问题的。因为后来又有一些疫病,用张仲景的方法效果又非常好。这是因为每次大疫的病不一样,所以用的治法自然不一样。2003年的SARS(非典型性肺炎)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SARS出来的时候,你用吴有性的重用大黄攻下的办法,效果不好;用余师愚重用石膏的办法效果也不好,并不是吴有性错了,也不是余师愚错了,他们的办法在当时都是很好的。吴有性的书上讲,他那时的疫病,医家用伤寒的办法,十有九死效果不好;余师愚也讲了,他那时候的疫病,医者用伤寒的办法,用吴有性的办法,效果都不好。这就给我们一个重大的启示,就是每一个时代产生的疫病它不是同一个病,不能用同一个方法来对付它。那么,我们就要看李东垣的时代背景:李东垣遇到的大疫是在壬辰年,据文献记载,当时死了几十万人,它肯定是个大疫,不是一般的疾病。那时盛行刘河间的火热病机学说,如果按照学术界的有些观点来看,刘河间的学术思想代表了金元医家对疫病的最高理论水平,李东垣和刘河间只差几十年,他完全可以按照刘河间的思想来对付疫病呀,他为什么没有用刘河间的办法?说明当时肯定有医家用刘河间的办法效果不好,如果效果好了大家都会用的。李东垣是一个高明的、会动脑子的医家,而且从实际出发,他没有墨守成规,不是说用这种方法效果不好就束手无策了,他有很深的中医理论的功底。他的老师张元素是“易水学派”的创始人,张元素对《内经》、《伤寒》的研究都很深入,李东垣把这些思想运用于临床,就发现当时出现的疫病的病机是内伤脾胃,所以他就从调理脾胃这个角度来治疗疫病,效果就好了。大家就跟他学,最后形成流派。

为什么那时的疫病用调理脾胃的方法效果就好?从五运六气的角度可以看得比较清楚:因为李东垣遇到大疫的年代是1232年——壬辰年,这本身就是个寒湿年,辰年嘛,寒水司天,湿土在泉,就是个寒湿年。这个时代的大司天,又是寒水司天,湿土在泉,整个这个大的时段都是偏寒湿的,这就是寒湿中的寒湿,两个寒湿因素迭加。再往前推三年,是己丑年,按照内经“三年化疫”的理论,“甲己失守,后三年化为土疫”。我们可以反推此前三年的己丑年很可能出现了刚柔失守,到1232年化为大疫,这个大疫就是土疫。壬辰年的运气是寒湿,当时的大司天是寒湿,“三年化疫”所化的大疫又应是土疫,所以李东垣遇到的疫病为什么病机多属脾胃内伤,就不难理解了。李东垣根据这个运气特点,抓住脾胃病机来治疗当时的疫病,就起到了比较好的效果。(未完待续)

文章转载仅作分享,如有涉及侵权,烦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在第一时间进行删除。

长按扫描二维码+我慢慢聊

学习专业小儿推拿

或直接添加小助手康贝

微信:xiaoertuina58


据说加了我的人,100天内都找到了学习窍门


(直销及微商勿加,谢谢配合)

Copyright © 松原古典音乐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