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老北京酒腻子们喝过的回忆,全在这里!

乐活北京2019-07-05 02:15:35

老北京人爱喝酒是出了名的,小时候我的爷爷辈们每天基本上都是一天三顿酒碗不离手,即使要出门也都会拎着个小酒瓶子晃晃悠悠的走出家门。



在那时的老北京,家家儿都不富裕,赶上好几口儿,有俩子儿的上酒馆酒铺,家里紧巴的就打上二两酒,过去的老北京人家儿要喝二两的,基本上是“老白干”、“烧酒”或是“二锅头”。

以前北京城里的那些酒馆,营业时间很长,早上6点半便开门做生意了,直到晚上十点半左右才关门。那时,北京人一睁眼便赶到酒馆吃完早餐便匆匆上班了,直到晚上上完夜班也赶到酒馆吃夜宵。


他们在酒馆里或是行酒令:铃铛对锤,一根筋,哥俩好啊,三星高照,四季发财,五魁手啊,六六大顺啊,巧七枚啊,八抬手啊,快升官啊,满堂红啊。。。玩的那叫一个欢快!



或是说说自己的心事,发发牢骚,大骂几句,消气后再听听旁人的心声、听听来自不同地方的怪事,大家一乐也就回家了!



那时我家并不富裕,还不能够天天上酒馆。不过我爷爷总是有喝酒的地儿,就在四合院。


尤其等到夏夜,六七点钟老爷子儿都下去了,凉风起来的时候,东屋的刘大哥、北屋里的老张和南屋的小赵,就会拿着大大的蒲扇,拎点小马扎,凑成一大桌,使唤着我们这些小的去打酒,再带上点花生、半斤猪头肉,就这样喝开了。


老少爷们儿爱喝酒却不酗酒,他们更多的是享受喝酒的乐趣!


之后经济条件满满改善,爷爷们就喝上了瓶装酒了!


桂花陈


桂花陈,原名桂花东,是御膳房酿造专供帝王内府饮用之酒,之前市面上并无此酒,所以桂花陈的名声虽然远大,但饮用的人却很少。



直到解放以后北京厂获得此酒处方,改名桂花陈酒,我们才得以喝到。爷爷说,六十年代初尝时味道香甜,入口滑顺,现在就再也喝不出这个味道了。

菊花白


菊花白也是老北京的特色酒之一,最早也是只有皇帝可以享用的帝王酒,之后传到民间。


那时候老爷子们听说连宫里皇帝都喝这酒,还有滋补养神、舒筋活血的功效都纷纷慕名购买。那时海淀镇曾有个仁和酒家,专卖这种酒,很有名。

莲花白



莲花白酒始于明朝万历年间,距今已有四百多年历史。到了清代,莲花白酒的酿造采用万寿山昆明湖所产白莲花,用它的蕊入酒,酿成名符其实的“莲花白酒”。相传,清朝咸丰皇帝渴了这酒后,病弱的身体逐渐好转,盛赞莲花白酒为“酒中之冠”。以后酒的配方也随之流落民间。



80年代的小酒馆里,经常有一些老头喝酒、拉二胡,哼唱京剧,在那些地方闻的最香的就是莲花白。 目前北京已经不见这种河北产的莲花白了。即使能够买到,包装、味道已经面目皆非。想起来不仅口水谗咽,而且像是丢失了宝贝的心,一阵一阵的疼……

红星二锅头



1949年4月,北京市酒业专卖公司成立后,政府对酒实行专卖,停止私人经营,并要求昕有“烧锅”关闭,只有龙泉、同泉涌、永和成、同庆泉等8家京城著名“烧锅”与酒业公司签订了加工代烧白酒的合同,那时连烧锅酒都很难喝道,直到1949年5月6日,红星二锅头厂的成立。。。




70年代初的红星二锅头一瓶才1块3,原先叫的还是“百泉”,纯粮食酿造的,闲暇时与朋友们喝一点、赶车时候来一点,那时的感觉很惬意!

牛栏山二锅头



清代时,牛栏山的二锅头已经叫响京城,往北京贩酒的独轮车往往将“老烧锅”门口挤得水泄不通;惊蛰前后,一时封冻融水难以渗尽,土路泥泞难行,还能偶遇运酒车蜿蜒数里的“壮观”景象。

此外,还有夜光牌的中国葡萄酒等广受老北京人的喜爱!


可是现在的北京人都爱喝茅台、长城干白、啤酒。。



好怀念那时的老酒馆、一家人围坐在四合院里热热闹闹的场景,不过已经回不去了。。。


(在此,小潮菌温馨提醒:1.开车不喝酒、喝酒不开车;2.小酒怡情,大酒伤身;3.未成年人切勿喝酒)


【声明】文章来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有侵权,请留言给我们及时删除




Copyright © 松原古典音乐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