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家的故事—马勒诞辰156周年纪念

涌现演出2019-02-10 12:00:00

点击上方“涌现演出”可订阅哦!


对于学习交响乐的人来说,马勒是个绕不过去的名字,今天我们为大家介绍马勒的生平。



古斯塔夫·马勒德语:Gustav Mahler,1860年7月7日-1911年5月18日),奥地利作曲家、指挥家。

他是19世纪德奥传统和20世纪早期的现代主义音乐之间承前启后的桥梁。马勒之后,十二音和无调性音乐等先锋理念崛起,传统调性音乐的辉煌时代走向终结。


他的指挥成就在生前就已得到广泛认可,但他所创作的音乐一度被忽视,在纳粹德国时期甚至因其犹太身份而被禁止,直至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才因指挥家伯恩斯坦等人的推广而得到复兴,其音乐价值方为人所周知。



大师小传

生平

马勒是犹太人,出生于波希米亚喀里斯特(今捷克境内),出身并不显贵,但在很早就显露出了音乐才华。1878年,从维也纳音乐学院毕业后,他在欧洲众歌剧院中担当过指挥;并于1897年担任维也纳宫廷歌剧院(现在称维也纳国家歌剧院)总监。

在维也纳的十年里,马勒从信仰犹太教转变为信仰天主教,但由于其犹太血统,还是颇受反犹舆论的攻击和排挤。然而他的演出不仅水平优异,而且具有创新性,使他至今在历史上最伟大的歌剧指挥家中占有一席之地;尤其是他对瓦格纳和莫扎特舞台作品的演绎最为突出。晚年他也短暂地担任过纽约大都会歌剧院和纽约爱乐乐团的总监。

马勒的创作范围较窄,作品数量不多。终其一生,作曲总是指挥之外的副业。其作品绝大多数都是交响曲。他的十部交响曲篇幅很长,最短者也接近一个小时;规模庞大,增加了乐队编制,并在第二、三、四、八部中加入了人声;其宏篇巨制《第八交响曲》除超大编制管弦乐团外,更动用了八位独唱家和两个混声四部合唱团,首演时乐手数达一千人以上,因而得到“千人交响曲”之别称。

马勒作品的首演通常伴随着争议,很久之后才得到批评家的认可;只有《第八交响曲》在首演时就大获成功。马勒的音乐直接影响了许多第二维也纳乐派作曲家,尤其是勋伯格、贝尔格和韦伯恩。此外,肖斯塔科维奇和布里顿也为马勒所影响。1955年,国际古斯塔夫·马勒学院成立,以纪念其生平与作品。
其《第一交响曲》首演后很多年,评论家和公众还感到无法接受,称之为“新纪元里最无聊的交响作品”。

《第二交响曲“复活”》评价稍好,被和门德尔松的同类作品相比。马勒在维也纳国家歌剧院担任总监的一段时期,由于保守媒体的反犹情绪,相当受排挤,以至于其《第三交响曲》虽然比较成功,但还被骂为“写出这种东西的人应该被放到牢里待几年”。

马勒第三交响曲



之后,对马勒交响曲的评价一直是褒贬兼有;其歌曲更为人接受一些。在第四、第五交响曲没能得到公众认可后,马勒相信第六最终会成功,但却遭到了广泛的讥讽,尤其是对曲中非同寻常的打击乐器(铁锤、牛铃等)。维也纳评论家评论道:“铜管,很多很多的铜管,难以置信这么多铜管!更多更多的铜管,纯粹就是铜管!”

马勒《第八交响曲》首演阵容,参与的演奏家与演唱者多达千人唯一一次全方位的胜利是马勒《第八交响曲》的首演,规模宏大,掌声持续了半小时之久。

马勒对后世影响相当深远。其最初的追随者包括勋伯格、贝尔格、韦贝恩,此三人创立了第二维也纳乐派。马勒的音乐也影响他们后来向无调性音乐的转变。尽管马勒个人反对无调性音乐,但对于勋伯格的作品以及其大胆的原创性,还是进行了鲜明的辩护。

勋伯格的弦乐四重奏首演时,据说马勒差点与捣乱者进行肢体冲突。此外,勋伯格的Op. 24《小夜曲》,贝尔格的《为乐队而作的三首乐曲》和韦伯恩的《六首乐曲》中,都能找到马勒《第七交响曲》的影响。

其它受马勒影响的作曲家包括科普兰、贝里奥、肖斯塔科维奇和布里顿。钢琴家兼指挥家阿什肯纳齐在谈到马勒与肖斯塔科维奇时说,二者的联系“紧密而显著”,他们都表现了“个人与丑恶世界的抗争”。

评论家米切尔(Mitchell)在关于布里顿《大提琴交响曲》首乐章的评论中强调道“这种令人眩目的透明感和配器手法,是马勒曾精心筹划并建立的”,并说“即使马勒自己的音乐没有存留,他依然在后人的继承中得到永生”。

晚年

马勒完成了《第十交响曲》的柔板乐章,以及另外四个乐章的草稿,当年他已遭逢严重的心绞痛威胁。11月,他和阿尔玛回到纽约,马勒又开始筹划指挥连续65场的演出。圣诞节期间,马勒患上了喉痛,久治不愈。1911年2月21日,高烧的马勒坚持要完成在卡内基音乐厅的音乐会。这是连续演出的第48场次,同时不幸地,亦是他生前最后一次登台演出。在卧床数周后,最终他被诊断出患有感染性心内膜炎;在没有抗生素的时代,此病的存活率几乎为零。

他的高烧不退则是急性链球菌感染所造成的结果,医生建议他到当时的细菌研究重镇巴黎寻求治疗。马勒并没有放弃希望,他依然谈论着恢复演出季,并一直关注阿尔玛创作的歌曲公演。4月8日,马勒一家与长期照顾的护士乘船回到欧洲。

在巴黎,马勒的病情没有好转,他作出了返回家乡的决定。5月11日,马勒一行到达维也纳,并于一周后病逝。1911年5月22日,遵其生前嘱咐,马勒下葬于维也纳格林清(Grinzing)墓园,阿尔玛由于身体原因未能出席。葬礼上出现了许多知名人物,包括勋伯格、布鲁诺·瓦尔特、克里姆特,以及许多重要欧洲歌剧院的代表。勋伯格献上的花圈上称他是“神圣的古斯塔夫·马勒”。


电影《沙发上的马勒》预告

评价

《纽约时报》报道了马勒的死讯,称之为“当今最为高大的音乐形象之一”,但对其交响作品的评价仅限于长度非凡这一点,并且还将其《第二交响曲》的长度夸大到了“两小时四十分钟”。

《泰晤士报》称他“在指挥方面的造诣,除里赫特之外,无人能及”,并说其交响曲“无疑是有趣的,有着现代乐队独特的丰满音效,旋律简朴以至粗俗”,不过表示“现在来评判其价值还为时过早”。

家庭

马勒的遗孀阿尔玛比丈夫多活了五十多年,直到1964年才去世。她在1915年与建筑师格罗皮乌斯结婚,五年后离婚。1929年又嫁给了作家维尔菲尔。1940年她出版了一本关于马勒的回忆录《古斯塔夫·马勒:回忆与书信》。

后世的传记作家指责这本书蒙蔽事实,自我夸大,提供的信息很多是歪曲的。乔纳森·卡尔写道:“随着更多的资料浮出水面,阿尔玛的回忆录就愈发地显得问题重重……她隐藏了许多马勒写的信件。她不是恰巧疏忽,或者采选不当,而是有意为之。”

作曲家之女安娜·马勒是一位雕塑家,于1988年去世。1955年,国际马勒协会在维也纳创建,指挥家布鲁诺·瓦尔特为首任主席,阿尔玛为荣誉会员。

马勒


感谢阅读


咨询电话和地址 
涌现(北京)演出股份有限公司

010-57180812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南大街56号首都体育馆全民健身中心一层




Copyright © 松原古典音乐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