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球上有马勒,报告完毕!”

古典音乐放映厅2020-08-03 13:25:30

梵志登指挥马勒《第五交响曲》(纽约爱乐/2017)





“我的时代,已经来到!”

——谨以此文纪念马勒逝世一百周年

1、马勒之精神丨整个九首交响曲就是一部生命和灵魂的礼赞和升华;2、当他站在指挥台上时,面前是不放乐谱架的丨马泽尔指挥马勒《第一交响曲》;3、“亲爱的上帝将给我亮光, 把我导引至幸福的永生”丨杜达梅尔指挥马勒《第二交响曲》;4、李欧梵丨如何听马勒?5、“交响曲必须如同整个世界一般,包含一切”丨杨松斯指挥马勒《第三交响曲》;6、“音乐是天外来的神秘语言”丨带你了解伟大作曲家马勒;7、“音乐是天外来的神秘语言”丨带你了解伟大作曲家马勒;8、“最完美的马勒”丨聆听阿巴多与马勒不解之缘;9、“我的时代会到来的”丨如何欣赏马勒交响曲?10、“我的时代会到来的”丨如何欣赏马勒交响曲?11、路的起点是绝望,终点则通向终极快乐丨阿巴多、杜达梅尔、伯恩斯坦指挥马勒《第五交响曲》视频;12、我感受到死亡这一心情丨伯恩斯坦指挥马勒《第二交响曲》;13、我感受到死亡这一心情丨伯恩斯坦指挥马勒《第二交响曲》;14、身为马勒助手的指挥大师布鲁诺·瓦尔特丨他是如何提携青年指挥家伯姆的?15、马勒亲自指挥演奏得最多的一部交响乐丨指挥家谈马勒系列之《第一交响曲》;16、对马勒而言,终极答案其实是不存在的丨指挥家谈马勒《第二交响曲》;17、要真正理解马勒,必须摒弃多愁善感的眼光,因为多愁善感压根儿不是马勒音乐里固有的东西丨马泽尔评介马勒《第三交响曲》;18、马勒曾言:“使时间驻留在快乐的童真之中才有永远。”丨大卫·辛曼评介马勒《第四交响乐》;19、为何伯恩斯坦误读了这部交响乐丨西蒙·拉特尔评介马勒《第五交响曲》;20、马勒生前混得并不差,为什么却能写出如此消极悲观的音乐呢丨艾森巴赫评介马勒《第六交响曲》;21、世上没人喜欢把马勒《第七交响曲》演奏两次以上丨杰捷耶夫指挥家谈马勒《第七交响曲》;22、这部交响乐不仅风格雄伟,而且富于玲珑的睿智和精彩的幽默丨指挥家MTT论马勒《第八交响曲》;23、这是一部张扬死亡的交响曲,所有指挥家都对之报以敬畏之心丨萨洛宁评介马勒《第九交响曲》24、马勒向来不重视理论,一切均听任他的本能和直觉的指引丨夏伊评介马勒《第十交响曲》



  • 一个坐在因生产而阵痛的妻子身旁,为她念康德哲学的男人。

  • 一个在十个月里,连续失去父母,三个妹妹,却在精神恍惚中继续作曲的男人。

马勒,一个跨越十九世纪和二十世纪,并为世人留下众多预言般音乐,与话语的男人。恐怕这世上,而再也没有哪个音乐家的音乐或者语言,可以像他留下的那些一样,一点点地,确确实实地成为现实。

  • 一个将生平第一次听到的军乐队曲目引用到自己的作品之中,在频死的救护车中听着军乐队的进行曲告别世界的男人。

“你听,浩瀚的宇宙正在轰鸣。在那里的,已不是人的声音,而是运行中的行星和太阳……”这是在二十世纪初,他写下里程碑似的作品“第八号交响曲”之后说的话。距今一百零一年前,在哈雷彗星目睹了响彻浩瀚宇宙的交响曲的问世之后,而再次回归地球的时候,马勒留下的另一句话也成为了现实。

杜达梅尔指挥马勒《第五交响曲》



“我的时代,即将到来……”

从过去到现在,有如此吐露过豪言的人吗?从过去到现在,有如此深地渗透到人心的角角落落,并落脚在其中一同呼吸的音乐吗?

从过去到现在,有如此多地将人的情感挖掘出躯壳的音乐吗?

现代作曲家卡尔·海因兹曾说“假如人类在宇宙中遭遇到外星球的生物,而想要向他们解释地球上的人类时,只要让他们去听一下马勒的音乐便好了。因为在那里,人类所有的情感都已经包含在了其中。”这样说来的话,一九七七年,在从地球发射到无限彼岸的太空探测器——“旅行者一号”上的铜质录音盘里放入贝多芬的第九号交响曲,是不是有所不妥呢?

阿巴多指挥马勒《第五交响曲》



或者许多年之后是这样一幅场景。一驾陌生的探测器从浩瀚宇宙飞来地球,它发回去的信息是,“地球上有马勒,报告完毕。”

马勒为了表现我们人类拥有的所有情感,他不得不写下一部史上最长的交响曲。而假如,我们想要理解插入在这部巨大交响曲中的马勒的理想,并将它传于世上的话,那需要耗费太长的时间。马勒在经历了十九世纪末的荣耀和没落之后,写下的这部作品,对于一百年之后的我们来说,依然是一个没有解决的有关人性的问题。马勒通过纯粹的音乐或语言而向人们传达东西实在是太多了。

什么是人类?什么是神?什么是生?什么又是死?

光明是什么?黑暗是什么?灵魂是什么?信仰又是什么?



在马勒的“第五号交响曲”里,我仿佛听到一个人在孤独之中朝着人类,朝着一个一个的人,朝着故乡,朝着神大声呼喊,我看着那人在精疲力竭之后慢慢倒下,在倒地之后发出反抗的嘲笑。那是一场严肃的胜利,有生以来,我第一次在艺术中哭泣……

马勒活着的那个时代,不,在那个时代之前就已经让人类不得不直面的问题,如今依然横亘在我们的面前。“在马勒的音乐里,我们能到达哪里?”,假如我已经有答案的话,我会毫不吝啬地作出回答的。马勒在生死边缘的挣扎中写下的未完成的音乐“第十号交响曲”,仿佛就是一个最好的象征。如今,这场艰苦的探索依然在继续,只是结论依然未知。

生活在机械文明高度发达的世界中的我们,正在不断地失去某些东西。那些东西里包括,人类本身决不能回避的自我局限的认识,忏悔的道路,以及一个被用来仰望的天国。就在我们不断失去这些东西的时候,马勒的音乐再次以一种宏伟的姿态复苏过来。从天而降的马勒,在心中一定这样说道,“我的时代,已经来到!”

伟大指挥家系列:1、“音乐是不会死亡的”丨现代指挥艺术的伟大开拓者托斯卡尼尼;2、新时代音乐的开路先锋库谢维茨基丨他是如何机智委托巴托克创作《乐队协奏曲》的?3、深邃的魅力、热情的风格丨指挥大师蒙特(Pierre Monteux)如何带领波士顿交响乐团与旧金山交响乐团的?4、身为马勒助手的指挥大师布鲁诺·瓦尔特丨他是如何提携青年指挥家伯姆的?5、专注歌剧的指挥大师赛拉芬丨他是如何提携卡拉斯的?6、英国交响乐团之父比彻姆丨“亲爱的施特劳斯先生,赌金100 英镑已扣除” 7、“请每天到这里来与伟大的指挥家斯托科夫斯基一起共进早餐、午餐和晚餐!” 8、数学系毕业的舞剧音乐指挥家安塞尔梅丨他所溺爱的瑞士罗曼德交响乐团;9、伟大指挥家富特文格勒丨他何以成为主观即兴风格的伟大体现者?10、“严厉派”指挥大师莱纳丨他伸出两个手指意味着什么?他是如何驯服芝加哥交响乐团的? 11、指挥大师克伦佩勒丨德国浪漫主义指挥艺术的杰出代表


Copyright © 松原古典音乐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