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挥家夏伊谈马勒《第十交响曲》丨这部作品本是马勒的遗作,但其续成之作却相当出色.

温度古典音乐2018-12-05 14:00:45

阿巴多指挥马勒《第十交响曲》




夏伊谈马勒《第十交响曲》

《升F大调第十交响曲》,作于1910年至1911年,是他最后的作品。因马勒本人于创作该交响曲期间逝世,因此被视为“未完成的交响曲”。马勒总共完成了9首编号的交响曲和一部交响性声乐套曲《大地之歌》,此外他还留下了未完成的”第十交响曲”,作于1910年至1911年。马勒去世后,一直有音乐学家和作曲家试图完成这部作品,因为他虽然没有完成,但是留下了不少的素材。至今该交响曲已经有不少演出版本,这部作品已经像他的其他作品一样,得到越来越多人的关注和喜爱。




第十交响曲本是马勒的遗作,但其续成之作却相当出色。第十交响曲以及《大地之歌》、第九交响曲是马勒一生的最后三部杰作。1960年,德里克·库克首次向世人展示了马勒第十交响曲的惊人光彩。我本人指挥库克续完的马勒第十交响曲逾二十五年,迄今我始终对库克的才华表示心悦诚服。库克的续作既保全了马勒第十交响曲的生命力,又洋溢着强烈的音乐性。马勒第十交响曲的风格比较直截了当,库克充分领会到这一特点,并延续了这一现实镜像般的风格,当音乐演奏到库克续完的末乐章,有一个神来之笔。圆号奏出绝望的高音,中提琴被唤起,奏出交响曲开头时的主题。马勒在这部作品中,用管弦乐描画出“但丁式”的氛围,而“炼狱” 是其核心。这部交响曲有两个篇幅相近的谐谑曲,外加两个篇幅相近的柔板。一般来说,第一段柔板很容易被演奏得过于缓慢,而在我最近指挥的音乐会上,我特别注意了保持两段柔板的均衡。

夏伊指挥马勒《第六交响曲》



我们应该感到庆幸的是,目前公开出版的乐谱忠实再现了马勒原作的草稿。我们能很清楚地辨别,哪里是马勒的原作,哪里是后人的续作。德里克·库克仅仅添加了极少的而且是必不可少的笔墨,以保证交响曲可以连贯地演奏,同时避免掺入库克个人的主观色彩。库克续作的最大亮点,正是他的简洁,以及对马勒草稿的极度忠实。库克既没有添枝加叶,也没有仿冒马勒的原创。当然,如果由马勒本人完成这部作品,最后会是另一个样子,但是,不妨想想《大地之歌》吧。假设让马勒亲自听一听《大地之歌》第一段的演奏,乐队尖利而失衡的音效,是如何将可怜的男高音歌手逼入绝境。那么,即便马勒再怎样是一个历来对乐评家相当抵触的人,他也不得不承认,这段音乐最好再修改一下。我很希望英国的费伯出版公司,不但出版管弦乐总谱,也出版管弦乐方面的参考资料。无论何时何地,马勒这部作品都太难演奏了。马勒的手写乐谱实在很难读懂。这就是为什么马勒这部曲子历来很少演出的主要原因之一吧。

夏伊指挥马勒《第八交响曲》



遗憾的是,我们不得不说,这事儿全怪阿尔玛。正如她所说所写的,布鲁诺·瓦尔特给她撑腰。而身为著名的马勒拥趸,伯恩斯坦,也正是受到了布鲁诺·瓦尔特的影响。1980年代,我曾在柏林指挥演奏过这部作品。当时卡拉扬大师曾邀请我进行了一次私人交谈。我一直非常敬仰卡拉扬,于是早上九点,我来到爱乐大厅。他主动跟我谈起马勒第十交响曲。我说了我的感想。于是他问我,演奏第二乐章究竟有多难?我便说起这部曲子的演奏和指挥全都复杂得无法想象,简直可以与《春之祭》的《献祭之舞》相提并论。“如果是这样,那我还是不去碰它了吧。”他说。“为什么?”我问。“你是一位很出色的马勒演绎者,”他答道,“因为你出道比较晚,躲过了某些事情对你的生活所可能产生的影响”。



我也研究过其他人的续作版本。虽然它们各有千秋,但我觉得,它们也都有画蛇添足的弊病。那些续作版本都有过度渲染的倾向,而这并不是马勒固有的风格。我曾经研究过马勒对第二交响曲和第五交响曲的处理方式。当他对这两部作品进行修改时,一律是做减法,而绝不是做加法。他不断地对作品进行瘦身。所以我特别欣赏德里克·库克在续作马勒第十交响曲时采用的严谨克制的作曲方式。这种方式能带领我们径直到达马勒作品的核心。马勒的创作,一直自发地向十二音体系演变着,在第一段柔板中,有一串纵向的九个音高的段落,听起来很恐怖,仿佛交响曲队齐声嘶吼。假若马勒再多活五年,临近1920年代,我相信,正如普契尼在《图兰多》草稿中体现的那样,马勒一定也会直接进入十二音体系的领域。我们都知道马勒曾经与勋伯格交谈过,谈到勋伯格六首管弦乐曲中所用的“音色旋律法”。据阿尔玛说,虽然马勒本人并不认同这套理论,但是,在马勒第一交响曲中,有一个标志性的“自然之声”,几乎与勋伯格有异曲同工之效。马勒向来并不重视理论,一切均听任他的本能和直觉的指引。马勒是一位真正的指挥家,非常注重实用主义,讨厌事无巨细地进行解释。而指挥,恰好每天的日子都不得不这么过着,不但用手臂,还得用嘴巴。

西方音乐评论马勒专题:1、马勒交响曲对传统的突破体现在哪些方面?他曾说:“交响曲是世界,它包容一切!” 2、杨松斯谈马勒丨演出马勒令人兴奋丨最终目的是让听众感叹“我这两个小时就是生活在天堂”;3、杨松斯谈马勒丨什么是指挥的天赋丨沉浸在作者的经历或作品的氛围中;4、古斯塔夫·马勒:用业余时间作曲的指挥家;5、柏林爱乐首席小号Gábor Tarkövi大师课丨《马勒第五交响曲》、《彼得鲁什卡》;每晚一张音乐CD往期马勒:1、纪念阿巴多丨马勒《第六交响曲》丨琉森节日管弦乐团丨2006年;2、【音乐编译】布鲁诺•瓦尔特: 布鲁克纳与马勒;3、【杂文】向死而生:马勒《第二“复活”交响曲》;4、纪念马勒丨西蒙·拉特谈马勒丨第五交响曲丨马勒作品第一号:康塔塔《悲伤之歌》丨“我马勒第一部成熟作品,这部作品源于我的内心深处。” 5、【评论】当代指挥谈马勒:关于马勒对“维也纳第二乐派”的影响;6、【评论】当代指挥谈马勒:指挥马勒的技术问题或挑战是什么;7、【马勒指挥家】滕斯泰特的马勒;8、【马勒指挥家】“打鼓的小男孩”伯恩斯坦谈马勒:“他的时代到来了”;9、每晚古典记录丨《伟大的作曲家马勒》丨中文字幕丨BBC纪录片;10、【评论】当代指挥谈马勒:前辈指挥与马勒;11、【书评】马勒:三重意义上的无国之人?12、许家兴丨阿特湖畔马勒作曲小屋面面观丨当听到湖的倾诉,作曲灵感便容易涌现;13、皮埃尔·布莱兹: “在今天这样一个时代,无视、甚至诋毁马勒绝对意味着无知”;14、【古典】缅怀Gilbert Kaplan和他的马勒《第二“复活”交响曲》;15、【音乐会】阿巴多指挥演出马勒《第五交响曲》;16、【马勒专题】马勒复兴及其音乐精髓(上);17、【马勒专题】“我的时代终将来临”:马勒复兴及其音乐精髓(中);18、【马勒专题】为何马勒是20世纪最重要的作曲家?——马勒复兴及其音乐精髓(下);19、【评论】当代指挥谈马勒:与马勒的第一次亲密接触;20、马勒的爱情宣言丨柔板要表达的是比死亡更有力量的爱情丨《魂断威尼斯》与《第五交响曲》的柔板丨以演奏时间区分对“小柔板”的新旧理解;21、【书摘】诺曼·莱布列希:《为什么是马勒?》;22、【评论】当代指挥谈马勒:人生经历与作品;23、【评论】当代指挥谈马勒:为何马勒许久才被重视?24、马勒《第一交响曲》聆听与比较丨未见有人如凯格尔,从“巨人”旋律中刻意发掘蕴含其中的哲学意味:世界的虚无与沉沦,人性的孤独与救赎;25、我听到了宇宙最深处的声音丨汤沐海指挥马勒《第八交响曲》;26、寻找真实的马勒丨复活就在眼前丨他听命于变化,追求瞬间的完美,与一切墨守成规作战,将时代、个性的印记融入古典音乐,开辟创造性的演绎;27、每晚古典单曲丨他已拥抱了美的本身丨马勒《第五交响曲》第四乐章的柔板丨阿巴多、伯恩斯坦指挥版本;28、谈西诺波利的马勒《第八交响曲》丨这部作品“表达了生于死、人与宗教之间两个原始也是最为迫切的欲念——救赎与解脱”;29、MTT谈马勒《第八交响曲》丨“这部交响乐初听感觉笨重迟缓,真正听起来却是宛如一柄利剑划过,横空寒光闪闪。” 30、谈伯恩斯的坦马勒《第八交响曲》丨他偏于浪漫化、情感化的表达方式与马勒精神世界中种种难以调和的矛盾,相互观照、相互融通。


Copyright © 松原古典音乐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