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勒:使时间驻留在快乐的童真之中才有永远

青年音乐手册2018-06-24 13:55:57

来源/古典音樂

伊万·费舍尔指挥马勒《第四交响曲》





 大卫·辛曼评介马勒《第四交响乐》

马勒曾言,“使时间驻留在快乐的童真之中才有永远。”捷基耶夫具备驱散马勒心中死亡寒气之能;从第四乐章马勒选用的《少年魔号》歌词来看,这个名为“天国生活”的乐章寄予了马勒对上界极乐之境的无限神往。之所以将独唱部分交给女高音来完成,也许是因为对母爱的渴求始终占据着作曲家懦弱性格的底线,当然我们也可以理解成,马勒这是试图用一般都能被普遍接受的女声来掩饰他内心的另一个未曾长大的自我。我们对马勒“第四交响曲”的情有独钟,来自于童年挥之不去的情结。叮当作响的牛铃声,仙音妙韵般的弦乐和女声独唱,这一丝儿时情缘自然而然地带入对马勒第四的演绎之中,构筑了一个美妙如天堂般的音响世界。——1、马勒之精神丨整个九首交响曲就是一部生命和灵魂的礼赞和升华;2、当他站在指挥台上时,面前是不放乐谱架的丨马泽尔指挥马勒《第一交响曲》;3、“亲爱的上帝将给我亮光, 把我导引至幸福的永生”丨杜达梅尔指挥马勒《第二交响曲》;4、李欧梵丨如何听马勒?5、“交响曲必须如同整个世界一般,包含一切”丨杨松斯指挥马勒《第三交响曲》;6、“音乐是天外来的神秘语言”丨带你了解伟大作曲家马勒;7、“音乐是天外来的神秘语言”丨带你了解伟大作曲家马勒;8、“最完美的马勒”丨聆听阿巴多与马勒不解之缘;9、“我的时代会到来的”丨如何欣赏马勒交响曲?10、“我的时代会到来的”丨如何欣赏马勒交响曲?11、路的起点是绝望,终点则通向终极快乐丨阿巴多、杜达梅尔、伯恩斯坦指挥马勒《第五交响曲》视频;12、我感受到死亡这一心情丨伯恩斯坦指挥马勒《第二交响曲》;13、我感受到死亡这一心情丨伯恩斯坦指挥马勒《第二交响曲》;14、身为马勒助手的指挥大师布鲁诺·瓦尔特丨他是如何提携青年指挥家伯姆的?15、马勒亲自指挥演奏得最多的一部交响乐丨指挥家谈马勒系列之《第一交响曲》;16、对马勒而言,终极答案其实是不存在的丨指挥家谈马勒《第二交响曲》;17、要真正理解马勒,必须摒弃多愁善感的眼光,因为多愁善感压根儿不是马勒音乐里固有的东西丨马泽尔评介马勒《第三交响曲》




辛曼认为第四交响乐是马勒最完美的一部音乐。

马勒起初打算将第四交响乐与前三部交响乐合为一个系列,并以第四交响乐做总结。但是实际上,第四交响乐却留了悬念给第五交响乐。而第四交响乐本身的灵感均来自该交响乐末乐章的那首歌曲。末乐章的歌曲名叫“天堂般的生活”。马勒早就对这首歌构思了多年,并由此萌发了不少点子,最后都用在了第三交响乐。其实,这首歌本身也差点儿被用作第三交响乐的末乐章。最终马勒还是用了一首叮铛儿歌“三个天使”安插在第三交响乐的柔板末乐章之前作为替代,而将这首构思多年的“天堂般的生活”用在了第四交响乐的末乐章。

海廷克指挥马勒《第四交响曲》




所以,第四交响乐的不寻常在于,它是以倒叙的方式写成。以天堂为主题的末乐章率先定稿,前三乐章均由之衍生而来。也许可以将前三个乐章理解为对人间的天堂生活的描写。第一乐章描写的是世俗凡人的幸福生活,欢快乐天,兴致勃勃。第二乐章则是一段死亡之舞,以孩童式的眼光看待死亡的恐惧,小提琴故意夸张跑调,表现死神的狰狞阴暗。随后是第三乐章,整部交响乐最优美动人的一段,宛如著名的油画《圣女厄修拉》。厄修拉的名字后来也在末乐章的歌词中直接出现了。整个第四交响乐很像是第三交响乐的续篇,亦即与第三交响乐类似地,以各个乐章分别讲述一个主题,“花儿对我说”,“上帝对我说”,“大地对我说”,诸如此类。

西蒙·拉特指挥马勒《第四交响曲》



第四交响乐之所以格外迷人,在于它的纯粹的古典主义形式。四个乐章,小编制乐队,配器中没有长号和大号。它既有反差又有继承,相当卓尔不群,对第三第四交响乐中各个小主题均进行了非常优美的发挥。我认为这是马勒交响乐中一部真正十全十美的作品。同时它也是饱尝了最多误解的作品。因为马勒试图回归一个纯洁天真的世界,音乐就是音乐,音乐直截了当,好像孩子们一样,所谓童言无忌。马勒关于人生中应该始终坚守纯真的理念,历来人们已经有了不少分析和阐述。





第四交响乐也是马勒所有作品中最具民歌风的一部,也是我最喜欢的作品。我最早听到的第四交响乐唱片是了不起的大师,乔治·塞尔的指挥录音。他的马勒第六交响乐我也很喜欢。而我最早听过的马勒音乐是米特罗普洛斯在纽约的排练现场。尽管马勒第九交响乐的末乐章令我崇拜得五体投地,但第四交响乐始终是我心目中的至高无上。乐曲结尾时天堂的场景实在是动人,何况马勒只用了寥寥数笔便达到了如此惊人的效果。

另外,这部交响乐还有个令人叫绝之处,那就是马勒对乐队音色的处理方式。各个乐器音色均清晰可辨,各种声音的远近和音响都安排得十分妥帖。作为当年的著名指挥,马勒的音乐造诣可谓出神入化。每个作曲家都应该好好研究一下马勒,看他是如何让乐队音色保持均衡,让各个细节栩栩如生的。当时,马勒在歌剧院里一度混得有点儿不如意,后来邂逅阿尔玛,于是,一切随之改变。


这部交响乐中有很多各种各样的要求。最困难的挑战,是要物色一位理想的歌手来演唱末乐章。这可不是一般的难。有的歌手能把高音区唱得很美妙,但是低音部欠佳。还有的正相反,低音美妙但是高音不理想。当年伯恩斯坦在录音时,曾尝试让一位具有女高音音域的男童小歌手担纲,但是效果并不满意。这个难题颇让人有望洋兴叹之感。这部交响乐是一部非常特别的作品,我将为其倾注余生精力。第四交响乐的慢乐章里藏着一些神秘,非常隽永而美妙。这部曲子真是完美无瑕,是由马勒所开掘的最精彩的宝藏。


Copyright © 松原古典音乐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