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勒【第二交响曲复活】首演

橄榄古典音乐2019-12-01 16:11:25

中文名

外文名


作 者

创作时间

首演

演奏

调式

命名



指挥

第二交响曲-复活

Symphony No.2 in C minor Resurrection

Gustav Mahler

1888年-1894年

1895年

柏林爱乐乐团

C小调

末乐章使用德国诗人克洛普施托克的诗作《复活》,而命名为《复活交响曲》

1895年3月4日由理查·斯特劳斯指挥柏林爱乐乐团首演了前3乐章。

1895年12月3日由马勒自己指挥柏林爱乐乐团首演全曲。全曲包括5个乐章


视频来了

马勒第二交响曲《复活》

布列兹指挥柏林国立管弦乐团

柏林德意志歌剧院合唱团




乐章简介

庄严肃穆的快板,C小调
指示“专心认真,而且要有庄严的表现”。第一乐章的题名为“葬礼”这一乐章用布鲁克纳的开始方法(布鲁克纳的交响曲常常是以神秘的、“云状音群”开始的--弦乐声部演奏出安静的震音或者是颤音),在弦乐衬托下,断断续续奏出第一主题,越来越强烈后小提琴奏E大调柔和的第二主题。第一主题再度出现时,全部管乐奏圣咏风格旋律。呈示部小结尾前,圆号与木管奏葬礼进行曲。发展部可看作3部分,第一段小提琴以C大调优美地奏第二主题开始,低音弦乐奏第一主题动机,鼓荡加强后又趋平静。长笛奏第二主题,开始抒情的第二段。第三段又以第一主题动机加强而出现高潮,最高潮达圣咏风格的旋律,回到C小调而进入再现部。再现部比呈示部的对位更为精彩,结尾部变成葬礼进行曲,最后以下行半音阶风格结束。


中庸的快板,降A大调
指示“极为轻松地,绝不可急躁”。马勒把第二与第三乐章当作跟在葬礼后的间奏,回忆和幻想。这一乐章如舒伯特的兰德勒舞曲般明朗,用了两次中段。第一个中段,圆号与小提琴对应细微的动态,升G小调。回到降A大调后,轻快的主题再现,第二中段更活泼而富色彩。然后主题以第三次弦乐拨奏再现,木管接替。


缓缓流动的动态,G小调
在这个乐章中,三段体的谐谑曲,小提琴像流水一样奏出主题,这个乐章以各种乐器加入来进行层次刻划。中段由低音弦乐以断奏的动态开始,表现出明朗的旋律。两种旋律以发展风格作立体性进行,经对比后,自由地再现第一段,以片断性再现主题而结束。

女低音之歌《原始之光》,降D大调
指示“极为庄严,但是简朴地”。这个乐章记有“原光”的标题,这个乐章是末乐章的引子,由女低音独唱,歌词大意是:“啊,红艳艳的玫瑰含苞待放,人类多少贫困,人类多么悲伤,我多么希望走向天堂,我来到宽广洁净的大道上,有个天使,他想把我前进的道路阻挡。不,我不听他的话,我决不回头。我从上帝那儿来,我回上帝那儿去,亲爱的主将赐我一丝微光,他将照亮我的路,永恒的幸福日久天长。”

谐谑曲的速度,降E大调
扩大的奏鸣曲式,3/8拍子(复活颂歌)这个乐章共3段,紧接着第四乐章不停演奏,第一段指示为谐谑曲速度,标题为“在荒野中呼叫的人”,相当于呈示部,以强烈的音响开始,这段具有强大张力,爆发出有如暴风雨般的强大音响的音乐,不仅预示了该曲面世后仅十年便爆发的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恐怖,更深刻地描写了人类在二十世纪在精神上和肉体上的痛苦忧伤。

马勒在创作这首交响曲达到末乐章高潮时,曾苦于找不到理想的结尾。著名指挥家彪罗去世,他参加他的葬礼,听到在管风琴旁的合唱团唱起《复活颂》,他说,当时“我所感到的心情,想到的死亡,与我所作的作品精神完全一致。听到克洛普施托克的复活合唱,像是受到电击一样,我受到了感动。”

作曲家:马勒

【中文名】古斯塔夫·马勒

【外文名】Gustav Mahler

【国籍】奥地利

【民族】犹太人

【出 生地】波希米亚卡里什特

【出生日期】1860年7月7日

【逝世日期】1911年5月18日

【职业】作曲家,指挥家

【毕业院校】维也纳音乐学院

【信仰】天主教

【代表作品】《大地之歌》、《康塔塔》、《悲哀的歌》、《千人交响曲》

首演:柏林爱乐乐团

【中文名】柏林爱乐乐团

【外文名】Berliner Philharmoniker

【简称】BPO

【性质】德国音乐表演团体

【成立时间】1882年

【国家】德国

【历届导师】冯·彪洛、阿瑟·尼基什、富特文格勒、卡拉扬、阿巴多、西蒙·拉特爵士

演奏曲目范围广泛,传统风格的作品得心应手,尤其是演奏德、奥作曲家的作品时更是首屈一指。该团录制了大量唱片,其中以卡拉扬指挥的贝多芬交响乐全集和K.伯姆指挥的莫扎特交响乐全集最有代表性。乐团的常任指挥和经理由选举产生,新参加的人员须经在全体成员面前演奏,试用期满,经全体讨论合格后,才能成为乐团的正式成员。

点击 阅读原文 可以在手机网站上收看更多内容

Copyright © 松原古典音乐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