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卦|风中新娘——格罗皮乌斯的阿尔玛

几凡设计教育2021-01-13 06:22:39


现代主义四位大师中,老格是个相对内敛而克制的人。年轻照片一派清癯深邃的德国高知气质,迷倒无数后来的建筑小学妹。



不过今天我们的重点不是老格,而是与他颜值相当性情却迥异、一生火树银花的妻子——阿尔玛·辛德勒(Alma Schindler, 1879-1964)。



阿尔玛生于维也纳的一个富裕家庭,父亲是著名分离派风景画家,家中往来无白丁,她也从小受到各路艺术界名人的指点熏陶。

1899年,20岁的阿尔玛遇见了画家古斯塔夫·克里姆特。这位仁兄的父亲是个黄金雕刻师,他在自己的画里也奢侈地大量使用黄金,因而被称为黄金画家。



克里姆特的画作主题基本围绕着女人与情爱,他对镶嵌画、中国画等东方艺术十分着迷,并且受到比亚兹莱和印象派的影响,在其画中有大量碎片状、点状色块堆叠的镶嵌风格,线条缱绻缠绵,加上羽毛、金属、玻璃、宝石等材料与细密黄金花纹的组合,具有华丽的装饰感与颓废享乐意味。


《阿黛勒夫人肖像》 2006年在纽约以1.35亿美元售出


人物的面庞、肌肤立体而生动,织物与背景的线描风格则具有强烈的平面感。写实与抽象,三维与二维同时呈现在画面中,既不同于古典技法,也迥异于当时的印象派,评论家们绞尽脑汁,想出“分离派”用于命名这一新的艺术风格。

克里姆特成为了阿尔玛的初恋。他们结伴去意大利旅行,阿尔玛将初吻献给了这个不羁的画家。母亲在偷看阿尔玛的日记后,勃然大怒,两人从此被禁止继续见面。克里姆特在艺术上保持着低调的作风,很少参与社交和评论活动,但一生情人众多,他死后有14个女人打官司争抢他的遗产,最终4个获胜。


1907年,克里姆特画出了传世之作《吻》


包裹着二人的斗篷图案,在男子身上为方形,女子身上为圆形,呈现出几何的对立。男子似乎马上就要吻上女子,然而细看之下二人跪在悬崖边缘,女子的表情冷肃、身体紧绷,画面充满了命悬一线的张力。

在1901年,阿尔玛遇见了大她20岁的古斯塔夫·马勒,她未来的丈夫。

马勒是19世纪下半叶至20世纪初德奥音乐文化最杰出的代表人物之一六岁参加钢琴比赛,八岁已能为别的孩子教课,十五岁进维也纳音乐院学习,后改学作曲及指挥。



他经常把交响曲的形式和内容写得过于宏大,比如需要千人演奏的第八交响曲,有时难免场面失控,搞得只能潦草收场。他还有些迷信,贝多芬、舒伯特、布鲁克纳等著名作曲家都是写了九个交响曲就死掉了,所以马勒在写完第八交响曲之后写了一个基于中国唐诗为题材的“大地之歌”,故意不编号想要蒙混过去,但怎么看都仍然是部交响曲。冥冥中有自有天意,老马还是在写第十部交响曲时被带走了。



在马勒幼时,父母感情严重不合,七个弟弟妹妹也相继夭折,导致他成年后情绪敏感脆弱,患上严重忧郁症,也时常在作曲中表现出悲痛感伤的情绪。他的精神分析师是著名的西格蒙德·佛洛伊德。佛洛伊德曾说:“研究马勒,让精神分析跨出了一大步。”虽然如此,艺术家马勒还是非常擅长撩妹的。一次,夫妻两人在午后弹钢琴,马勒对阿尔玛说:“这里少一个四分休止符,但是我允许。我甚至会允许你这里少一个半休止符。是的,对你我什么都准许。”

阿尔玛曾对马勒说:“我爱一个男人唯一爱的是他的成就。他的成就越大,我会更加爱他。” 马勒:“那对我来说是相当危险的。要是有人比我强呢?”“那我将会爱他,”阿尔玛回答。“那我就没什么可担心的了,我知道没有人可以超越我。如果你突然得了一种让人变丑的疾病,比如说天花,你的脸将满是疤痕,再没人发现你有吸引力的时候,我将向你展示我对你最真实的爱情。”

1907年,金融崩溃,维也纳反犹太人风潮日益盛行,身为犹太人的马勒不得不前往美国纽约,自嘲"在奥地利人中是波希米亚人,在德国人中是奥地利人,在所有人中是犹太人"。缺乏安全感的马勒在婚后禁止阿尔玛进行她的艺术创作活动,离开家乡的阿尔玛感到苦闷忧郁,夫妻感情出现了裂痕。

在1910年5月,阿尔玛回奥地利度假,结识了小她四岁的建筑师瓦尔特·格罗皮乌斯。几个月后,老格把写给阿尔玛的情书误寄给马勒,马勒感到恐慌,开始竭力挽回妻子的心。

时值马勒的作品开始为评论界理解、接受。遗憾的是,就在同时,他的爱情、健康都接近燃烧殆尽。他给妻子买礼物、写情诗,赞美她婚前的音乐作品,并鼓励她继续作曲,以卑微的口气请求爱人的回归。努力获得了成效,阿尔玛写信给格罗皮乌斯说:“我必须下定决心。在我的婚姻中,有过最最不可思议的经历,我想说只要我留在他的身边,爱是如此无边无际。虽然发生了些什么,但只要我留下,他就能活着,如果我离开,他会死。”

1911年,马勒死于扁桃腺炎的并发症,阿尔玛一直陪伴他到最后一刻。


《亲爱的阿尔玛》 马勒给阿尔玛的情书集


1912年,通过继父介绍,阿尔玛结识了画家奥斯卡·柯克西卡,两人坠入爱河。


柯克西卡是奥地利表现主义的一位传奇人物,早期以绘画为生,晚年成为剧作家。作品《暗杀者,女人们的希望》(1909年)被称为是世界上第一部表现主义戏剧,充满了强烈的幻觉意味。


23岁时,柯克西卡为著名建筑家阿道夫•罗斯绘制肖像画,一举成名


柯克西卡的绘画是内心独白式的,人物沉浸在自己的心灵世界中,生活的痛苦扭曲将他们包裹起来,而他们目光迷惘,看向未知的空洞。这种风格开始非常不受评论家待见,柯克西卡在公开演讲中辩解:“人不是静物”,这后来成为他创作的主导思想。


柯克西卡自画像


事情并非一帆风顺,柯克西卡狂热的控制欲很快令阿尔玛感到不适。1912年底,阿尔玛流掉了和柯克西卡的孩子并拒绝了他的求婚,这给了他一个很大的打击,两人的关系变得越来越紧张,阿尔玛也开始再度和格罗皮乌斯约会。老格在柯克西卡的个人画展上看见1912年的作品《与阿尔马在一起的自画像》后,嫉妒地烧毁了其送给阿尔马的画扇。



在这样的背景下,柯科西卡创作了其代表作"风中的新娘"。在惊涛骇浪中,"新娘"依偎在"新郎"旁,安详地熟睡着。而"新郎"不安地睁着双目,似乎预感到身边的她即将离自己而去,透露出绝望和怨恨。

此时,奥匈帝国卷入了第一次世界大战。柯克西卡在完成"风中的新娘"后参军,并在作战时严重受伤,误传了讣告。阿尔玛和格罗皮乌斯重新取得联系,并很快地结了婚。

回到家乡的柯克西卡得知此事,受到不小刺激。他向维也纳著名工匠定制了一个与阿尔玛尺寸完全一致、宛如真人的玩偶。由于他对工艺极端吹毛求疵,甚至要求做出与真人一致的皮肤温度,工匠最终不堪忍受,给人偶缝上羊羔毛皮交给了他并拒绝再做修改。


按照阿尔玛身体尺寸制作的人偶


柯克西卡虽并不满意,但还是对这尊人偶呵护有加,甚至与之同眠。出席公开演讲和舞会时,他都会带上“她”。当时的艺术界称柯克西卡为“疯子奥斯卡”。

在1923年,柯克西卡受够了这种状态。他开了一场酒会,当众丢弃了人偶,并用红酒浇满全身,表示一切都结束了。



在一幅素描中,柯克西卡将自己比做圣伊拉斯谟,忍受着阿尔玛将其肠子从肚皮里用绞轮拉出来的刑罚。

格罗皮乌斯与阿尔玛的婚姻维持了五年,期间生下一个美丽的女儿玛侬·格罗皮厄斯(十六岁那年因脊髓灰质炎而死亡)。老格无疑是一个礼貌的绅士,但时间证明他并不能给予阿尔玛她渴求的生活,两人最终和平分手。



1917年,比阿尔玛年轻十岁的诗人、剧作家、小说家弗朗茨·韦尔弗走进了她的生活。这个青年并不妄图控制阿尔玛,事实上,他把阿尔玛看做女神般的偶像存在。他帮助她出版了自己的作品,举办个人作品音乐会,开启了她新生活的大门。



1929年,50岁的阿尔玛和韦尔弗结婚。在阿尔玛的激励下,韦尔弗的创作才华达到了高峰。1926年获得奥地利最佳戏剧作品奖格里尔帕策奖,1930年获最佳德语戏剧奖席勒奖,1937年获奥地利铁十字勋章。代表作《穆萨·达的四十天》(1933),描写第一次世界大战中土耳其残酷压迫亚美尼亚人,以影射法西斯专政。在进行了一系列表现主义的创作实践之后,韦尔弗转向现实主义手法的创作,其小说为他赢得了世界声誉。

1945年韦尔弗葬于好莱坞,9年后阿尔玛亦去世,墓碑上的名字是阿尔玛·马勒·韦尔弗。


  


编辑几小凡

/

版权声明

本文版权归几凡所有,转载请联系后台取得授权。

投稿邮箱

20358673@qq.com

/


设计丨手绘丨游学考研留学丨出版


官方网站:http://www.shjifan.com

电话:400-022-1066;18117140286

客服QQ:2850910896;2850910873

地址:上海市杨浦区大连路1548号莱克大厦6楼

建筑交流群:626167435

规划交流群:593737743

景观交流群:593738712




Copyright © 松原古典音乐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