聆听马勒,他曾说“我的时代,终将到来!”

私之說2020-03-23 08:11:58




***



古斯塔夫·马勒 (Gustav Mahler,1860-1911)

出生于波希米亚的卡里什特,

毕业于维也纳音乐学院,杰出的奥地利作曲家及指挥家。



古斯塔夫·马勒


1860年7月7日,

马勒在波西米亚的卡里什特出生,

虽不属于奥匈帝国的核心地带,

却一直源源不断被德奥音乐文化浸染,

然而日后跻身维也纳音乐圈的马勒却时时有着“外乡人”式的归属感缺失。

而比出生地更为敏感的是他的血统,他出生在一个犹太家庭,

在当时“排犹主义”抬头的德奥地域,

“犹太人”的身份总是给马勒的人生道路投来斑驳的阴影。

马勒曾经说过:

“我是一个三重的无家可归者,一个生活在奥地利的波西米亚人,一个生活在德国人中间的奥地利人,一个在全世界游荡的犹太人。无论走到哪里都是一个闯入者,永远不受欢迎。”



除了社会带来疏离和不安,

马勒的家庭同样给他制造了难以忍受的苦闷和压抑感。

马勒的父亲性格暴躁,

父母间无休止的争吵和打骂为马勒的童年蒙上了一层痛苦的阴影,

兄弟姐妹的相继夭折更是让马勒过早地感受到了生命的脆弱和对死亡的恐惧。

如果说一个人的气质里藏着他的经历,

那马勒所经历的一切则让他的气质里不由地藏进了一份悲观、忧郁和不安。

为马勒写过传记的英国音乐家德里克·库克曾在评价马勒时说到:

“在马勒心里,他几乎不能肯定什么地方能使他放心和感到安全,在这个不安的社会中,他将是一个流浪者。”


《流浪少年之歌》第一曲“我的爱人结婚了”



如果能穿越回马勒的时代去看一看,

你会发现那个时候人们谈论更多的

不是“作曲家”马勒,

而是“指挥家”马勒。


1881年,20岁出头的马勒在作曲比赛中落选,

迫于生计,他来到了奥地利南部的一个小剧院里开始了他的指挥生涯。

指挥工作虽然繁忙,马勒依然寻求着创作的灵感。

1883年,马勒与一位花腔女高音歌唱家恋爱,

从坠入情网的狂热到恋情结束的悲痛,

情感世界的动荡成为了马勒创作声乐套曲《流浪少年之歌》和《D大调第一号交响曲》的灵感来源。



马勒出生的房子

《流浪少年之歌》第二曲 “清晨我越过原野”


《流浪少年之歌》是马勒情感体验的投射,

他曾在一封给友人的信中说到:

“这套歌曲表现的是一个被命运捉弄的流浪汉,走进了冷暖无常的世间,永无止境漂泊的故事。”

套曲由四首歌曲组成,从第一曲“我的爱人结婚了”开始,

马勒倾诉着他情感的失意,充满了悲伤和无奈。

第二曲“清晨我越过田野”是四首歌曲中色彩最为明快的一首,

表现了少年在大自然中排遣忧伤的情绪,

却又最终归于伤感的心路历程。


马勒 《D大调第一号交响曲》 第一乐章


有人说:“歌曲是马勒交响曲的种子和草稿。”

在马勒的创作中,声乐作品和交响曲有着不可分割的内在联系,

马勒常会把他的歌曲中的音乐素材运用到交响曲的创作中,

加以发展,形成更加深刻的思索和更为博大的情感表达。

声乐套曲《流浪少年之歌》的音乐素材就被马勒直接运用到了《D大调第一号交响曲》的创作中,

在这部交响曲中,你听到的不只是马勒情感世界的回声,

更是他年轻时的生活笔记和人生感悟。


马勒的妻子:阿尔玛

1901年,马勒结识了一位美丽而富有艺术修养的女子——阿尔玛,

此时马勒正在创作他的第五号交响曲,

阿尔玛的到来为马勒的创作带来了新的灵感,

他为阿尔玛写下了一段极度抒情唯美的小柔板,

作为对她最深情的告白。


马勒 《升C小调第五号交响曲》 第四乐章




第三乐章“青春”是这部交响套曲中色彩最为明亮欢快的一首,
人们分析该乐章的诗句大概取自盛唐诗人李白的《宴陶家亭子》,
随着木管乐器奏响的五声音调,悠远的东方古意飘然而至。

《大地之歌》 第三乐章“青春”


1911年,马勒离世,最后的浪漫主义音乐余晖将尽,

20世纪音乐的喧嚣嘁嘁而至。

马勒曾经说过:“对我而言,写一部交响曲就是建造一个世界。”



聆听马勒





阿巴多指挥马勒《第一交响曲》

 G大调第四交响曲

伊万·费舍尔指挥马勒《第四交响曲》

阿巴多指挥马勒《第五交响曲》



——THE END——


*

*

*


聲明:本文內容源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私之說整理轉載僅作交流,如有侵權請告知。





私の說



長按識別,即可關注

Copyright © 松原古典音乐社区@2017