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虎符有跟单,还能窃符救赵吗?——关于“仁和国际与某银行杭州分行信用证议付纠纷案”之深入讨论 l 人间证道

天九湾贸易金融2020-11-16 13:04:10



作者:张琳律师 上海汉盛律师事务所&天九湾法律顾问

文章来源:天九湾信用证法院判例学习小组

日期:2017年8月13日


■ 公元前257年,秦国围攻赵国,赵王向魏王求救,而魏王畏惧秦国不敢救援,此时魏王的弟弟信陵君无忌通过魏王的宠妃,取到了兵符,然后率领魏军击退了秦军。这就是成语“窃符救赵”讲的故事。古代通讯交通不便,所以国家调动军队,靠一种专用信用工具——兵符。

        从某种程度上讲,现在国际国内贸易中使用的信用证、提单,与兵符,有异曲同工之妙。交易双方做生意,可能互不相识,为了确保交易顺利完成,所以就要借用第三方信用,为自己担保,而信用证和提单,就是第三方为交易双方开具的提款和提货的凭信。

 

        尽管目前国际上,信用证的使用和操作是按照国际商会1933年发布的,经过多次修订的《商业跟单信用证使用惯例》执行,是相对完善和规范的,但实务中往往会发生一些惯例还没有涉及的细节问题,这就导致在相关规定的解读上,会有差异。

 

        这两天,群友们就“仁和国际与某银行杭州分行信用证议付纠纷案”展开了热烈的讨论,就有群友对UCP第十六条f款提出了质疑,建议对该款进行修改。这个建议的提出,是基于案件中关于开证行退回的提单少了1页,开证行是否就要承担付款责任(无权宣称交单不符)这个焦点展开的。对于本案这个核心焦点的讨论,在此不谈及事实方面是否能查明认定是开证行退单少了1页,仅从法律的解读和适用角度,我理解处理此核心焦点问题会涉及二个层面的讨论,如下:

 

【第一层】

        如其他群友对UCP第十六条f款的理解就提出了疑问,即f. If an issuing bank or a confirming bank fails to act inaccordance with the provisions of this article, it shall be precluded from claimingthat the documents do not constitute a complying presentation.( f. 如果开证行或保兑行未能按照本条的规定行事,则无权宣称交单不符)。群友质疑“未能按照本条的规定行事”中的“规定”是否包含e款。对此,有群友认为不包含,即不符点存在,且开证行发出符合要求的拒付通知后开证行在信用证下的付款责任即得以免除。至于退单,这是另外的事,如果未退单,开证行承担的是赔偿责任,而非信用证下的付款责任,即无权宣称交单不符。基于此理解,有群友发文指出UCP600第十六条f款的表述不够清晰准确,建议进行修改。



  1. 第十六条在条文顺序上以f款作为法律后果,放在银行行为规定的条款之后,而 e 款在本条下也是关于银行行为的规定,规定银行必须退单。这样的条文顺序安排表明只要是银行操作不符合本条各款行为规定的,都产生“无权宣称交单不符“的后果。

  2. 条文措词显示,后续条款如仅涉及前述条款中的某一款时,是单独列明出来的,如d款在提及前述条款时,列明是指第十六(c)款。另外,e款则载明“在按照第十六条(c)款(iii)项(a)或(b)发出通知后”。这些事实表明如果仅指某一款,或某一项,行文上是会单独列明出来。综上,基于条文的形式和措词分析,我理解第十六条f款所载明的the provisions of this article其中的provisions就包含前述的e款

  3. 仅仅要求开证行发送符合要求的拒付通知,而不考察其是否退单,就认为开证行在信用证下的付款责任得以免除,在此理解下会发生一个严重的问题。这意味着开证行可以说一套(声称要退单),另外做一套(不退单,而把单据交给申请人),这是很不诚信的行为。进一步,信用证交易实质是通过交单以交货,开证行拿着受益人的单据不退还,就等于是占有受益人的货物。占有受益人的货物而不付款,这不仅是不诚信的行为,亦构成不当得利。因此十六条f款,不应当理解为说只要开证行按规定发一份拒付通知就可以免责。相反,开证行有不退单的行为,该事实说明他用行为变更了之前所作的拒付决定,用行为接受了单据,接受了货物,故其亦应当承担通过信用证支付货款的责任,即其无权宣称交单不符而应当在信用证下付款

 

【第二层】

        涉及UCP600第十六条e款的理解,“(开证行)可以在任何时候将单据退还交单人”。开证行的确是退还了单据,但其退还的单据中缺少一份单据或缺少单据的其中一页,如少了提单,或发票、原产地证明,或出现本案此种缺少提单第1页的情况。在这些情况下,能认为开证行没有退单吗?

 

        UCP600第十六条e款只载明为“退单”,并没有载明为“原样退单”。进一步,如果认为应当“原样“,则“何为原样”也没有具体的规定。事实上关于是否需要原样不动的问题,实务中就出现过争议,且ICC就该争议的问题已给出意见。


        江西财经大学王善论教授,在天九湾发表的文章《开证行的收单及拒付退单问题——新加坡Intraco公司诉Z银行河南分行信用证拒付案评析》中提及:“ICC 意见R744/TA744rev提到一种可能:若开证行在拒付前无论出于何种原因先背书了提单,作为补救措施,拒付退单时将提单作空白背书或背书成凭发货人指示,则仍将会被视为单据以原有形式退还。(If the issuing bank returns the documents and endorses the billsoflading in blank or to the order of the shipper, this would still beconsideredas a return of the documents in the same form.)。”


        关于ICC的这一意见,有专家认为是正确的,理由为:“如果提单上写明是to issuingbank order,而issuing bank空白背书了,退单后,不影响如何后续操作且货物在SHIPPER控制之内,所以才有ICC OPINION之言。”然而,对此亦有专家持反对意见,认为issuing bank背书的操作给受益人带来了风险,故其主张经issuing bank背书后的退单并非原样退单。

 

        以上ICC的意见及讨论表明:对退单不能作机械的理解,并非只有原样不动的退单才符合要求,且对于具体某种变动是否导致退单不符合要求(违反UCP600第十六条e款,构成不能退单),这需要从该变动是否对受益人处理货物造成影响进行分析。鉴此,本人认为:在UCP600第十六条e款未规定原样退单,且何为原样亦无具体规定的情况下,法院是可以结合案件事实对此作出解读和适用,这是法院自由裁量的范围。


        本案一审判决从开证行的退单行为是否在事实上影响了受益人对货物的处理,该行为与受益人未能提取货物是否有因果关系的方面进行分析并得出结论,并无不当。

 

        以上分析,欢迎群友们批评指正。

 


天九湾贸金同业中心小程序


更多内容请点击
8.19 杭州,新机遇和大智慧在这里碰撞 l 精彩“易”课
服务“一带一路”跨境律师名单出炉——遇难题,找律师
这个“税”要这么交 l 人间“证”道
人民币随想(一)
再论“信用证议付纠纷”一案 l 人间证道


诚邀易金融各领域学者、从业者及机构投稿或荐稿与世界各地跨界行业专家共同分享与发展!

投/荐稿邮箱:

skytradefinance@163.com

                 | 立足中国 | 起于草根 | 肩负使命

本期编辑:亮晶晶

编辑审核:艾    协



Copyright © 松原古典音乐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