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勒“命运多舛”的一生!

林声音乐工作室2018-09-12 16:15:43



【经典音乐专注平台】


林声印象|欣赏会精粹|林声微教育|林声说音乐|音乐旅行|视听音乐会消息|音乐博览



爱乐,为精神,为灵魂  id:lsyy_gzs  


古斯塔夫·马勒 (Gustav Mahler,1860-1911),杰出的奥地利作曲家及指挥家。出生于波希米亚的卡里什特,他的许多作品体现了他对弗洛伊德精神分析学的理解。代表作有交响乐《巨人》、《复活》和《大地之歌》等等。他的音乐结构冗长,形式复杂,不落窠臼;其音乐标题性强烈,描绘色彩浓厚;他的音乐还要求庞大的演出阵容。上一期精粹我们已经领略到了马勒音乐的伟大,但是他的音乐大多源自于他命途多舛的人生。聆赏一曲从沉沦中升腾的生命之诗,让我们跟随林声老师一起见证属于他的伟大时刻。


PS:视频后面附有文字整理稿!

视频欣赏:马勒音乐专场(二)


(九十四期)

林声老师说:


出神入化的演奏啊!捷杰耶夫投入的指挥着这么一个庞大的乐队,他用手指的颤抖把音乐情感表达的淋漓尽致。而且他的指挥经常让人感觉到处于癫狂的状态,这非常适合马勒在写这种交响曲时候表现的那种意境。人生苦短,谁希望生活中总是有葬礼,可马勒就是这样,而且他把死亡表现得那么赤裸裸的,痛彻心扉,并且很感人。更重要的是他总是想在死亡中寻找一种东西,那就是死亡当中渺茫的希望之光在闪动,这是我们要在马勒交响曲中又要注意到的一点。第二乐章更是葬礼进行曲的延长与扩展,这一乐章太值得一提,我们可以把这一乐章欣赏一下。他那种痛不欲生的悲剧感情,和马勒的生活经历有很大的关联。马勒开始是作曲兼指挥,30年当中,艺术让他绝不妥协,经常得罪了很多人。他总觉得尘世之间没有他的立足之地,所以加上他自身的身世,还有那种世纪之交焦灼的心态,颓丧的情绪,还有人生的悲观失望,就使得他的乐队中经常爆发出一种声嘶力竭的呐喊。这种呐喊,归结于他的身世和他的艺术追求。



      




他为什么偏爱庞大的乐队编制,圆号用了六到七支,小号有三支,所有的 木管乐器都是三管制的编制,这跟他的精神压抑重大关联。舒伯特的痛苦,他是优雅的诗意的流淌出来,马勒要神经质的宣泄出来。就像上一场我们说到他是一位精神分裂意识比较强烈的作曲家。当年他去拜访精神分析大师弗洛伊德,两人一见面是相见恨晚呀!所以我们在听第二乐章的时候就能感觉到这一点。一开始就是狂暴的低音,就像死神野蛮的闯进来。小提琴奏起了激动的主题,整个音乐都是焦躁不安,所有的声部都是动荡不羁的。这就是马勒所以表现的死亡,但是还有寻找,还有美好,还有梦。然后我们再注意副部中大提琴如歌的旋律,接着展开了柔和的木管主题,都好像人们在苦难中憧憬着幸福,在幸福中思考着苦难。这个乐章是苦难幸福强烈对比的一个乐章,也是感人至深的一个乐章。而且这个版本是近年来马勒作品演奏最漂亮的一个乐章,我觉得这一乐章的演奏超过了阿巴多指挥的琉森节日乐团这一乐章的演奏。这一乐章的演奏让人心跳加速,高潮处几乎让人窒息


音乐起

音乐结束。


REC



非常了不起的第二乐章。这个乐章实际上是把马勒创作思想上最钟情的部分都展露无疑乐友们,从沉沦中升腾的生命之诗啊!这句话应当对马勒的音乐有一种概括,想一想他22岁就开始指挥生涯,34岁就写出了第一首成功的作品,42岁的结婚,51岁去世。多么短暂,而且不平凡的生命!而且在这短暂的生命上面还一直笼罩着那么沉重的死亡阴影厌世的愁云。所以马勒真的是一个很不容易的音乐家,他一生都在奔波,他早年就是一个流浪艺术家,走出校门开始就是一个指挥家。他辗转于奥地利和邻近的国家的城市,有成功的时刻,有艰难生存的时刻。有时候歌剧院都把他解雇了,他四处颠沛流离寻找机会就业,所以马勒把他脑袋中很好的一些灵感都没记录下来。在最后的14年当中,它相对稳定,他大多数的作品是在生命的最后14间年完成的。走出校门的前17年,他主要是指挥,后14年就是一个勤奋的作曲家,他的作品在这个时候蓬勃而出九部交响曲,还有声乐交响曲《大地之歌》。还有他把交响音乐与艺术歌曲相结合。有这么一个有趣的说法,说舒伯特是艺术歌曲之王,实际上还有人这样说,舒伯特写的歌曲,就把它叫做歌曲就行了。马勒、施特劳斯、舒曼、沃尔夫这些人写的才能叫做艺术歌曲。在这个艺术歌曲当中马勒是把艺术歌曲交响化。因为舒伯特他们的歌曲都是钢琴伴奏,马勒是用交响乐伴奏的。所以这是马勒的一个创新,马勒他的交响乐是多大的乐队编制啊!贝多芬的交响乐编制是双管,以两支木管乐器为基础往上递增。马勒是三管,单簧、双簧、长笛。圆号本来是四支,最后扩大到了七支。大提琴本来6把就可以,他扩大到了10把,甚至更多。他乐队的规模达到了前所未有的扩展。交响乐一般是四个乐章,他经常五个乐章,而且他个别的乐章达到了34分钟。多芬的《命运》一个交响曲就成了他的一个乐章。所以,马勒的音乐有越来越多的人喜爱,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因为他的创新,20世纪人类的审美习惯接受他这种音乐。还有他音乐中那种生活情感的饱和程度让人感同身受。另外,他的音乐还不狂躁,他的音乐不是那种让人难以接受的狂躁,它还有美感。20世纪先锋派的所有作曲家的音乐都很尖锐,尖锐到刺耳,完全不和谐。马勒的音乐不是这样,所以他的作品中有让人美得妙不可言的乐章,像这首是《第五交响曲》的第四乐章,电影《魂断威尼斯》当中,就用了这小柔板。这首小柔板是马勒交响曲中最通俗,最优美的乐章,所有的管乐停下来之后是竖琴和弦乐,这是他1892年创作的。



魂断威尼斯剧照


像这一乐章的迷人之处的还在于乐章之间的主题关系编织成一层微妙的网,而在这个网的另一端还连接着一个年轻的女人,那就是马勒的夫人--阿尔玛。1901年的11月,他在维也纳歌剧院的时候认识的这位姑娘,她当年20岁,而马勒已经41岁了。马勒上了爱上了阿尔玛,第二年他们就走入婚姻的殿堂。爱情让马勒催生了这部通俗而且动人的小柔板,这个乐章可以说是马勒写给阿尔玛的情书。而且他们的爱情还孕育了一个小生命,当年年底他们的长女安娜就降生了。这个小柔板,确实不是一个词汇可以概括的,它不是纯粹的伤感,也不是纯粹的充满爱意,听它甚至可以激起你任何的相关情感,这应该就是马勒音乐的魅力所在


音乐起

音乐结束。


Alma Maria Schindler

这么美丽的音乐是写给她的阿尔玛的,也是马勒那五年最幸福的生活写照。好花不常开,好景不常在婚后马勒仅仅过了四年半比较安定的生活,他十分心爱的长女安娜患了猩红热夭折,爱女的死使马勒痛不欲生。紧接着,艾尔玛又偷情于一位瑞典的外交家,对马勒也造成了很大的打击。但是,艾尔玛跟马勒毕竟有过几年相对纯真美好的生活,所以爱情”这个东西永远是一个过程,有过程就足矣况且在他去世之后,阿尔玛还整理了他的文稿和乐稿。


“幸福”瓦解

马勒的幸福家庭顷刻之间瓦解医生告诫他必须放弃他喜爱的户外运动和指挥事业,否则的话会有生命危险。但是马勒没有听,他的学生,一代指挥大师瓦尔特曾经就说过他的生活是一种艺术的循环,他把他的精力献给了艺术,反过来又从艺术中得到新的经历下图是他最后临终时候的照片,51岁的马勒。




1907年的12月时候,马勒离开了维也纳来到了美洲新大陆继续奋斗。在纽约大歌会歌剧院担任指挥,依然指挥和创作。1911年的12月21号,他在纽约指挥了最后一场音乐会,严重的心绞痛发作了,心绞痛发作的时他被送上了轮船,送到了巴黎,当维也纳的医生赶来看到马勒已经没有希望的时候,和他的夫人阿尔玛一起护送马勒返回故土。他的房间走廊摆满了人们送来的鲜花!每位作曲家最后离世的时候都不太一样,肖斯塔科科维奇离世的时候非常安宁,没有任何躁动和遗言留下来。马勒最后是喊了两声“莫扎特”。带着音乐,他走向了天国,走向了他一生都憧憬的彼岸世界。时间定格在了1911年的5月9号!!这是雕塑大师罗丹为马勒做的头像。


马勒遗容面模




马勒的音乐是世纪末的回声,他是19世纪末最后的作曲家,又在20世纪之交的曙光照着大陆的时候,他进行了他的创作。他的音乐写出了20世纪人类焦灼的心声,同时,又不同于其他先锋派作曲家的音乐。他的音乐符合20世纪大多数人的审美习惯,更重要的是他在焦灼,痛苦,绝望,乃至于对死亡的恐惧当中,描绘出了一抹希望的晨光,给20世纪,乃至21世纪的爱乐者心中留下了一道艳丽的晚霞。他的音乐是世纪末的回声,却在未来的时代奏响。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我的时刻会到来的是的马勒的时代已经到来了!



微信iOS版赞赏功能关闭,如您对本文表示支持,苹果用户请长按识别或扫描下方二维码:



蜻蜓FM搜索林声说音乐

喜马拉雅FM搜索林声说音乐

新浪微博@资深乐评人林声

[ 微信号:lsyy_gzs ]
— 林声音乐工作室 —


让我们在音乐中拥抱冬天





Copyright © 松原古典音乐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